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原创:“脸皮”的战争  

2012-10-11 16:11:07|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过去的“双节”小长假哪也没去,连两个月前就打算要看的电影《白鹿原》看了有关的介绍和评论之后,也彻底失去了兴趣。不过,这个假期如果说有点小收获的话,电视连续剧《小麦进城》应该算是其一吧?好像是3号或者4号的某一个晚上,偶然发现了正在播放的《小麦进城》,看了几眼,感觉有点过于夸张,就放弃了。拿着遥控器一空翻找,又找了回来。看着看着,就来了兴致。一则是关于知青话题的故事,我比较感兴趣;再一个就是,比较喜欢看农民和知识分子的斗争。勉强看看吧!看着看着上瘾了。回来上班后,放弃了晚上的徒步走,还是以一种比较期待的心情守在电视机前等着看那些几乎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的故事。

       昨天晚上正在看着的时候,灵感一闪,关于这部电视剧的一个主题跳了出来,故事中王小麦、杨文采以及艾婶、胖婶和刘雅致等几个女人的争来斗去、循环往复的中心,说得通俗点,就是在竞赛着谁比谁更不要脸。如果换一个更吸引眼球的名字的话,我觉得应该改为《“脸皮”战争》。其实,这也不是我的新发明,是剽窃了初中时一位物理老师的版权。

       在我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学校调来一对年轻的老师夫妻,丈夫是物理老师,兼任我们的班主任;妻子好像是化学老师或者生物老师什么的,记不清了。他们当时还有一个三、四岁的女儿。上世纪八十年代,对老师那是真的重视,林场给他们分配了新的大瓦房。我是班长,带领几个同学帮着收拾的房子、院子以及搬家。当然,我们也还不过是十三、四的孩子,老师要领着我们干。前后大约持续了半个多月吧,那个妻子好像都没有怎么露面。直到一切都安顿好了,我们在院子里干活,忙里忙外,女主人就在屋里睡觉,不睡觉的时候就带女儿。到了饭时,我们各自回家吃饭,谁也没有想过老师家谁来做饭。也不是不想,而是按照山里人的常理推断,这不是个问题,肯定是女主人做饭,何况我们的物理老师已经很辛苦了。

       一切步入正轨之后,课余时间跟着父母种地或者捡柴火,偶尔就会路遇物理老师,他总是自己一个人扛着锄头、镐头,或者独自拉着板车。在我的年龄,当然不会觉得是个什么问题,他在本地无亲无故,小来小去的家务活,只能他自己干了。当然,由此也可以推断出他是一个很勤劳、善持家的男人,一个能干的丈夫。

       后来听大人聊天,偶然会说到物理老师的妻子是如何的懒惰和不可理喻,在之前的学校已经是出了名的,这也是他们调动的一个原因。再后来,据说有好事者就给物理老师建议说,你堂堂正正的一个男人,一表人才,也是当老师的,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你的老婆和你都不配,为什么甘愿受她的欺负,怎么就治不了她,到底怕她什么?物理老师回答说,夫妻之间,不存在谁怕谁的问题,只能看谁比谁更不要脸?如果想要脸,就只能甘拜下风,忍着算了。当然,他说这话的前提是,那个时候,山里的人们还不大有离婚的概念,而且离婚也是一件极其丢脸的事。大人们都觉得这话说的非常有哲理,口耳相传,由原来对物理老师的不理解和轻视,转为钦佩了。当时我还小,听了也就听了,不能说有多少的理解和认识。多年后,我也工作了,成家了,一头扎在柴米油盐的生活中后,才发现,当然物理老师说过的话,不但被我牢牢的记住了,而且胜过至理名言,对生活有着更深刻的总结和指导。

       在《小麦进城》这部电视剧中,杨文采是北京的一名大学老师,王小麦是个山村丫头,嫁给林木,成了杨文采的儿媳妇后,被杨文采称作是山里的臭老娘们,泥腿子。杨文采半拉眼睛也看上的没素质的人,没素质的女人。杨文采语言的刻薄与恶毒,山乡稍有点家教的女人是无论如何说不出的,男人更是耻于说的。我切换到这个电视剧的时候,正是在火车站的那一幕,杨文采耍弄手段,借小麦去厕所的机会,和儿子林木偷偷登上火车跑回了北京。一个大学老师费尽心机,诡计得逞,很是自豪。此时小麦自然伤心欲绝,但小麦的父母却为女儿庆幸,因为女儿没有被带入狼窝。同为父母,境界的高低观众自然很容易判断。

