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女儿的小说连载:墨染硝烟2(十二)  

2012-09-27 08:22:12|  分类: 女儿的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花园中绿草茵茵,池边的垂柳随风飘扬。飞雨亭中一袭白衣斜倚在亭柱上,懒散地往鱼池里投鱼食。

白衣身后的两名侍女静静地立着,仿佛不忍打扰这份静谧。

远处走来的萧凤走进凉亭,刚要开口,便被站在白衣身后的侍女拦下了,示意她噤声。

“郡主这是怎么了?”萧凤压低了声音问道。

清棋摇了摇头,宜墨也道:“不知道。”郡主的心思谁也猜不透,包括王爷和阁主。

“有什么事就说吧。”白衣淡淡地开口道。她是心情不好,但不代表看不见,听不到。

萧凤恭声道:“回郡主的话,陈公公来了。”

“那就请吧,让他到正厅去。”连晓寒站起来,拍了拍白衣上的轻尘,一身的锦绣白衣,黑发用镶嵌着白水晶的紫金冠束起,没有一丝女子的妩媚,反而俊朗潇洒。

义王府的正厅,皇上的贴身太监陈洪代走到了上座处,高声道:“连晓寒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念及寒郡主年已十五,尚未择婿。特命寒郡主十日后随众位郡主到年夕宫,迎接丽塞国皇子。做两国和亲之人选。钦此。”陈洪代看了一眼脸色微变的连晓寒,又说:“寒郡主,接旨吧。”

连晓寒跪着无奈道:“儿臣接旨。”

陈洪代走到连晓寒身边把圣旨交给她,又道:“寒郡主,另传皇上口谕,十日后的大宴您必须穿广袖长裙,并且不是黑白两色的。头发呢,不得再用金冠束着,要和其他郡主一样的发式。”

“可是……”连晓寒的那双黑眸渐渐燃烧起了怒火。

而身边的人选择无视那越燃越烈的怒火,继续道:“皇上还说了,若是郡主没有合适的衣裙或是会梳头的丫鬟就尽管吩咐,大可命宫里的裁缝赶制一套送来,丫鬟奴才也会一并命人送来。”言罢陈洪代便行礼要走。

连晓寒燃着怒火的黑眸渐渐又浮上一层冰,冷声道:“站住!陈洪代,你当我这义王府是说来就来,想走就走吗?”萧凤将连晓寒从地上扶起来,又看了一眼陈洪代,亦是满含冷意。清棋和宜墨一面对陈洪代所传的旨意和态度有几缕不满,另一边则是替自己和这个人担忧。郡主今天心情本来就貌似不太好,这个人又火上浇油。郡主本不是个爱乱发脾气的人,只是一生气就容易控制不住,见什么烦什么,那时候只有阁主和卓侯才不会被迁怒。

陈洪代感受到了背后的丝丝凉意,转身躬身道:“寒郡主,奴才旨已经传完了,该回去复命了。再说,皇上还等着奴才去伺候呢。”

“陈公公不必着急,这会儿,皇上应该还没下早朝呢,再说了,公公不在,其他的太监宫女还在嘛。只怕一个时辰换一个,三天三夜也换不完。这圣旨虽说传完了,可这意思本郡主还没听明白,还请公公坐下来讲解讲解。”连晓寒一扫冷意,优雅笑道。

陈洪代愣了愣,驻足不语。

连晓寒又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朝清棋勾了勾手指。清棋一脸恭敬地递上了一锭白银。连晓寒满面笑容的奉上了白银,清朗的声音从口中迸出:“公公莫不是想要这个?”

陈洪代自持是皇上的贴身太监,六宫妃嫔还要靠巴结他才能受宠,便要收下。连晓寒潇洒的一甩手,银子稳稳地落入清棋手中,大笑道:“呵呵,公公莫急,回答我几个问题,更有厚礼相送。”

“郡主难道不知规矩吗?”陈洪代脸色一沉。

清棋、萧凤、宜墨不禁冷汗直流,这陈洪代还真是……听说这人是因为前任太监猝死才到皇帝身边的,可也不至于这么无知吧,连皇上也不敢这么和郡主说话啊!

连晓寒眼底的怒火再次显现,又渐渐浮上了一层寒冰,喝道:“陈洪代,你真是不知死活。即使你成了皇上最信任的太监,也只不过是个奴才!你说,现在本郡主杀了你,本郡主的义父皇上,是会惩罚本郡主而得罪他那征战边关、令西边小国、和与我朝旗鼓相当的瀛国闻风丧胆的义弟义王爷——本郡主的父王呢?!还是……?”

