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女儿的小说连载:墨染硝烟2(二十四)  

2012-10-15 14:00:16|  分类: 女儿的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晓寒看着慕未远的反应,声音却更加颤抖:“慕书儿,是我亲娘。你,是我亲舅舅。”连晓寒从怀中取出一个锦盒,打开后从中小心翼翼拿出半个玉佩,递给慕未远。

“你……”慕未远看着玉佩也激动了起来,仔细看着连晓寒和慕书儿——他唯一的妹妹,三分相似的容颜。

连晓寒却渐渐平静,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上楼去吧,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说。”说完扬手唤来小二,要了一间上等客房。楚银看着两个人上了楼,连晓寒打了一个手势,面带疑惑和清棋跟了上去,守在了客房门的两侧。

“舅舅!”连晓寒一进房门就跪了下去。

慕未远扶起连晓寒,慈祥笑道:“你叫寒儿对吗?书儿嫁入义王府后,就和我很少联系,也不敢联系,只在生下你后给我飞鸽传书报了喜讯。”

“娘亲告诉了我所有。”连晓寒垂眸,明变慕,那是九十三年前的事了,但是连晓寒记得很清楚,慕未远也记得很清楚。那年,许将军许天逼宫,一夜之间皇宫内血雨腥风,所有人尽数被杀,翌日,许天虚伪地抱出一个婴儿,说这是幸存的十三皇子,许天拥他为帝,自己掌控朝中大权。皇位上坐着的人是许天和十三皇子相隔三天出生的小儿子,从此,明家的天下改为许家的天下,许家带着明家的姓氏,几代为帝,暗中对明家的遗孤赶尽杀绝。那天幸存的不是十三皇子,而是七皇子,真真正正经历了那场宫廷的血洗的七皇子,从那时起,明家真正的后人改姓为慕。这就是皇室最大的秘密,一个只有皇帝知道的秘密,一个让的皇帝提心吊胆的秘密。慕书儿和慕未远正是七王爷的子嗣,连晓寒也是真正明家的后人。

“那你哥和你爹知道吗?”慕未远问。连晓清的事他知道,连晓寒和连晓清也都知道,连晓清是连毅帆的兄长的儿子,在病逝时将未满月的连晓清托付给连毅帆的,慕书儿和连毅帆一直把连晓清视若己出,连晓清也把他们当做生身父母,把连晓寒当做最宠爱的妹妹。连晓清本身就拥有连家长子的血脉,未来继承义王府自然没有问题,但是终究不是慕书儿的亲生儿子,没有明家的血脉。

连晓寒摇摇头:“娘没告诉爹爹和哥哥,我也就没有告诉。”

“唉,那你打算怎么办呢?”慕未远叹了口气,一个弱女子能做的了什么?

连晓寒不服气一笑:“舅舅难道忘了寒儿大名?”

“连、晓、寒?我怎么忘了呢?呵呵,我还瞎担心什么呢。”慕未远恍然大悟地笑道,他怎么忘了,连晓寒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是手握重兵的江湖重要门派的首席弟子,无论在朝廷还是在江湖都叱诧风云,武功天下第一闻名于世,曾孤闯敌营大破敌军,他怎么能忘了呢?

连晓寒得意地笑了,道:“舅舅,你把你的那一半玉佩和我这个合上,就可……”话没有说完,就捂着胸口跌坐了下去,“疼……毒。”

“寒儿!寒儿……”慕未远连忙扶起连晓寒,为她把脉,门口的楚银和清棋听见响动连忙闯来进来,楚银急道:“小寒寒怎么样了?”

“她中了天绝七毁丸,今天是第七日。”慕未远轻轻放下连晓寒的手,中了天家三绝,连他也无能为力。

“发冠……珍珠……百解丸,延缓……我参透……云真丹……差两味……找师父……”连晓寒断断续续地说着。

楚银连忙取下紫金冠旁的珍珠放到连晓寒嘴里,问:“云真丹怎么样啊?”

“没有云真丹了,我参透了秘方,药材都在广寒阁,差两味我不知道是什么,回去问师父……噗!”一口鲜血喷出,楚银横抱起连晓寒就往外走,单手策马向静山赶去。

“师兄……记得拿我怀里……秘方前……先服用发冠……百解……丸……我只有……半个时辰了。记得……错一味……就是……剧毒。”说完眼睛一闭昏了过去,楚银搂紧了连晓寒,策马狂奔。刚到静山脚下,楚银抱紧连晓寒运起轻功向山上飞去。

 

广寒阁内,宁真、夏懿、楚柏和久卓正在正厅说话,突然看见楚银抱着一脸苍白、唇角血迹斑斑的连晓寒闯了进来,身后跟着一脸焦急清棋。

“晓寒!”“寒儿!”久卓和宁真急忙冲了上去,宁真为连晓寒把脉后一脸担忧:“是天绝七毁丸!还有云真丹吗?”

