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女儿的小说连载:墨染硝烟2(十六)  

2012-10-08 13:23:23|  分类: 女儿的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个人打打闹闹,明舞非要连晓寒和他下棋,一雪前耻,明榕和明羲拉着连晓寒要比武,直到酉时,连晓寒才换好衣服,一起去年夕宫。

 “晓寒!”年夕宫门口,久卓故意在连晓寒身后突然出声,连晓寒听到熟悉的声音,也不回头,她就说,他这个师兄怎么可能一直这么安静不去找她。下午,怕是去祭拜寒妃了。

连晓寒和三位皇子、一位侯爷一同进殿,不免引起喧哗,连晓寒不在意,从容落座,却听见一声讽刺:“呦,寒郡主与几位皇子和卓侯的感情真是好啊。”

皇帝和皇后皱皱眉,刚要开口,连晓寒扫了一眼张芸儿,凉凉开口:“那是自然,本郡主与三位皇子本就是义兄妹,感情自然很好,不劳芸郡主多言。卓侯是本郡主师兄,这感情也不是旁人可比,还是芸郡主应多多思量自己,您与卓侯非亲非故,特意登门拜访,是何居心?”张芸儿,你敢再这么多人面前想让我出丑,我又何须给你留情面!

皇帝示意皇后不必再管,让连晓寒去对付太后是个不错的选择。

连晓寒看着无言的张芸儿,还要说话,被明苇雨拦了下来,“得饶人处且饶人,否则对你无利。”明苇雨低声警告。

这一局,张芸儿败。皇帝向李羽敬一杯酒,化解了局面。酒过三巡,张芸儿站起来道:“芸儿斗胆,敬正王爷一杯。”说罢以袖掩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皇帝满意地点点头,他一点都不喜欢张芸儿,把张芸儿嫁到丽塞国是个很好的主意。不料皇后却看着修古雅道:“雅儿,你也敬王爷一杯。”

“是。”修古雅不情愿地举起酒杯,向李羽微微示意,也一饮而尽。如此一来,明苇雨和连晓寒也要敬酒,明苇雨举止端庄淑雅,微抿一口,体现大家闺秀风范,看得张芸儿直磨牙。

轮到了连晓寒,连晓寒看着李羽连喝了十几杯酒,仍然脸色不变,不免钦佩,举起酒杯也一饮而尽。

“皇上,芸儿素闻寒郡主酒量惊人,为人豪爽,只喝一杯恐怕不够。”张芸儿开口又说,她本想以敬酒吸引李羽,谁想皇后一句话全部打乱,那么此时不诋毁连晓寒凸显自己,更待何时!

皇上看着站着的连晓寒,蹙眉问:“那芸儿想让寒儿喝多少呢?”

“芸儿不知,但至少能显现出我大国风范。”

“大国风范?好,拿酒坛来!”连晓寒微微一笑,对皇帝道:“儿臣绝不会有辱大国风范。”

 喝完了一坛酒,连晓寒亮亮坛底,直视着李羽,问:“正王爷,晓寒敬您一坛酒,不知可否满意?”

“十分满意。”李羽看着连晓寒脸颊绯红却不失镇定,礼貌地回答。不愧是连毅帆之女!

 凌童涵突然道:“皇上,臣听说寒郡主号称天下第一剑,手中的广寒剑更是武林至宝,如此良辰,何不让寒郡主舞剑,让臣等开开眼界?”

连晓寒唇角轻扬,凌童涵终于坐不住了。

“童王爷,晓寒刚刚喝完酒,现在舞剑,只怕会伤到人。依本侯爷之见,不如……”久卓急忙阻止,他师妹的酒量他还是清楚的,只怕会酒后胡言。

“无妨,卓侯爷,寒郡主酒量惊人不辱我朝风范,刚刚已经说过,岂会失礼?”凌童涵步步紧逼,伤人很好,最好能弑君!

张妙儿也站起来道:“臣妾也听闻寒郡主舞剑天下无双,正好让正王爷一观。”

李羽苦笑,似乎各个都拿他当挡箭牌呢,他还有求于连晓寒呢!这时,司马凌义拱手道:“皇上,依老臣之见,此处宫殿狭小,不宜舞剑。”皇帝微怔,看见了司马凌义身边的司马觅儿,不由了然,听说司马觅儿、修古雅、明苇雨、连晓寒四人结义金兰,连晓寒果然控制了朝中所有重要势力。

“丞相此言差矣。年夕宫是皇宫内最大宫殿,如此还小,何以为大?还是说你在讽刺我朝宫殿小气?”凌童涵质问。

“臣不敢。”司马凌义毕恭毕敬对皇帝答道。

凌童涵继续道:“不过本王也觉得丞相言之有理,殿外莲花开得正好,可谓碧叶连天,听说寒郡主轻功卓绝,不如请皇上移驾殿外,让寒郡主在荷上舞剑?”

