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女儿的小说连载:墨染硝烟2(二十九)  

2012-10-22 12:45:53|  分类: 女儿的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玉璧象征着天子,群臣都跪了下去,只剩下户部尚书一人不跪,道:“一个窃玉逆贼,有什么好跪的?”

“你有本事再说一遍!”连晓寒冷声威胁,“谁是乱臣贼子,马上就见分晓。”从袖中抖出匕首,划破指腹,看着鲜血渐渐被玉璧吸收,几步走到玉阶之上,抓起许子璇的手,也割开一个口子,血沿着玉璧跌落到地上。对上许子璇惶恐的双眼,用力将许子璇从龙椅上拽起,扔到地上道:“现在谁是逆贼?许子璇,我明家等了整整九十三年,终于可以报仇!明变慕,今天终于可以恢复身份!许家的人,才是乱臣贼子,其罪当诛!这,就是太后威胁你的秘密吧!”连晓寒用广寒剑指着许子璇,冷声喝道。

玉阶下的大臣已经呆滞,只知道现在的皇帝应该是连晓寒。司马凌义是两朝元老,隐隐听懂连晓寒说的话,九十三年前的仇?难道是九十三年前的那次逼宫?

“父皇!”明榕、明羲、明舞冲进大殿,对许子璇喊道。

明舞劝道:“晓寒,你快放了父皇,父皇不会治你的罪的!”

“治朕的罪?”连晓寒嘲讽一笑:“他有这个资格吗?许榕、许羲、许舞,你们已经没资格叫他父皇了。朕念你们不知道这个秘密,放你们一条生路,终生囚禁!其余许家人,杀无赦!”

“寒儿,朕……”许子璇刚要开口说话就被连晓寒打断:“许子璇!你现在已经没资格这么叫朕!也没资格这样自称!九十三年前你们谋权篡位时就该料到今日!”

“好。”许子璇看了眼三个儿子,垂首道:“罪臣恳请皇上饶了他们吧!”

“父皇?”许榕浑身一震。

连晓寒侧目道:“朕再说一遍,许子璇是谋权篡位犯上作乱的谋逆之臣!许家,当灭门!”

“那明苇雨呢?你也要杀她吗?她可是‘罪臣’的亲堂妹。你是她的结拜妹妹,是不是连你也灭了呢?”许舞幽幽开口。

“你——”连晓寒一滞,却又恼怒道:“许舞,朕念及你们不知道你们并非明家之后,饶你们一命,已经仁至义尽!礼王爷许伯仲守我明家天下多年,战功显赫,又念及早已丧失继承皇位资格,饶一命,终生囚禁礼王府!许苇雨也是毫不知情,又救朕一命,为官者最大功莫过于救驾,顾削去郡主封号,贬为庶民!其余有许家血统之人,打入天牢,听候发落!所有妃嫔,打入冷宫,终生囚禁!怀过皇嗣者,赐白绫一条,毒酒一杯,匕首一把!修皇后之弟乃一代贤臣,修古雅曾护驾有功,故免其死罪,打入冷宫!张芸儿多次企图谋害朕,立刻问斩!太后明知当今皇上乃罪臣之后,知情不报,怂恿儿孙作恶,赐毒酒!翼朝落入他人之手玷污近百年,乃我后辈耻辱!改国号为凤,整顿朝堂,重振国威!江湖神医慕未远亦是七皇子之后,朕的亲舅舅,今日可以改回姓氏,封寿亲王!众位卿家可、有、异、议?”连晓寒一口气说完,威严扫过众大臣。许家的人,除了苇雨,她没有一个真心相待!

“皇上圣明,臣等心悦诚服!”

“慢着,这么大的场面,少了本王怎么行?”凌童涵身后跟着两列御林军,踏进大殿。

连晓寒凝眉看着凌童涵。她知道他一定会带兵前来,她今天的目的不是收复翼朝,而是让翼朝百姓知道谁是犯上作乱的佞臣贼子,谁是真正的皇,她就可以离开了,至于凌童涵,她还没拿到爹爹和哥哥手中的兵符,所以不能轻举妄动。

“凌童涵,见帝不跪,罪犯不敬,当诛九族!”连晓寒坐在染血的龙椅上,指着许子璇的广寒剑还不曾放下。

凌童涵咧嘴一笑:“冰竹,你我是几千年的老朋友了,何必一见面就喊打喊杀?这江山是能者守之,管什么皇家血统!这皇宫里里外外都是本王的兵马,众位大臣有没有兴趣看看逼宫这场戏?”