“没有了,但是小寒寒说她参透了云真丹的秘方。阁主快救救她吧。”楚银抱着连晓寒跪在了地上。

楚柏扶起楚银道:“银儿,你快起来,寒儿是师妹唯一的弟子,岂会不救!”

楚银没有起身,从连晓寒紫金冠上取下另一颗珍珠,递到宁真面前道:“阁主,这是百解丸,吃了它就可以安全取出小寒寒怀里的秘方了。”

宁真没有犹豫,一口服下,从连晓寒怀里取出一根竹签,上书:梅兰竹菊汁液各三滴,冰竹血液三滴,上一世承诺“竹暄终寒仙,人禾落卓墨。”的人血液三滴。

“夏懿,楚柏,回你们的幽兰殿、秋菊殿各取兰花菊花捣碎后的汁液三滴。”宁真看完后急忙下令,“清棋,回清竹殿取捣碎后的竹子汁液三滴。你,回我的寒梅殿取捣碎的梅花汁液三滴。快点!你,去把广寒阁现在在的所有弟子都找来。”

不到半刻钟,夏懿、楚银、清棋和另一名婢女已经拿着梅兰竹菊的汁液回来了,正厅内已经站满了人,围着楚银和连晓寒关切地询问。

“阁主,晓寒怎么样了,还能支持多久?”久卓一脸焦急。

宁真满脸沉重,沉声问:“你们都是看着寒儿长大的,如今她中了剧毒,需要一命换一命,你们谁愿意?”

“阁主,我愿意,如果可以就快点动手吧。”楚银立刻抬起头来道。“阁主,快点动手吧。”“保护首席弟子就是保护阁主这是我们的责任。”连晓寒在广寒阁是最小的小妹妹,他们做哥哥姐姐的怎么能贪生怕死,看着自己的妹妹香消玉损?

“这不是你想死就死得了的。”宁真比较满意现在的反应,以后寒儿当上阁主也不必担心众人不服了。“我现在说一句诗,你们谁能答出下句,拿出三滴血就能救寒儿一命了。听好了,竹、暄、终、寒、仙。”宁真一字一顿,上一世的承诺她听说过,只是没有找到这个人。寒儿是冰竹转世,这是第二世历劫了,过了这一世,就可以回到天庭继续为仙了。听着一个又一个离谱的答案,宁真越来越焦急。

久卓却是难得的沉默。这句话他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头有点疼,有点晕。似乎有人说过:送你十个字:“‘竹暄终寒仙,人禾落卓墨。’无论何时,主人何种身份,你又是何种身份,你会一直在她身边的。”主人是谁?她是谁?什么也记不得,只有空白。

“卓儿,你怎么了?”夏懿关切地询问久卓。

 “人禾落卓墨。”久卓声音低又含糊,听在宁真耳里却宛若惊雷。

翌日清晨。

连晓寒睁开眼睛,熟悉的冰白色帷幔,冰白色的床榻,冰白色锦被上绣着纷乱的竹叶。这是她的清竹殿,她没有死。

“寒儿,醒了?”宁真端着粥走了进来,放在房间中央的玉案上,走到连晓寒身边坐下。

连晓寒点点头,“云真丹制出来了?”

“嗯。用你和久卓的血液各三滴。来,先把粥喝了,一会去看看卓儿吧,他昨天取完血之后就一直昏迷着。”宁真把粥放到连晓寒膝上,继续道:“你参透了云真丹秘方,又让广寒剑认你为主,今天我就把阁主之位传给你吧。”

连晓寒略微颔首,表示同意。她的确需要阁主之位,这样可以使她操控广寒阁更加顺利。况且她身为首席弟子,掌控玉令和金令,成为阁主只是时间的问题。

连晓寒喝了一碗半粥,一点小菜。穿好金纹黑色广袖锦袍,给紫金冠镶好药丸珍珠并束好头发后已经辰时了。

广寒阁内只有阁主和几位资历较长的弟子才有自己的寝殿,其余广寒弟子都以正厅为中心住在房间里。连晓寒算是特例,从刚一入阁就有自己的寝殿和四个贴身侍女。走到一排房间的其中一个,连晓寒刚一推开门就撞到了夏懿。

“师姑。”连晓寒知道夏懿不喜欢她,想让自己的弟子久卓掌管金令,所以她对夏懿也很疏远。

夏懿却是一脸热情,她刚刚知道,连晓寒就是冰竹转世,她更知道,广寒阁存在百年余的意义就是等待转世的冰竹,辅佐她完成统一天下的霸业。“寒儿来了,吃早饭了没有?进去喝一点粥吧?”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