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女儿的小说连载:墨染硝烟2(二十五)  

2012-10-16 12:31:35|  分类: 女儿的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呃,多谢师姑。我已经吃过了。”连晓寒没有反应过来,略微迟疑后谨慎答道。“我来看看师兄,他醒了吗?”

“醒了醒了,正吃早饭呢。你们先聊,我去找阁主说点事。”夏懿还是很热情,连晓寒看着夏懿消失在视线内,才踏进房门,问久卓道:“喂,师姑这是怎么了?你不就是昏迷了一夜吗?她不至于受这么大刺激吧。”

久卓放下粥,苦笑着无奈道:“我也不知道,今早她还叫我善待你呢。”他也不清楚自己师父哪根筋搭错了,师父讨厌连晓寒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善待我?”连晓寒摇摇头,随手拿起放在一边的筷子有一口没一口的夹菜吃。好一会才说:“你身体好了?”

“不就是三滴血吗,我也不至于那么娇弱。”久卓只是昨天突然想起来好多事,可总是迷迷蒙蒙不知是什么事,头很疼很疼。

连晓寒取笑道:“三滴血就让你昏迷了一夜,啧啧,身体真好。”

“切,也不知道是谁,曾经吹嘘自己下毒功夫天下无双,结果呢?被人下毒了七天还没有半点察觉。”久卓也不甘示弱。

“又吵什么呢?”宁真淡笑着走进门,看着微微惊诧的两人。

连晓寒诧异地问:“师父,您怎么来了?”她记得师父除了清竹殿,从来不来弟子的寝室的。

“寒儿,你先回去收拾吧,巳时举行接任仪式。”宁真看着连晓寒,一脸慈爱而宁静地笑:“师父有些话想和卓儿单独聊聊。”

连晓寒疑惑地看了宁真和久卓一眼,走了出去为他们关好门。

“阁主,您找我有事?”久卓谦恭地问。他对这个阁主从小就心存敬意,在他的印象里,宁真除了连晓寒,任何弟子都不接近的,甚至这么多年来,除了关于晓寒的事情,和他们这些弟子说的话总共不超过五十句。

宁真点点头,眉宇间略带凝重:“久卓,如果有一天,让你在皇位和寒儿之间选一个,你会选谁?”

好熟悉,似乎有谁也这样说过,“如果有一天,你在海之王之位和主人之间选一个,你会选谁?”久卓头痛得扶额,良久才答道:“当然是晓寒。”

宁真满意地点点头,又问:“如果你知道你最终只能是她身边的一个研墨小奴呢?”

“他是我师妹。”久卓强忍着巨大的头痛和熟悉感,坚定地答道。

“你会如愿的。”宁真站起身道:“记住十个字:竹暄终寒仙,人禾落卓墨。无论何时,寒儿何种身份,你又是何种身份,你会一直在她身边的。”停顿了一会又道:“好好收拾一下吧,巳时举行接任仪式,我把阁主之位传给寒儿。”

久卓看着远去的宁真,头越来越痛,为什么这么熟悉?好像有人也这样问过他,那个主人到底是谁?用力甩了甩头,起身自己穿上衣袍,他不需要去想那么多,他只要无论何时,他一直会在晓寒身边,无论他们身份如何。

接任仪式很简单,玉令本来就在连晓寒手里,要做的只不过就是连晓寒坐在阁主之位上,接受广寒弟子的跪拜礼。然后所有弟子一起吹响令牌,昭告天下各地的广寒弟子,向江湖上发出通告新阁主人选就可以了。宁真、夏懿、楚柏本来想出去云游天下,但连晓寒一再挽留,三个人就留了下来,仍就住在三个寝殿,只不过没有以前那么大权力,和其他广寒弟子一样持有石令。

 

晶城。梦回楼。

一名黑衣公子,两名白衣公子,个个长得宛若天人。连晓寒和上次一样,一杯接着一杯的喝茶,一身黑衣散发着冷觉的气场。久卓和楚银拉着小二问这问那,点了一桌子的佳肴。

“公子,就是他。”

楚银看了看低着头喝茶的连晓寒,忍不住笑道:“小寒寒,你的麻烦又来了呦。”

“嗯。”连晓寒还是头也不抬,一杯接着一杯的喝茶。

沈桀一脸暴戾,阴险笑道:“都给我上!打到死为止!”