众大臣退后一步,抬眸看向镇定自若的连晓寒。

“都看朕干什么?有人请客免费看戏,那就看吧。”连晓寒耸耸肩,扬手道:“来人,给各位爱卿赐座!”

“好一个冰竹!”凌童涵赞叹。

连晓寒皱着眉头,心里却暗自盘算脱身之计。忽然,一阵悦耳的旋律传入耳中,连晓寒一惊,广寒传令,意思是爹爹到皇宫了?那他的大军到了吗?虽然现在凌童涵现在手中的军队有至少一半是爹爹的旧部,但翼朝向来是只认兵符不认人!

一道冰白色和一道棕红色闪过,连毅帆在一名广寒弟子的陪伴下闪入金銮殿,到连晓寒面前站定,连毅帆跪下道:“臣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爹…….”连晓寒想要开口叫爹,刚吐出半个音节就收回了腹中,淡然道:“爱卿免礼。”

“谢皇上。”连毅帆恭敬站起,慈爱地看着唯一的女儿。皇室纠葛他本不想理会,只是听说凌童涵收服了礼王爷手下的兵权,和寒儿旗鼓相当,才将边关交给清儿,带着他手下的四十万大军和清儿手下的二十万大军前来相助,相信清儿凭借二十万兵马也能抵御瀛国!

空中又响起了急促的哨声,凌童涵脸色剧变,连晓寒却舒展了眉头,程澄给凌童涵传话的哨音,她也了解一二,大致意思就是军中将士被下毒,解药不够,连毅帆大军将他带来的大军包围,军心不稳。下毒应该是程澄和九师兄的杰作。

凌童涵骤变的脸色在连晓寒眼里是一幅绝美的图画,看得她十分惬意。伸手封住许子璇身上的几处穴道,抬手就要向凌童涵掠去,心底的一道声音骤然响起:“冰竹,饶他一命。赤鱼的出现本来就是天庭的过失。”

凭着恢复的记忆,连晓寒迅速断定这是天帝的声音,这是第三次听到他的声音,前两次似乎都是在宣布对她的处罚。这第三次,竟是为她的敌人求情,不免冷笑一声,在心底回答:“规矩是陛下定的,输了的那个人,从此灰飞烟灭。况且,当初处决冰竹时,怎没见陛下有一丝犹豫?”

“冰竹,你的冤案朕已查明,朕可以让你即刻返回天庭,恢复真身,封你为司命星君。”天帝的声音含有一丝歉意和愧疚。

连晓寒依然冰冷:“冰竹不愿回去,在凡间做主比在天庭做臣的感觉好很多。”

“罢了。”天帝许是因为歉疚,竟没有为她的不敬恼怒,道:“冰竹,朕立刻恢复你的真身,准你在凡间再停留二十年。赤鱼,你将他化为原形,永世不得再化为人形吧。”

声音消失,连晓寒看向凌童涵,到了最后,还是要留他一命!逐渐感到身体的冰寒复苏,桌上的茶杯都有了结冰的趋势,收回广寒剑,迈步走到凌童涵面前,凌童涵的宝剑已掉落在地,依稀可以听见血液结冰的声音,凌童涵的嘴唇渐紫。

“冰竹,你……恢复了。”凌童涵的嘴唇不停哆嗦,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

连晓寒笑:“是啊,你输了。凌童涵,赤鱼,你多么好命,临死之前竟然还可以让天帝为你求情。他让朕不杀你,朕就不能杀你!不过,这不代表朕不恨你!朕非常非常恨你,恨之入骨!所以,朕要折磨你,在恢复你真身的时候,要刮掉你的鳞片,剪掉你的尾鳍和须,生生世世你都是如此!”

