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原创:毛坦厂中学的神秘在于其巧妙的“蛊”术  

2014-06-13 09:47:30|  分类: 信手涂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女儿正读高中,自然对有关高考的消息格外关注,尤其是在六月初这个特殊的时段,到处充溢着有关高考的话题。于是,在自己阅读的同时,也会以无法控制的好心,或者好的出发点和期望推荐给女儿。其实,心里非常清楚,有关的话题女儿比较敏感,也是比较厌烦的。或许她自己本来也是比较关注的,但家长推荐给了她,就敏感并厌烦反感了。对此我是有自知之明的,但仍然幻想好心能起到好的作用,而不是相反。

看到一个关于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一位复读生奶奶陪读的视频,感觉质朴、真实和感人。学生是单亲家庭,家境较差,去年高考落榜。奶奶为了孙子有个美好的未来,筹借了四、五万元的复读费用,拖着伤病的腰,每天弓着身子独自在毛坦厂镇租房子照顾孙子的饮食起居。经济非常困难,奶奶每天精打细算,甚至连饭都舍不得与孙子一起吃;孙子呢,总提醒奶奶不要吃荤菜了。奶奶每天还要出去捡拾垃圾贴补开销。这样的视频,想着能对女儿有所触动。谁知,一贯想法和视角独特的女儿,反倒连续几个问题,差点让我无言以对,反倒引发了我的一些思考。

女儿问:“条件这么艰苦,还这么努力,为什么他去年之前没有好好学习,直接考上大学?在自己家中舒舒服服的,却不知道努力,怎么到了毛坦厂镇中学就知道要努力了?家里本来就穷,还要复读才能考上大学?毛坦镇中学有那么神奇吗?”接二连三的问题,让我始料不及,更重要的是,我一贯坚持的原则是,学校和老师这些外在环境不重要,关键还在于学生自己是否努力。于是,我给女儿讲起了沈从文关于湘西从前施“蛊”的现象和分析。尽管已经跑题,远离我让女儿看视频的初衷,但我觉得毛坦厂中学复读生的成绩一年能提高100到150分的想象,与古湘西关于“蛊”的神秘传说的确有很多相似。

     沈从文在《湘西·杂记》中写道:善蛊的通称“草蛊婆”,蛊人称“放蛊”。放蛊的方法是用虫类放果物中,毒虫不外蚂蚁、蜈蚣、长蛇,就本地所有且常见的。中蛊的多小孩子,现象和通常害疳疾腹中生蛔虫差不多,腹胀人瘦,或梦见虫蛇,终于死去。病中若家人疑心是同街某妇人放的,就往去见见她,只作为随便闲话方式,客客气气的说:“伯娘,我孩子害了点小病,总治不好,你知道什么小丹方,告我一个吧。小孩子怪可怜!”那妇人知道人疑心到她了,必说:“那不要紧,吃点猪肝(或别的)就好了。”回家照方子一吃,果然就好了。病好的原因是“收蛊”。而对于蛊婆,倘若触犯了众怒,激起公愤,必把这个妇人捉去,放在大六月天酷日下晒太阳,名为“晒草蛊”。或用别的更残忍方法惩治。这事官方从不过问。即或这妇人在私刑中死去,也不过问。受处分的妇人,有些极口呼冤,有些又似乎以为罪有应得,默然无语。然情绪相同,即这种妇人必相信自己真有致人于死的魔力。还有些居然招供出有多少魔力,施行过多少次,某时在某处蛊死谁,某地方某大树枯树自焚也是她做的。在招供中且俨然得到一种满足的快乐。这样一来,照习惯必在毒日下晒三天,有些妇人被晒过后,病就好了,以为蛊被太阳晒过就离开了,成为一个常态的妇人。有些因此就死掉了,死后众人还以为替地方除了一害。

     根据沈从文的观察和分析,认为这些被惩罚的所谓蛊婆,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魔法和害人的本领:这种妇人与其说是罪人,不如说是疯婆子。她根本上就并无如此特别能力蛊人致命。这种妇人是一个悲剧的主角,因为她有点隐性的疯狂,致疯的原因又是穷苦而寂寞。但问题就在于,不但众人都认为他们有,而且她们自己中间居然也有人承认,这种妇人必相信自己真有致人于死的魔力,并举出实例和证据,这就是非常奇怪的事情。于是,以讹传讹,千百年来,“蛊”就成为古老湘西所独有的神秘传奇,越传越神,越神越传,不但本地人相信,外地人更相信这种神奇巫术的存在。

