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女儿的小说连载:墨染硝烟2(十五)  

2012-09-28 08:38:59|  分类: 女儿的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芸儿咬唇跟在后面,从前面走在最前连晓寒熟练的七拐八绕中不难看出,连晓寒对卓侯府相当熟悉,眼中盈满嫉恨。美眸一转,心中主意已定。

久卓配备很齐全,连帮她穿衣梳头的丫鬟也准备好了,换好衣服,却固执地不肯再戴繁琐的头饰。想起张芸儿满脑袋的金饰,连晓寒都觉得头好沉,只挑了一根末端带有白玉雕成的薄如蝉翼的蝴蝶的白玉簪插在头上,乌发散落肩后,直到腰际。打开门,久卓和张芸儿都不免怔住,从来没见过连晓寒女装的样子,原来连晓寒穿女装也是美丽动人,只是寒气和英气从骨髓中散发出来,萦绕在连晓寒眉心,仍不散去。

久卓的眼睛落在白玉簪上,不免一笑:“晓寒,你什么发饰都没戴,就选了一根我这里最贵的簪子,你倒有眼光。”

“你不舍得?”

“怎么会,你可是我最最可爱的小师妹啊!”久卓急忙摆手。

连晓寒不为所动,道:“多谢卓侯谬赞,本郡主承受不起。看完了吧,我换下来了,真是别扭……”一边说一边又踏回屋内,换回了来时的衣裳。

命清棋拿着衣服,又随便点了个小丫鬟提着盛水果的竹篮,便告辞离去。久卓准备进宫复命,就和张芸儿一同进了皇宫。

 

九日后。

李羽到达明都。

年夕宫外,皇帝率百官迎接。

“正王爷一路辛苦了,请。”

皇帝带李羽向年夕宫走去,旁边伴随着皇后,而后十几位妃嫔和三位皇子,四位郡主和几位王爷和侯爷也紧随其后,最后是众位大臣。大臣家的千金将在晚宴出席。

李羽扫过坐在对面的四位郡主,对连晓寒的女装有一丝讶然,看着连晓寒一脸和煦的笑意地和身边的明苇雨说话,笑容真实直达眼底,不由惊讶,外界传言果然不假,寒郡主狠绝无情,只有对雨郡主百依百顺,言听计从,毫无防备。

中午的这场宴席不过是一场接风宴而已,很快结束了,各自休息等待晚宴,张芸儿独自回到寝宫,修古雅、明苇雨和连晓寒在御花园中散步,向各自在宫里面的寝宫走去。

“啪!”一声脆响,连晓寒几人脚步一顿,走在前面的修古雅眼尖,说道:“是羲王妃。”

“呜呜……羲哥哥……”一个女孩的哭声。

修古雅摇摇头:“又是羲王妃在打梦泽了。”

“何故?”连晓寒不解。她对宫廷争斗知之甚少,只记得云梦泽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为何被人打还没人敢管?

“梦泽几个月前被指婚给明羲,这你是知道的。但明羲已有王妃,是太后侄孙女张妙儿。”修古雅说。

“又是那个太后!太后家真没有好东西,和张芸儿一样!”连晓寒一想到虚伪造作的太后就不忍皱眉。

明苇雨捂住她的嘴,悄声道:“晓寒,皇宫不比你的义王府,要谨言慎行,无论她怎么样,毕竟是太后。”

“那皇上怎么办了?”连晓寒拿开明苇雨的手,声音微微低了一点。

修古雅无奈地耸耸肩:“还能怎么办,羲王妃有太后支持,不能贬为侧妃。梦泽的祖父是三朝元老,皇上也要敬三分的,家中只有梦泽这一个孙女,岂能让她屈居人下!梦泽又非明羲不嫁,只好一再拖延婚期,希望梦泽能改变主意,羲王妃……常打骂梦泽,宫里也没人敢管,梦泽常住宫里,他祖父也不知道。”

“皇上怕落下不孝的罪名,难道你也怕吗?”连晓寒看着修古雅质问,按她的了解,修古雅的武功对待羲王妃和她手下的乌合之众不成问题。

修古雅不忿道:“谁说的!我第一次看见就阻止了!可是后来被姑姑叫去训了一顿,让我以后不可以多管闲事,尤其是和太后有关的事!”

“皇后娘娘?”连晓寒和明苇雨对望一眼,面露不解。明苇雨思量一会,道:“依我之见,大概是太后手中有皇上的把柄,所以皇上才这般忍让。”否则按皇上的性格,太后又不是他生母,他早就除掉了。

“这事以后再查,你们两人是与皇上有血亲之人,不便多管,那就让我出手吧,我就不信皇上和太后能奈我何!”说罢便向前走去,修古雅看看明苇雨,她等这一天好久了,终于可以出口气!匆匆跟过去看戏。明苇雨摇摇头,连忙跟上去。

连晓寒看着脸颊红肿,满眼泪痕的云梦泽,眼睛中一片怒火,云梦泽还不过羲王妃腰高,羲王妃竟下这般狠手!