拉着一脸不甘、浑身被冻得僵硬的凌童涵到护城河畔,手一点,一尾浑身火红的锦鲤在草地上跳跃,旁边散落着凌童涵的衣物。连晓寒手中寒气渗出,赤鱼的一身火红渐渐退去,变成了一尾漂亮的金鲤,连晓寒手做成剪刀状,剪掉了凌童涵的须和尾鳍,以手为笔,在金鲤背上写了一个龙飞凤舞的“赤”字。

连晓寒站起身,对金鲤道:“整条河的鱼已被朕清空,你没了尾鳍,只能在这条河里游荡!朕会每天来喂你。你背上的字,让朕永生永世都记得你,可以找到你!”将金鲤放在河中,继续道:“朕不毁你记忆,让你在这护城河里,每天看朕皇宫的宏伟景象,听朕的子民歌颂朕的宏伟功德!朕流芳百年,你就听上百年,朕若转世投胎,你就随朕转世,继续看着朕登上九五之尊,永享盛世!”

回到金銮殿,命人为凌童涵建了衣冠冢,对于对手,她还是存着一份尊重,那是她的一份耻辱,也是她的一份乐趣!

尘埃落定,凤朝迁都明都。

 

朝凤二年,横扫瀛国。统一天下。

 

朝凤三年,秋。

“晓寒!”修古雅同样被贬为庶民,却和司马觅儿、许苇雨都有自由出宫进宫的令牌。司马凌义被封左相,久卓封右相,司马觅儿仍是丞相府千金,司马瑾早在连晓寒刚刚收复翼朝时就去退隐江湖了。

 

“吵什么!等朕把这份奏折批完的。”连晓寒头痛扶额,古雅哪次进来她不会把手中的这份奏折划一道长长的黑道?后来久卓知道了原委,每次批他的奏折时,他都在房门口守着,叫她情何以堪!

修古雅一身侠女打扮,倚着剑道:“本女侠是来向你辞行的。从此,本女侠就要仗剑走江湖!”

连晓寒收了笔,点点头,又看向司马觅儿道:“你呢?”

“喂,我是来辞、行的!”修古雅大声嚷嚷。

“朕听见了!朕说你就不能学学觅儿或者苇雨,吵来吵去嗓子不累啊?”连晓寒故作无奈道。

“对了,苇雨人呢?怎么没见到她?”修古雅选择无视,开始热衷于寻找许苇雨的下落。许伯仲被囚禁一年后,连晓寒看在他多年战功和苇雨面上,准他出府从商,只是不许离京,出府时要有连晓寒手下跟随。许苇雨一直住在连晓寒为她保留的听雨轩中,每天弹琴,时而出宫找许伯仲或者司马觅儿,倒也优哉游哉。

连晓寒耸耸肩道:“她爹受了朕的启发,搞什么展览之类的,让苇雨去弹琴助兴了。”她只不过向苇雨透露了一下海底世界的生活方式,她在海底世界就是一直为了皇位拼搏,毕业后就一直从政,对商业没什么关注,不想许伯仲对从商如此有天赋,也学着搞了什么服装展览。

“哦。本姑娘也是来向你辞行的,我要去找我师兄上官休和吹雪师父学习武艺了。”司马觅儿点点头,也学江湖中抱拳道。

连晓寒扑哧一笑:“要学我何必这么费劲?拜朕为师,保你名震江湖!”

“算了吧,我听说广寒阁阁主从不轻易收徒,收的徒弟就是下任阁主!”司马觅儿急忙摆手。

这一天的乾坤殿又是一片欢声笑语。

 

朝凤二十年,皇帝一夜消失。次日,右相自杀。

护城河中唯一的金鲤,亡。

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冰竹,天帝岂会随意留在人间?天庭中,司命星君是位极冰冷的女仙,天帝的极宠之臣。

司命星君的寝宫,名唤寒冰轩,宫内的花园,是一片芦苇,唯一能进入的寒冰轩的人,是她身边的研墨小奴,听说,他的名字是,禾卓。

竹暄终寒仙,人禾落卓墨。一切早已尘埃落定,没有人可以反抗。掌管生死簿的阎王说,那个身上带字,无尾无须的金鲤,再也没有出现在凡间。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