周围的家丁是上次的三倍之多,把连晓寒一桌团团围住,不过在连晓寒眼里,多十倍也是无用,因为她根本就没抬头。拿起桌上帅酷用的木剑,转了个身把身后所有家丁膝盖骨敲裂,让他们跪在地上死命求饶。

“还有人吗?”连晓寒从第一次看见沈桀开始就一句话没说,一开口就是嚣张到极致。楚银不由“扑哧”一笑。

“你……你就不怕本公子让全晶城的官兵来捉你。”沈桀声音也微微颤抖。

连晓寒终于抬头,淡淡道:“那就来吧。告诉你爹,让他派兵之前先准备好酒宴。”她继任阁主的消息不可能不传到凌童涵耳朵里,但她又怕什么呢?无论如何,皇帝不可能不忌惮她手中的兵权和她父亲的实力。

连晓寒说完喝掉最后一杯茶,转身就走。久卓和楚银看着连晓寒的嚣张样,满脸笑意。

连晓寒本来走得很快,可胃部传来阵阵绞痛,这是从小的毛病,刚刚吃完饭快步走就会胃部绞痛。楚银察觉到了,也放慢了脚步。

一群黑衣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连晓寒不由皱了皱眉,这可比刚才那群废物杀气重多了,不过,她又岂会畏惧!用脚趾也能想出来是谁想杀她,既然来了,那就新帐旧账一起算,一个不留!

连晓寒和久卓、楚银交换了一下眼神,杀无赦!扔掉木剑,广寒剑瞬时间变得坚硬,连晓寒握在手里,向离得最近的黑衣人攻去,一招毙命。

周围的行人早已逃空,也为他们留下了打斗的空间。连晓寒几乎全是一招毙命,不给黑衣人任何喘息的空间,广寒剑的锋利让所有碰触过剑锋的人都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久卓面带微笑,来一个杀一个,黑衣人完全不是对手。楚银使毒,几乎全是见血封喉,不久,一群黑衣人只剩下一个。连晓寒看着作势要逃的黑衣人,挥袖暗器一甩,打中黑衣人两肩和膝盖,三人走上前,连晓寒紧紧踩着黑衣人的下巴,不许他服毒,把他浑身上下翻了个遍,没有发现毒,脚尖一勾一抬,黑衣人稳稳落入久卓的怀里。

“带回去。别让他死了。”连晓寒冷冷道。

不是所有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屈服的,即使是铮铮铁骨的男子汉,走近连晓寒的刑房,也会屈服供出一切,只为求得痛快一死。那天风霸等人所受的毒药折磨,也只不过是连晓寒折磨人手段的四分之一而已。连晓寒扪心自问,让她受这些刑,她也会招供的,只不过,没人能让她受这些刑。

“是炽漠堂的人。炽漠堂堂主是凌童涵。凌童涵怂恿张芸儿花黄金千两雇炽漠堂的人取本阁主项上人头,却不知都是凌童涵安排好的。上次本阁主中毒也是凌童涵给的张芸儿毒药,张芸儿为本阁主敬茶时放入的。”连晓寒浑身萦绕着极淡的血腥味,面无表情的说道。

楚银和久卓对望一眼,但凭这血腥味就可以判断出,炽漠堂的人很有骨气,否则连晓寒不到最后不会动手见血的,她向来折磨人的方法就是下各种毒,比如在龙虎山。

“久卓,立刻传令,西域各国,开始收网。”

 

七天,仅仅七天,十四个西域小国的江山已濒临易主。十四个国家的皇室尽数被诛,十四个国家的朝廷重臣全被灭门,十四个国家的军队被下软骨散,连晓寒手下的四十万大军压境。又是四天,十四国已沦陷一半多。连晓寒站在军队中央,眺望前边硝烟阵阵。

“皇上竟然放你的军队离开明都?他不怕你造反吗?”久卓站在她身侧,笑着问道。

连晓寒自负一笑:“他怕不怕都必须放他们离开。他身边没有大将为他操练兵马,而本阁主的军队,是本阁主和爹爹亲手调教出来的。而且本阁主早已为他写下书信,如果他不放本阁主的四十万大军到本阁主身边,皇家就等着被收尸吧。”

又过了七天,十四个西域小国完全被连晓寒统一,加起来的国土可以抵四分之三的翼朝了。连晓寒选择位处中央的一个国家做京都,取名凤都。她登基为帝,国号为凤,自取年号朝凤。

“参见阁主!”五排身着冰白色衣服的广寒弟子跪在玉阶之下,向连晓寒行礼。

“起来吧。”连晓寒抬抬手,笑道:“这次能统一西域各国,众位功不可没。但朕无意都为你们加官进爵,想让你们各尽所能。辛乐,你本来就出身名门,通晓官场,又在皇宫做内应多年,对朝中之事也十分了解,封御史大夫,代朕监察百官。”

“是。”辛乐恭敬应道。在他的印象里,连晓寒早已不是当初专在他书本上练字的小丫头,而是君临天下的一代帝王。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