“云梦泽,你若敢嫁到羲王府,我天天这样让你生不如死!滋味如何?”羲王妃扬手又要打下去,却落了个空。

羲王妃看着面前的人,一袭紫衣,由不同深浅的紫色绘成绝美图案,乌发仅由一根白玉簪装饰,白玉蝴蝶似栖落在白玉簪尾部,展翅欲飞,本来清秀的脸庞经衣服发簪衬托,竟倾国倾城,只是周身寒气和眼中怒火,镇煞旁人。

“你是何人?”羲王妃仔细打量一遍连晓寒,虽然她周身的贵气和霸气不容忽视,但记忆中仍没有这样一个人。

连晓寒眉目一挑,将云梦泽交给身后的修古雅,捏了捏手腕,笑答:“义王府寒郡主,连晓寒。”

羲王妃一惊,连晓寒的血腥京城闻名,她又怎会不知,但一想到如今她是王妃,连晓寒是郡主,不由挺直了腰,道:“寒郡主,这是本王妃家务事,还请你不要插手。否则本王妃告到太后那里去,即使是你也难逃罪名。”

“难逃罪名?家务事?羲王妃,张妙儿,你以为你是王妃就能奈本郡主何?太后又如何?这皇宫还是皇上说的算,难道他想因你失了连家,失了天下?”连晓寒面带嘲讽,“张妙儿,雅郡主不敢治你是因为她是皇后亲侄女,不想让皇上为难,但本郡主不怕,因为本郡主只是皇上的义女,只需要为翼朝效力,不需要参与他的家务事,听懂了吗?本郡主,只需让本郡主看顺眼的人不受到伤害,让本郡主看着不顺眼的人消失在本郡主面前就可以了。皇上的妃子也不例外。”连晓寒一字一句的说道,张妙儿脸色一白,不再出声。贤妃和未出世的小皇子也是死在连晓寒手里的,看来今天是她错了,脸色一变故作委屈道:“……”

连晓寒还不等张妙儿开口,就打断道:“对了,梦泽还没进羲王府的门,本郡主想你刚才动手的原因就是不希望她进羲王府,所以,你说这是家务事,未免太过矛盾。”说罢就要离开。修古雅看着脸色铁青的张妙儿,得意地吹了声口哨,心情很好。

“我带梦泽回寝宫吧。”明苇雨牵着云梦泽道。

连晓寒点点头,看着云梦泽温和地道:“梦泽,下次张妙儿再欺负你,可以到义王府找我。你皇帝伯伯不是给了你一块可以自由出入皇宫的令牌吗?”

“可是……她不许我出宫找亲人。”云梦泽小声嗫嚅。

修古雅皱皱眉,蹲下来道:“梦泽,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宫一次,你可以到修雅轩找我,我带你出宫。”

云梦泽点点头,连晓寒道:“那我先回寒冰轩了,穿这身衣服难受死了!”说完就离开了。

“那我也回修雅轩了,我好困。”修古雅摆摆手也离去了,明苇雨送云梦泽回到三皇子寝宫的偏殿后才一个人回到听雨轩。

躲在暗处的李羽显出身形,点点头,这三个人都心地善良,很好,而且不是没有丝毫心计。

“晓寒!”连晓寒独自走向寒冰轩,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本能的取下衣襟上的药丸珍珠向声音发源处掷去。转过头,却看见被点了穴道一动不动的明羲,旁边还站着明舞和明榕。

“你们想吓死我啊!”连晓寒无奈地揉揉眉心,又取下一颗珍珠向明羲掷去。

明羲活动一下身子,四人一同来到寒冰轩。宜墨早已收拾妥当,连晓寒进了内殿换下长裙,中衣外罩上黑色纱衣,命宜墨取来做好的珍珠药丸穿在长裙衣襟上,才出来见明羲等人。

“今天把张妙儿收拾得挺狠啊!”明榕年纪最长,首先笑道。

明舞年纪最幼,也赞同的点点头。

“你们都看见了?”连晓寒问。

明舞道:“那当然,你出手的时候我们就在假山后面。”

“那你们为什么不管!明羲?云梦泽到了如今都是因为你!”连晓寒和明舞几人从小一起长大,说话也不客气了许多。

“父皇不许我们管!他说凡是牵扯到太后的事,都不许管。我看,这整个皇宫乃至整个翼朝,没人敢明里针对张妙儿,针对太后了!”明羲争辩,又感慨道。

“切……”连晓寒不屑。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