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女儿的小说连载:墨染硝烟1(十)  

2012-09-26 12:07:57|  分类: 女儿的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祖。”怿暄突然跪在了冰晶前,磕了三个头,道:“怿暄已得到月云精灵,夺得皇位指日可待。那日在先祖灵前,怿暄已立下誓言,怿暄此生一定会让枫家成为众生膜拜的皇族。否则,自除族长之位,再不踏入枫家门楣一步。为此不惜一切代价!今叶静天逼我枫族,威胁皇位,不得不私改族规,以稳固枫族地位。”语毕,看向以禾和云涧:“开始吧。”

以禾也对着冰晶叩了三个头,与云涧走到冰晶两侧。霎时间,三人合力,怿暄和云涧用推山之法,以禾法力略逊,却也用了九成,冰晶渐渐碎裂。

“云涧,用推山之法不是只会分为两半吗?”怿暄看着碎了一地的冰晶,蹙起了眉头。

云涧又绽开舒心的笑容,说:“主人尽管放心,当初我和先主就是把这一地的碎冰凝集起来封住石碑的。”

怿暄了然点头,看着石碑下方还有能写下一行字的余地,轻呼一口气,只是在枫巳扬所写的最后一条族规下方被扣上了大印,如此一来,还需除去大印方可。

“枫大族长,我看不用除去印痕。”以禾胸有成竹道。

怿暄疑惑地望着他,用眼神示意他现在别给自己添乱。以禾不理会,只道:“从古至今,大印刻在了碑文上的不计其数,从陆地上传下来的《兰亭序》,那文章上还不到处都是印章?你字写得多一点,使写完之后没有地方盖印,那大印盖在了碑文上也就不足为怪了。”

“这个主意不错。”云涧点头。

怿暄拿出毛笔便要开始写,以禾拦了下来:“你会模仿先祖的笔迹?”

“不是模仿,枫族历代组长从小就要练习先祖笔迹,我的第一张字帖就是这碑文,你没有发现我平常写的字和这上面的字很像吗?”怿暄微微鄙视的看着以禾。

“是挺像啊。”以禾仔细看看碑文,感叹。

“所以你不要再拦着我了,一会儿天就亮了!以禾大少爷!”怿暄已经不耐烦了,她都快急死了,提笔就开始写。自己大小形状一勾一划的粗细都与碑文无二。写罢,对云涧道:“你就用木系的刃刻术把它刻出来吧。”

云涧点头,开始施展法术。

“所赠之物务必在隐秘之处绣上一片枫叶,以示枫族所有。”以禾念道,整整两行字,恰好填满石碑。

云涧转过头,对怿暄道:“主人,好了。”怿暄看了两眼,极为满意,就是她这个族长,乍一看也发现不了端倪,更何况是外族人呢。“把它再封起来吧。”

三人疲惫地回到怿暄家中,水淼已在客厅等候复命。

“族长。”

“如何?”

“那家银行从上到下以及昨天所有取钱之人除我枫族人外,全部丧失了一天的记忆。”

“失忆?不错。如果失忆即使不能推倒叶静天也可以让打钱之事毫无证据,至于造成失忆的人嘛,叶族和枫族几率各占50%,再加上我们的其他证据,叶族就是败了。”怿暄自顾自分析道。

“族长,水皓、水逸前来复命。”水皓和水逸悄然无声地现身。

“说。”

“已全部换上了枫族人,那些叶族人都失了全部记忆,只有一人发现了我们,被我杀了。”水皓恭敬答道。

“可易容了?”怿暄点点头,又匆忙问。

水皓点头。

“好。你们先去休息吧。”

云涧突然出声:“主人,枫族怎么突然有这么多人可以派遣?你清洗司法部换上你的人,现在又把这么多人派去做养老院和孤儿院院长,哪来的人?”

怿暄不禁笑了:“谁说我换的全是枫族之人?清洗司法部,我将因职位不多而难觅工作的法律系学生招来作清闲一点的处长,其余重要职位这不过十个,我派进枫族和祝家有法律才干的闲散之人。那些学生感激与我,自然会为我效力,祝家是晗莹父家,与我枫族有亲,又得我相助,岂会不为我效忠?”

“那这次呢?”云涧又问。

“自然是派去族中无才之人了!”

又过去两个小时,所有派出去的杀手全部返还,带来成功的消息。

“族长,媒体方面不用派人过去吗?”水淼突然提醒闭目养神的怿暄。

“哎呀!竟把这事给忘了!现在天快亮了,如何去换人手,做手脚!”怿暄双眼骤然睁开,着急道。本以为自己面面俱到,没想到百密一疏!现在只能祈求媒体中叶族人少一点了!

“你确定你真忘了?”以禾忽然凑过来,一脸不信。

怿暄懊恼道:“没骗你,我真的忘了!”

