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原创小说:从蚊子到天牛  

2013-09-04 17:52:5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饭后,父女俩沿着河边的林荫道上散步。七岁的女儿蹦蹦跳跳的在前面走,似乎满脑子装的都是好奇和为什么,父亲跟在后面,耐心的、极尽全力的解答着。当然,有些答案是早有定论的,而有些答案,则仅仅是无奈的应付而已。
    刚刚从家出来的时候,太阳距离山顶还有一人多高。可是,出来没走多远,就只剩下火红的余晖了。在这个多雨的夏季,太阳一落山,蚊虫就开始肆虐了。女儿两手忙着拍打着蚊子,问题也不像先前那么多了,可能是有些顾不过来。父亲紧跟在女儿身后,不时挥手帮着驱赶着落在女儿背上的蚊子。
    很快,女儿又发现了新的问题,在成功打死一个蚊子后,女儿问:“爸爸,难道你不怕蚊子吗?蚊子为什么不叮你?”
    “蚊子不敢叮我,因为它们知道叮我必定没命,所以,专门欺负小孩。”父亲和女儿打趣说。怕误导女儿,父亲进一步解释:“爸爸小时候生活在山里,有很多很多的蚊子。到山里劳动的时候,打也打不过来。时间长了呢,就产生了免疫力,蚊子就不喜欢叮我了。即使叮咬了,爸爸的皮肤也不会红肿,基本上没什么反应。所以啊,爸爸就不怕蚊子,也不招蚊子了。”
    “我也能产生免疫力吗?”女儿问。
    “能啊。”父亲回答,“只要你能扛得住足够多的蚊子的叮咬,慢慢在血液中就会产生抗体。不过,抗体可是蚊子咬出来的,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恐怕你受不了的。”
      
     “啊!!”女儿突然惊恐的大叫起来,并定在那里一动不动,“毛毛虫!毛毛虫!”
     仔细一看,原来女儿脚前的地面上有一条浅棕色的毛毛虫在一弓一伸的蠕动着,周身浓密的毛刺上还有两三条道黑杠,样子的确有些恐怖。父亲以见怪不怪口气对女儿说:“不就一个小毛毛虫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踩死它不就完啦!”
    “不,不。我不敢。”女儿仅仅抓住父亲的手臂,使劲往后退缩着。
    为了锻炼女儿的胆量,父亲向前推着女儿。“用脚轻轻一碾,毛虫就彻底消失了。蚊子都敢打,怕毛虫做什么,它又不咬人。你要知道,毛毛虫长大后就是美丽的蝴蝶了,你会怕蝴蝶吗?”
    禁不住父亲的劝说和鼓励,女儿两手死死地抓着父亲的胳膊,指甲都要抠进父亲的皮肤里了,上身紧紧地贴在父亲身上,抬起一只脚,快速地剁在毛虫身上,然后,迅速地跳到父亲的另一侧。再看那只毛毛虫,已经面目全非,只有一小块类似脏脏的橡皮泥的东西在扭动。女儿这才长出一口气,抬起头来,以胜利者的姿态充满渴望的看着父亲,很想得到父亲的表扬。
    父亲还没来得及回应。“啊!”女儿又是一声尖叫,松开抓着父亲的手,远远地跳开了,惊恐地看着父亲。
     “又怎么了?”这次把父亲也吓到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强装镇定的问。
     “你看。”女儿指着父亲的上衣说,”看看你的衣领上,虫子,大虫子。“女儿一手捂着因惊恐而张大的嘴,一手指点着。
     父亲低头看,可怎么也看不到。用手顺着衣领去摸,摸到了一个硬硬的、小手指甲大小的东西。抓在手里一看,原来是只绿甲虫。父亲抬手想捏碎它,但很快放弃并扔了出去。绿甲虫在空中展翅飞走了。
    “为什么不杀死它,你也是不敢吗?“女儿看着飞走的虫子问。
    “不是不敢。我是突然想起这种虫子有一种难闻的气味,弄到手上不容易洗掉。所以,只能松手让它跑掉了。”
     正和女儿说着话,父亲发现路边的一棵水曲柳的树干上趴着一只天牛。很多年没有看到这么大的天牛了。这只天牛全身通黑,身体足有成人的大拇指大小,两只长长的触角比身体还长,触角上还有对称的白色节点,样子很是威武。于是,指给女儿看。因为水曲柳的树干也是偏黑色的,很不容易发现。仔细地指点女儿才看到。女儿又紧张了,仅仅抓住父亲的手臂,躲在身后,小心的看着天牛。天牛的触角摆动着,似乎在显示着自己的威风,并不怕人。
    “爸爸,天牛也是害虫吧?”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女儿开始怂恿父亲消灭天牛,更想看看自己一直非常钦佩的父亲到底能有多勇敢?
    父亲看看天牛,决定还是算了。以经验判断,没有工具,想杀死天牛是不容易的,它那身坚硬的铠甲并不仅仅是好看的。女儿却不甘心,被父亲拉着走过去了,还不停地边回头边问:“天牛不是害虫吗?比蚊子和毛毛虫的害处还小吗?为什么不弄死它,你是不敢吗?”
    一只天牛的幼虫在中心啃噬树干,就会导致整株大树死亡。可以想象一只成年的天牛能危害多少大树?想到这些,父亲领着女儿又返回到那棵水曲柳下。那只天牛还在,摆动着两只长长的触角,似乎是在示威。
    父亲用拇指和食指捏着天牛的背壳,把它从树上捉下来,按在了地上。天牛这时也许感觉到了危险,用力挣扎着,触角摆动的更快了,时不时会扫到父亲的手指上。父亲让女儿在路边找来一块瓦片,用瓦片的边缘做刀,用力切断了天牛的头部。父亲站起身,女儿这时也放松了一直紧张的身体。目睹全部过程,女儿钦佩地看着父亲,那眼神似乎父亲杀死的不是一只甲壳虫,而是一头凶猛的狮子。
    走出好远,女儿突然问:“爸爸,你说人是不是也欺软怕硬啊?”
   “为什么这么说?”父亲有些莫名其妙。
   “你看啊,蚊子那么小,人们看到就想打死;毛虫也是,没招惹谁,就因为难看,人们就总想去踩死;可对于凶猛的天牛,好像就不太敢轻易弄死它了。这不明明就是欺软怕硬吗?”
    童言无忌。也许女儿发现了一个秘密吧?父亲想。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