      在北京的林家,在杨文采的主导下,小麦忍辱偷生,忍饥受冻。一切都是为了杨文采所说的“面子”,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的面子,首都北京的面子。在小麦面前,杨文采何其霸道?可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就是这么一个手段狠辣、语言刻毒、善用诡计的杨老师,却被楼上的邻居把脏水浇到头上,只能躲到家里偷偷的流泪。最后,还是王小麦出头,以毒攻毒,制服了胖婶。在这一场闹剧中,仔细分析起来,其实很简单,一物降一物,法宝还是“面子”。在杨文采和胖婶之间,胖婶更不怕丢人,不要面子;而在胖婶和王小麦之间,王小麦则是光脚的那位。

       二儿子林丛婚后,肆无忌惮的夫妻生活令杨文采老两口痛苦不堪,还是王小麦用“以毒攻毒”的老办法,让自己的妯娌夫妇打起了白旗。这一段故事就更直白了,赤裸裸的“不要脸”PK,恐怕只有影视剧和小说中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现实生活中,相同的对策,恐怕多数人都想得到,但没有谁能真的能有那么强心理素质去付诸行动。

       即使在杨文采肆意欺辱、打压小麦的那一个时期,杨文采也并非总是胜利者。偶尔被逼急了,小麦稍展示一下朴实的蛮横,玩上一点点的变脸游戏,杨文采立马无计可施。当然,望着小麦背影,杨文采不会忘了骂上一句“不要脸”。

      王小麦无疑是个拥有大智慧的女人。城里人引以为傲的面子,倒成了她手中运用娴熟的一个游戏工具,在要与不要之间,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必须摔下来的时候,她能比谁都摔的都更彻底;而需要糊在脸上时候,她又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更令人钦佩的则是,需要的时候,她能舍弃自己的面子,来成全别人的面子,最终换来一个好人自有好报的完美结局。

      其实,不只是在家庭中,在单位,在社会上,只要和人在交往,总会有一些考验面子的问题突然冒了出来,考验着一个人的智慧,考验一个人的心理承受力,考验一个人的处事能力。就比如国庆期间新闻联播那个关于幸福的笑话,那个大学生的“队被别人插了”。接下来那个大学生怎么处理的呢?把插队的人揪出来吗?如果那人自知理亏还好,倘若那人很蛮横,无论结果如何,为了买张火车票在公共场所,一名大学生与人发生冲突,都是一件丢面子的事。这事怨谁呢?责怪采访的记者吗?记者愿意承担愿意道歉还好,如果认为大学生不知好歹呢?在买票早一会儿晚一会儿,和接受央视采访之间,哪个更有面子呢?

       在单位,同事之间,无论什么时间和场合,偶尔坐到一起,不聊聊家常,谈论谈论工作和领导、同事也是不可能的。这些话,特定的场合,特定的交流环境,说了也就说了。可有人很快给传了出去,甚至汇报给了领导。领导追究下来倒还好,还能分辨个是非曲直,怕就怕领导知道了,却当做不知道。主动向领导解释,恐怕是小题大做了;向传话的同事兴师问罪,更是小题大做了吧?不说吧,没面子;说了吧,只会更没面子。想要出了这口恶气吗?那就先想好了到底要不要“面子”?更不能做到最彻底。

        在一个单位里,几乎每天都会遇到这种被人踩上一脚的情况,区别只是轻重不同,但肯定不严重。喊出来吗,太夸张了吧?没反应吗,太憋屈了吧?杨文采们就在这小计小谋的小胜利中快乐地活着,乐此不疲。
        想要不丢面子, 有没有个好的办法?我觉得恐怕没有。如果爱面子,那就“忍”着点;如果想少丢点面子,那就躲远点。

     补充一下:昨晚《小麦进城》大结局,尽管不再情理之中,却也出乎意料之外,算是神来之笔的精彩结尾。杨文采不再纠结面子问题,以爱为根本来展示一个正常的女人和母亲的普通生活,但另外两个女人却以面子为要挟闯入林木的生活。最终,小麦以无私而宽容的爱,促使林木把自己的面子摔到了地上,回归了充满爱意的家庭生活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