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女儿的小说连载:墨染硝烟2(二十七)  

2012-10-18 07:56:27|  分类: 女儿的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连晓清坚定回答。

 

凤朝。

“是时候吞并丽塞国了。”连晓寒一身明黄色龙袍,负手站在窗前,眼神凌厉,这才是连晓寒,志在天下。眼中的一层寒冰封住汹涌烈火。

翌日,丽塞国的叛军再现,皇族和朝中重臣一夜被灭门。手法和凤朝当初灭西域无二。连晓寒派了一半的兵力,整整七天,又灭丽塞国,丽塞国皇室唯一的活口就是李羽,被带到了连晓寒面前。

“碰到礼王爷了吗?”连晓寒没有在意李羽,只是询问被派在丽塞国做内应的广寒弟子。

“没有,我们是从我朝边界入侵的,他们驻守在翼朝边界,似乎没有攻打丽塞国的意思,所以没有碰到。”

“好,你们先去歇息吧,什么事明日再议。另外帮朕告诉唐乾,派三万精兵守在与翼朝边界处,一旦他们攻打,除了礼王爷,其余人不要留情。再派四万精兵守在与瀛国交界处,这次他们没有介入不太正常,务必严守!”明伯仲是苇雨的父王,即使他是许家的子嗣,她也不忍苇雨心伤。留他一命,算是仁至义尽。

“是。”

 

乾坤殿内只剩连晓寒和被绑在地上的李羽。

“李羽,好久不见。”连晓清微微勾唇,弧度小得微不可见。

“呵呵,是好久不见。”李羽凝视连晓寒,她比他想象的强大许多,“本王是该叫你寒郡主,还是该叫你凤朝皇上?”

“你已经没资格在朕面前称本王了,李羽。”连晓寒话语冰凉,冻彻心扉。

李羽笑得张狂:“我太低估你了。你可以让叛军一夜消失,也可以让他们一夜出现,为你卖命。”

“他们没有为朕卖命,他们为的是他们自己。”

“那他们岂会顺利让你……”

“那是因为朕在放他们出去时,就下了一种让他们活不过两天的毒,两天一到,朕的大军攻城,他们,命丧黄泉。”

“那你为什么要留着我?”李羽在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一个倒在自己面前,王府血流成河,凤字旗一个一个立起时,他就知道了眼前人的狠绝,为了皇位不择手段。

连晓寒低笑:“朕也不知道,想留,就留下了,无需理由。”

“你不怕我杀了你?”李羽问。

连晓寒看着他良久,突然嘲笑道:“你觉得,你有这个本事吗?”

李羽沉默,是,他不是她的对手,他应该在连晓寒一行字到达丽塞国,叛军就一夜消失时就知道,连晓寒的能力,绝对不是他可以估量的,更不是他可以相比的。

“朕留你一命,只是想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朕被嫁到丽塞国,就不会有今日的辉煌。”连晓寒这句话很诚挚,那时,她还没有把握离开明都,灭了西域。

李羽也笑得明媚,比下了天边的暖日。“谢过了,是不是可以杀了我了?”早知今日,悔不当初。

“作为报答,朕可以让你死得痛快。”连晓寒手一扬,一道寒芒闪过,李羽已无呼吸。她向来不留仇人,无论是她恨的人,还是恨她的人。

 

“禀皇上,翼朝使者求见。”

“请。”终于来了。连晓寒坐在朝凤殿的龙椅上,一袭黑衣,专注盯着殿门。

“凌童涵拜见凤朝皇上!”凌童涵向连晓寒一拜,弯腰的弧度却极小,只能看出是在微微颔首。

连晓寒一惊,凌童涵来了,为什么是他?让别人来她都可以应当对,可是凌童涵,她唯一败过的对手,此生最大的敌人。声音却依旧从容:“平身。”

“皇上,这次本王带来了一样贺礼,希望合皇上的意。”凌童涵依旧傲慢,抬手让随侍递上一个佩饰。

连晓寒接过佩饰,神色骤然大变,久卓斜睨凌童涵,目光落在连晓寒身上,凌童涵来了就没有好事,连晓寒如此当众失态,唯一的可能就是和明苇雨有关!

“退朝!来人,为童王爷御花园设宴!”连晓寒说完攥紧佩饰转身就走,留下一群朝臣面面相觑,凌童涵却是一脸阴笑跟了上去。

连晓寒坐在亭中,屏退众人,对一桌佳肴视而不见,只是紧紧攥着佩饰,盯着凌童涵:“你到底把苇雨怎么了?”