“这是个好主意。”连晓寒看着一群人为自己争斗不休,皇上已有不耐之意,可能看出来支持自己的人过多,连忙开口:“只是儿臣穿这身衣裳多有不便,广寒剑也在寒冰轩,容儿臣回寒冰轩换身衣服,取来广寒剑,再为皇上舞剑。”

“准。”皇帝看着连晓寒远去的背影,冷声吩咐:“摆驾殿外荷花池。”

连晓寒再回来时,殿外围着荷花池已然摆好一圈坐席,李羽看了眼连晓寒,和画中十分相像,白衣外罩着黑色纱衣,乌发用紫金冠高束,白水晶在月光下极为明亮,熠熠生彩。连晓寒对皇帝躬身一拜,道:“儿臣献丑了,还望皇上不要怪罪。”凌童涵,你想让我出丑?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天下第一剑!

广寒剑出鞘,寒光立显。连晓寒飞身站在荷叶上,身形渐渐没入夜色,只有广寒剑在月光下舞动,满池的荷叶轻轻摇摆。凌童涵看着已走入池中间的连晓寒,吐出粒葡萄籽,向连晓寒掷去。

连晓寒在荷叶上灵敏的活动,似在平地上一样。凌厉的破风之声直传入耳,她仿佛看见有血光溅出。转身,一粒黑黑的东西破空而来,连晓寒一惊,忙向后弯腰,葡萄籽贴身而过,自己却因在荷叶上停滞时间过长而重心不稳,渐渐向水面滑去。

“晓寒!”久卓和修古雅都练过武,看清连晓寒下滑趋势,忙喊。

连晓寒紧咬牙关,一个空翻飞落在另一片荷叶上,手却不慎被剑划破。月光落在剑锋的血上,剑顷刻之间有些柔软。连晓寒一惊,脚下又有些不稳,腾空飞上池中的假山上,仔细看着广寒剑的变化。

“这鬼丫头又在搞什么。”皇帝看着连晓寒一动不动,只低着头不知道干什么,不由嘀咕。

皇后温婉地道:“怕是刚才不慎划破手,在检查呢吧?寒儿可惜命的很。”

皇帝点点头,刚要开口,却见连晓寒疯了一样冲了过来,满脸的笑容,直奔久卓而去。久卓急忙接住激动的连晓寒,连晓寒晃着他的肩,笑容怎么也止不住,口中道:“我成功了!广寒剑接受我了!我成功了!”

久卓先是不解,随即也露出惊喜的光芒,问:“广寒剑,会听你的话了?”

连晓寒使劲点点头,又冲到明苇雨面前,一把抱住明苇雨:“苇雨,我成功了!”

明苇雨也面露欣喜,轻轻拍了拍她的背,递给她一盏茶让她平静一下,连晓寒激动地说起自己广寒剑的灵处。修古雅和明苇雨耐心地听着。

“卓儿,寒儿所说成功,是为何事?”皇帝看向久卓。

久卓发现连晓寒一激动就忽视了皇帝,不由微微紧张,但好久没见过连晓寒这么高兴,也不管肩膀已经快被晃得散架,微笑着帮连晓寒处理皇上这边,恭敬答道:“回皇上,广寒剑之所以是广寒阁至宝,乃至江湖至宝的原因就在于——广寒剑在某种条件下,将会选择自己的主人,拥有灵性。也就是现在广寒剑能听懂晓寒的话。想软时,柔如丝绸;想作为兵器时,削铁如泥。广寒阁几百年以来从来没有人成为广寒剑的主人,今天晓寒成功,才会如此高兴。”

皇帝点点头,眼中划过一丝杀意,又被慈祥取代:“既然寒儿如此高兴,那么……”话未说完,就看见连晓寒翻身一跃站上房顶,从怀中取出金令,急速地重复吹奏一个旋律。久卓眨眨眼,也翻身站上屋顶,取出石令,和连晓寒一起吹奏同一个旋律。

“皇上,这是……”皇后犹疑道。

修古雅起身道:“皇上,姑姑,晓寒应该正给广寒阁阁主传信,还是不要打扰为好。更深露重,皇上还是回大殿吧,晓寒剑舞已表演过,还有各家千金等着展示才艺呢。”

“是啊,皇上。寒儿多年努力取得成功,广寒阁阁主抚养她多年,自然是要告知,我们还是先回大殿吧。”皇后一看古雅也站出来,连忙对皇帝劝道。

众人离开,凌童涵不动声色地把手中玉杯捏碎,悄然离开。连晓寒吹到第十九遍时,停了下来,看着凌童涵离去的方向,眼中的激动与兴奋沉淀下来,慢慢被冰封。广寒剑像丝绸般缠绕在连晓寒左手手腕上,冰冷彻骨。

次日。清晨。

“宜墨,这是什么玩意?”连晓寒看着宜墨手上的红色衣服,微微皱眉。

宜墨小心地回答道:“郡主,这是皇上一大早派人送来的,是……一套喜服。”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