    其实,仔细想想,这种现象和毛坦厂中学被称为“高考工厂”是非常相似的。最初,毛坦厂中学在某年的高考中取得较好的成绩,尤其是复读生的成绩有了较大的提高,于是,开始被广泛宣传。然后呢,更多的家长和学生慕名而去。四面八方的家长和学生抱着一个共同的目标集中到了这个各方面条件并不好的小镇,但他们每个人都相信成绩一年提高100到150分不是神话,学校和老师也信誓旦旦地保证这不是神话,于是,在这个本地人口只有5000多人的小镇上,两万多的高考生和家长互相影响着,彼此之间每天强化着同一个信念。更主要的是,其中作为主体的学生本人也都在努力着,经历过一次失败的高考的复读生尤其刻苦。结果,一年后,事实证明,成绩提高100到150分是真的,是实实在在的。传说得到证实,传播被进一步强化。传说再次得到印证,再次被进一步传播。

     与沈从文笔下关于湘西“蛊”的传说差不多,认真分析起来,并不是毛坦厂中学有什么特殊的教育模式,或者当地的老师有什么特殊的绝招,主要是当地的学习环境得到了高度的净化和强化,使身处其中的每一个学生在受到环境影响和感染控制的同时,也在对身边环境进行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如果这些复读生在自己家乡的高中同样用功和刻苦,同样自信的话,一样可以取得同样的进步和成绩。遗憾的是,其它的绝大多数地方没有这样的氛围和环境。这个环境的独特就在于,学生相信自己行,老师和家长也相信你行,身边的每个人都相信你行。不但相信,还在每时每刻互相感染和激励着,坚定不移,毋庸置疑。

     实际情况似乎也在证明,毛坦厂中学可以让落榜生一年提高100多分。在连续多年的高考中,达到本科分数线的考生始终保持在一个极高的比例,但成绩特别突出的学生却并不多。比如,在网上找到这样一些数据:2013年,安徽毛坦厂中学11222人参加高考,共有9258人(不含艺术体育生)达到本科录取分数线。其中,达一本线2505人,二本4629人,三本2124人。文科最高分623分,位居全省第85名;理科最高分643名,位居全省第60名。这两个最高分好像还都是应届生,复读生更多的是在二本和三本的档次,也就是中间阶层。可见,这些学生天资禀赋优异的不多,学校老师的教学方法也没有多少过人之处,更多的是学生自己的努力,那些提高的成绩,都是他们自己辛辛苦苦的汗水和泪水。

     因此,可以说,毛坦厂中学的学生和家长显然是被种“蛊”了,可施“蛊”的又是谁呢?是学校和老师吗?我觉得,老师也同样是被种了“蛊”的。在毛坦厂中学,没有施“蛊”的具体的某个人,也可以说是所有的人,集施“蛊”与受“蛊”于一身。但大家都是心甘情愿的。

     与湘西那流传已久的古老传说的共同之处在于,本来没有“蛊”这回事,但大家都相信有,于是就真的有了,并活灵活现;毛坦厂中学本来没有化腐朽为神奇的神秘教学方法,但学生、家长甚至老师都认为有,于是就真的有了,并一次又一次地在高考中得到铁一样的验证。

     和湘西关于“蛊”令人生畏的害人传说不同是,我认为毛坦厂中学众人皆“蛊”是积极向上的。对于每个人,对于社会,都是有益的。人们相信毛坦厂中学的神话,并参与其中,通过脚踏实地的拼搏努力去进一步促进和加强这个神话,对于走出中学时代,即将跨入成年的年轻人来说,意义更是巨大的。

    至于后来发展到把校园边上一棵树龄几十年的大树当做百年神树来祭拜,但这不过是插曲,更多是家长无聊之余,心无所托,想多为孩子做点什么的荒唐举动而已,就和我把视频推荐女儿看差不多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