“寒郡主还是这么关心雨郡主。放心,她只是到本王那里坐坐而已。”凌童涵把“坐坐”二字咬得很重,连晓寒浑身上下越发冰冷。

“你要干什么?”连晓寒盯着凌童涵,似乎要将他看穿一个洞,她到现在还不知道,究竟是天下重要还是苇雨重要,如果当初没有苇雨,就没有今日的她,但如今,难道真要为了苇雨,丢了天下?她不知道。

“不知道的,还以为寒郡主断袖。”凌童涵诡谲一笑,继续道:“本王条件不多,只求寒郡主随本王走一趟。”

连晓寒敛敛眉,道:“可以,不过你必须先放了苇雨。”

“好。”凌童涵点头。

 

炽漠堂。

不同于广寒阁的一片冰白色,炽漠堂则是一系璀璨的金色。连晓寒被凌童涵带到一个大殿,里面金碧辉煌,可与皇宫相比。里面已经摆满了美味佳肴,凌童涵按着连晓寒坐下,连晓寒厌恶拨开,道:“童王爷不是想毒死朕吧?”

“怎会,只是堂里来了位厨子,做的菜肴美味无双,想让郡主一起尝尝。”凌童涵坚持一口一个郡主,丝毫不把连晓寒的凤朝皇帝身份放在眼里。

“朕若不吃呢?”连晓寒凝眉看着凌童涵,苇雨依然安全,她完全可以离开了。

凌童涵却轻松一笑,拍了拍手,带上了两个昏睡不醒的女子,正是修古雅和司马觅儿。

“你对她们做了什么?”连晓寒皱皱鼻子,没有闻到迷香的味道。

“只是点了昏睡穴而已。”凌童涵笑:“想不到冰竹来尘世一遭,不但有了人的七情六欲,而且多了这么多弱点。”

冰竹?这个,是说她吗?连晓寒选择沉默,反正凌童涵也不会告诉她,何必显得自己那么无知。

凌童涵打开窗户,望向天空,皎洁的明月挂在天上,极圆极亮。似乎洞悉连晓寒埋在心底的疑惑,道:“传闻冰竹在第二世的及笄之年的某一个月圆之夜的月食之时,恢复记忆。”

 

圆月渐渐被吞噬,连晓寒意识渐渐模糊,飘到了千万年前。

竹林,青翠非常,这里,千年有一棵翠竹成精,万年,这棵翠竹才会飞仙。而那一年,有两棵翠竹同时成精,过了万年,两颗翠竹都到了飞仙的时候,却只有一棵,可以位列仙班,另一棵,只能白白修炼千年。三界传言,其中的一棵,杀死了另一棵。天帝大怒,觉得活下来的这棵翠竹不够资格位列仙班,就将她贬到冰川,受苦万年。虽说是贬,可竹子本来就生长在温暖潮湿之地,到了冰川,不到千年精力就会消失殆尽,再不到百年就会魂飞魄散。那棵竹子却是奇特,呆了一万年不但没有魂飞魄散,反而修为更高,退去了一身翠绿,变成一身冰白,成了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冰竹。冰竹被遗忘在了冰川整整三万年,习惯了孤独,习惯了寒冷,习惯了寂寞,习惯了隐忍。

直到星君出现。星君发现了独自屹立在冰川之上的冰竹,他喜爱新奇就带走了她。星君将冰竹带回天庭,不知是冰竹要庆幸有人能发现她,还是这一切都仅仅是不幸的开始。不幸就是赤鱼。

凌童涵看看微微闭眼陷入回忆的连晓寒,自己也浸入了窗外的那片漆黑,那千万年前的回忆。

赤鱼只是意外,天庭的仙丹滚落凡间,误落河中,区区小河怎能承受仙丹带来的强大力量,整条河水沸腾,鱼虾尽死,只剩下一尾金鲤,由于河水的沸腾而变得浑身赤红,但却完好地活了下来。这,也是三界之中唯一的赤鱼。

所有的故事起源于巧合,命运的焦点仍然是星君的拯救。星君将赤鱼带离了沸腾的河水,和冰竹一起放在了寝宫当做奇景摆设。

冰竹天性极寒,赤鱼命属极热,将这两样生灵放在一起,注定是无休止的纷争。三万年的孤独寂寞教会了冰竹隐忍,而赤鱼不过是几年寿命的小鱼而已,冰竹越是隐忍,他越是嚣张跋扈,每日的争吵,冰竹被遗忘三万年本来就一股怨气,有一天终于爆发,一个意外产生的小鱼怎敌得过冰竹的万年修为!赤鱼受了重伤,冰竹失手冰封了星君寝宫,惊动天帝。

冰竹旧罪重提,虽没有被毁修为,但却被罚思过三千年,再下界历劫两世,这两世,她的宿命就是统一天下。一世在海底世界,一世,在翼朝。

赤鱼因屡次挑衅,被罚思过三千五百年,下界历劫一世,这一世,在翼朝。

翼朝一世,注定二人为敌,为了天下,为了前世恩怨,必定要决一死战。冰竹被封神力,记忆全失。而赤鱼,一直保留着前世所有记忆。让他们拥有平等的身份,一样的江湖背景,一样的师父,凡间一战,他们天资处处平等,胜者可以从此位列仙班,败者,从此魂飞魄散,消失在三界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