陈洪代抖了抖,他知道帝王好变脸,可是,皇上从来也没像眼前这个人这样好变脸啊。从寒冷彻骨,变到笑意盈盈,前一秒还春风和煦,现在又嗜血杀意。可是,她说的一点没错,连氏父子连毅帆、连晓清和当朝皇叔明伯仲是翼朝边关大将,缺一不可,义王爷连毅帆更是不可或缺,一切战事都要靠他来平定再转手给礼王爷明伯仲。他现在正在驻守边关,提防蠢蠢欲动的瀛国……瀛国?!陈洪代看了一眼眼前人,猛然想到:四年前,瀛国太子派心腹大将攻打翼朝,连毅帆匆忙迎战,并带着他刚刚师出广寒阁一年的小女儿,传闻他的女儿虽年仅十一岁,但武功天下无双,单枪匹马深入敌营,杀了主帅,给全军人的水中下了毒。陈洪代的眼皮一跳,连毅帆的唯一的女儿——江湖第一派广寒阁阁主唯一的弟子,广寒阁首席弟子——寒郡主连晓寒!传闻三年前将一个背叛的侍女当街凌迟,说一千刀少一下便要诛那刽子手九族的连晓寒!

陈洪代膝一软跪了下去。他终于知道皇上为什么派他堂堂皇宫总管来传旨!皇上让他做贴身太监是因为他心机太少,却让他差点性命不保!他把那个如神话般的江湖第一的寒郡主和眼前的人联系在了一起,顿时两股战战。今天,他还敢这般放肆!“郡主有话请问,老奴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连萧寒看着陈洪代脸一阵青一阵白,心里又生气又疑惑。皇上身边哪个太监不机灵的要死?见到她还不跟见到瘟神似的,怕她一掌拍飞了他们?陈洪代如此脑袋反应慢的人,如何能担此重任,给她来传旨,还是这么令她发火的旨意?摇了摇头,冷冽开口道:“可是四位郡主都去?”皇上膝下无女,只有三位皇子,对她们四个郡主极为宠爱。

“是。”

“那各位大臣家的千金呢?”

“也都会去。”

连晓寒怔了怔,疑惑道:“不对。若是给朝中各大臣家的千金都传旨,岂不跑折了你的腿?”

“回郡主的话,各位大臣陛下会在早朝通知,只因义王爷和小王爷都不在府中,所以才特派老奴来知会。”陈洪代恭敬道。

连晓寒点点头,又道:“这次来的,是丽塞国哪位皇子?”

“是正王爷李羽。”

连晓寒挥了挥手,陈洪代如蒙大赦般退了出去。连晓寒又来到后院,习习凉风,柳条飞扬,轻轻拔出广寒剑,剑法又快又狠,激起凌厉的剑风,仿佛面对的不是空无一物的亭榭,而是血染衣袍的千军万马。

 

宣事殿。

“丽塞国国王近日给朕修书一封,欲派其二皇子,正王爷李羽来我翼朝和亲。朕以为甚好。如今正王爷已在途中,计以十日后到达明都。朕膝下无女,请爱卿十日后携各位千金来年夕宫赴宴,如何?”皇帝笑着问。

“臣等愿为陛下分忧。”

皇帝虽四十余岁,却时时刻刻都透着精明:“好!无论是谁,只要被正王爷选中做王妃,朕定以公主的规矩送她出嫁!”

“谢陛下!”又是齐齐的朝拜声。

“好,无事退朝,卓侯随朕来。”

“退朝!”太监尖细的嗓音响起,久卓一脸的无奈。

御花园内,亭中。

皇帝笑得一脸和蔼。久卓深深凝视着那件龙袍,想起了连晓寒。

 

那年她才九岁。仍在静山修行。那晚她喝醉了。

她拉着他来到山顶,指着晶城璀璨的灯火,说:“久卓,男人可以爱江山美人,为什么女人不可以爱美人?不过我不爱美人,我要的,是这十七国的江山。”

他当时惊了,十七国,翼朝、瀛国、丽塞国、十四个西域小国,他从没想过她会有这么大的野心。那是他第一次看她舞剑,剑法是一如既往的凌厉,他看到了她君临天下的决心。

从那后他们之间再没提过此事,只是他一直都知道,她不是酒后胡言,也不是酒后吐真言,只是埋藏在心底的梦实在太久了。

他没有傻到去告发自己的师妹意图谋反,不仅仅是因为晓寒是他看着长大的从小的玩伴、最疼的师妹,也不是因为翼朝的江山是靠连家守住的,而是因为,他对坐在上面的那个人实在没好感,他今天的一切都是靠他义母寒妃临死之前求来的。晓寒要这江山,他不仅作为她手下的广寒弟子要听她号令,更是因为一份从小到大是兄妹情谊,他一直都要竭尽所能帮她。

行过君臣之礼,久卓立在了一旁。皇帝看着日渐长大的人,轻轻摇了摇头。寒妃当初要求他好好照顾这孩子,但是卓儿在她死后立刻就被那广寒阁阁主的师妹夏懿带走了,回来时已能自立府邸,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封他做个逍遥侯爷,唯一能利用的也只是用来牵制一下他师妹寒儿。算算也是对得起寒妃了。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