以禾自己研究了一下怿暄的表情,确定不是作假后,安慰道:“放心啦,我已经给海底世界最知名的媒体里所有姓叶的人都下了泻药。今天他们绝对没力气采访你。”

怿暄皱眉问:“什么时候的事?”

“刚才啊,我的人手回来以后,我就吩咐他们去了,现在已经回来复命完了。”以禾一脸理所当然。

怿暄凝视了以禾两秒,不语。

以禾也不去烦她,每一次都是这样的,怿暄就是太好强了啊!

清晨,叶静天用枫族财产捐献以夺社会好评的新闻就被报了出来。静天矢口否认,而怿暄却拿出了证据,在静天所捐献的物品中,竟全都发现了枫叶印记,甚至还有怿暄在公众面前所佩戴过的物件。并且怿暄不惜带领媒体进入枫族圣地冬圣谷看族规以示叶族之过。而静天宣扬有银行工作人员和监控录像为证,不料却监控录像全无,银行工作人员记忆空白。怿暄宣称枫族昨天派人去办理业务,却被叶族人打伤,劫取钱财,捐献出去,还趁怿暄不在家,夺走枫族准备捐赠之物。

顿时两方争论不已,叶族在口头上说的条条是道,枫族却铁证如山。社会上也争论不一,普遍倾向于枫族。怿暄也称叶族所赠的枫族钱财,枫族不会收回,另外未顾及到的25%孤儿院和养老院,明日就会捐赠。

夜,冬圣谷门前。

“怿暄,一夜之间就能处理了这么多东西,厉害。”静天笑道,却不含半分笑意。

怿暄不答。

“而且你还不惜带外族人进入冬圣谷,可真是下了血本。”静天继续静静地说道。

怿暄依旧不语。

静天自顾自地说:“枫族嫌麻烦,从不捐献物品,不是吗?”

“你到底想干什么?那些东西本来就是枫族的,甚至里面还有我从前最心爱的手表!”怿暄终于不耐烦,她怕静天疯了。

静天是快疯了,因为那个该死的使命,她被暄儿视作仇人,甚至被亲妹妹猜忌。静天转过身,依旧平静道:“枫怿暄,你走吧,今天晚上你就当没出来过。”

怿暄挑挑眉,问:“你还没疯吧?”

“没有。”静天还是声音平淡,不让人听出情绪,“枫族长,即使我把你现在留在这,又有何用呢?”

怿暄严重不喜欢静天这么平静,笑里藏刀,自负地一笑,化作一滴水珠离去。

这件事叶族毫不退让,坚持说是自己捐赠的,而枫族摆出物证,也毫不退缩,没有录像,也就不了了之,社会舆论却普遍倾向枫族。

族会。

怿暄孤身一人坐在枫族的大礼堂前方,看着海水渐渐变得明亮,一点点变暖。枫族族会由枫族每家的代表出席,目的有二:一是交代下一步计划,共商对策;二是观察每家代表是否忠心。怿暄看着一个个族人从面前行礼走过,不肯放过一丝一毫表情。看着座次渐满,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

“拜见族长!”礼堂下众人齐齐站起,躬身一拜。

怿暄点了点头,道:“都起来吧。”礼堂内座次分明。怿暄左侧坐着云涧,右侧坐着铭宜,下方按照与族长血缘的远近亲疏依次坐好。往年的族会枫铭家得到特许,从不参加,左右两边分别是以禾、落欢的座位。炽伟和怿暄属于一家,但两人身份特殊,所以都出席,只是炽伟总统身份在此却不被人关注,普通的按顺序做好。炽伟也只是先族长和枫族的的一颗棋而已。

“族长,铭宜有事相禀。”铭宜首先站起来,转过身向怿暄说道。

“本族长知道了,你坐吧。”怿暄点点头,示意她坐下,又对族人道:“铭宜今已四十,又无子嗣,想在各位女儿之中选出一名加入枫铭家,各位可有人选?”

枫族不似其他地方,枫族是一个家族,没有尔虞我诈,只有一心使家族更繁荣,怿暄话音一落,家中无女儿的,女儿刁蛮任性的都不语,家中有女儿的都纷纷响应:“我家中有女儿,品行优良,可担此任。”“我有个女儿,善良平和,也喜欢小孩子,定能保护好未来族长。”“我…….”

怿暄仔细听着,却没有合意的,这时,坐在最后一排的晗莹大声开口:“我有一个意见,望枫族长考虑。”晗莹本不是枫族人,父亲姓祝,母亲是炽伟之姐,虽有枫族血脉,但不纯正,应被剔除枫族。只因炽伟是现任族长之父,而怿暄又与晗莹从小一同长大,祝家也忠心于枫族多年,故许晗莹参加枫族族会,只是排在末位。

“讲。”怿暄点头。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