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女儿的小说连载:墨染硝烟1(九)  

2012-09-25 08:23:31|  分类: 女儿的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魂看着以禾,流露出震惊、不解,最后怔然道:“枫族族长,真的不是你?”

“你看我很像吗?”以禾问。他倒是想当啊,人家怿暄干吗?

“回答我的问题!”水魂隐隐有怒气,吓以禾一跳,忙回答:“不是,她才是。”指指身后表情复杂的怿暄。

“你这问题什么意思?”怿暄颦眉。

水魂愣愣的,开口:“没事,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了,你们走吧,从这简直走,再左拐五十步,再右拐就能看见月云珠了,不会有水魂再来袭击你们了。”

水逸和青宇对望一眼,张口欲问,怿暄大笑:“难道我枫怿暄名声远扬连你也胆慑?那走吧。”

月黄色的纱帘,月云珠光芒万丈。

“呵呵呵,刚刚水魂告诉我我的主人来了,我猜是不是这个冷冰冰的帅女孩?”纱帘后有小女孩脆生生的声音。

“正是。云涧,你要如何才可认我做主人?”怿暄开门见山。

纱帘慢慢打开,诺大的月云珠前一个一身黄衣的女孩站在万丈光华之中,娇俏可人不失灵动。

“不用了,我已经认你做主人了。其实你身边的那位枫以禾才是枫巳扬转世,不过,你比他来历更尊贵。”云涧笑答。

怿暄眉头微皱,问:“什么意思?难道我不该是枫族族长?”

“你当然是枫族族长。你的魂魄是是人世间最尊贵的,无论到哪里必会君临天下,你是天生的王者。好了,我说得够多的啦,我何时也变得这么罗嗦,把你的血给我几滴。”云涧笑着伸出手。

 “干什么?”怿暄警惕地问。

“你难道没听说过歃血为盟吗?”

怿暄伸出手,一抖衣袖,一把小巧的多用刀落在手心。打开小刀,再指腹上轻轻一划就留下一道血痕,血慢慢渗出,云涧微微张嘴,血就落入了她口中。

青宇刚想帮怿暄止血,云涧指着水逸忽然道:“枫怿暄的血可以增强法力,给他喝几滴那就不会这么虚弱了。”

水逸喝后果然脸色好了很多,怿暄两指骈起,在伤口一划,血渐渐凝住。

“云涧拜见主人!”云涧忽然跪下,叩首。

怿暄脸色依旧平静无波,看不清内心的想法,只轻声道:“起来吧,以后你与水家一样,只受命于我。”转身便往回走。

怿暄走在前面,一路畅通无阻,水逸伴随在侧。青宇走在最后,以禾悠然走在中间,时不时碰碰道边奇花异草。

“枫以禾。”云涧快步走到以禾身边,拍拍他的肩。

以禾回头看她,一脸纯真的迷惑。

“你知道你本应是枫族族长,却因主人的出现剥夺了族长之位,可恨她?”

“恨怿暄?”以禾嘴边渐渐涌起嘲讽的笑意,“我为什么要恨她?即使怿暄不出现,我不是先族长之子,也不会是枫族族长,海之王的灵魂更不会到我身上。”

云涧凝视以禾的黑眸,仿佛要看透彻他,最后笑道:“你知道就好。如果有一天,你在海之王之位和怿暄之间选一个,你会选谁?”

以禾随即答道:“当然是怿暄。”

“如果你知道你最终只能是她身边的一个研墨小奴呢?”

“她是我妹妹。”以禾坚定道。

“你会如愿的。”云涧看了眼怿暄,大笑:“送你十个字:竹暄终寒仙,人禾落卓墨。无论何时,主人何种身份,你又是何种身份,你会一直在她身边的。”语毕,云涧欢快地跑到怿暄身边,似不曾发生任何事。

以禾收敛起嬉笑的表情,不自觉地折断了一根树枝,是,无论何时,他一直会在怿暄身边,无论他们身份如何。

刚刚出了月云迷宫,铭宜就迎了上来,一脸焦色,看了眼怿暄身后的云涧,略带惊讶。

云涧落落大方地站在铭宜面前,微微颔首:“多谢几千年来对月云珠和我的守护,云涧感激不尽。”

“言重了,使命所在。”铭宜连忙回礼。转身对怿暄道:“暄儿,叶静天代表叶族资助了海底世界75%的孤儿院和养老院,社会舆论评价颇高。对枫族极为不利。”

怿暄嘲讽道:“呵,叶静天就不会出点新花样?”然而眉宇间却略带忧色。“敢和我枫怿暄争,明天等着吧。铭宜姐姐,我们先走了,改天再来,拜拜。”

铭宜和铭铮将他们送到湘竹花园门前,这一行,解开了怿暄近二十年缠绕在心头的心结,也得了海底世界无人能敌的月云精灵,怿暄等人都心情大好。

“暄儿……”铭宜突然唤住了刚刚打开车门的怿暄,面带犹豫,道:“几天后的族会,我想找一名继承人。”

“铭宜姐姐,你……”怿暄微惊。

铭宜欣慰地笑:“我今生的使命已然完成,年已四十,我和铭铮都无子嗣继承使命,再不在族中找到继承人,只怕来不及了。”

“是我,若不是我,枫铭一家人丁兴旺,又岂会至今无子嗣传承使命!”怿暄低头悔恨地说。以禾和青宇相视一眼,都略带不解。

“不怪你。好了,快走吧,今晚还有行动。”铭宜挥挥手微笑。

“那我也走了,不打扰你了,若我能帮的忙记得叫我。”青宇自知法力不是很强帮不上忙,也要离开。

“等一下。”怿暄叫住了青宇:“今晚我大概会抽调走所有杀手,所以我想把然儿和秀儿送到你那里,毕竟你有灵玉护身,叶族人靠近不得,可以保护他们。”

“好,那我跟你一起回去接然儿和秀儿吧。”青宇点头。

临近午夜,怿暄、以禾、水氏三兄弟、云涧以及以禾和怿暄培养的一众杀手聚集在怿暄家的大厅。晗莹和柯津呆在二楼怿暄设的水帘后,不敢妄动,怿暄不放心以然和以秀,吩咐了以禾手下的两名杀手分别保护他们和炽伟,晗莹法力微弱,和柯津一同躲在楼上。处处都表明这次行动非比寻常。

“今夜,我要你们把叶静天捐献出来的所有东西,都变成我们枫族的。”怿暄眼中一片凌厉。“你们四人一组,一组去毁了银行转移钱款的监控摄像,记住不要漏下一分一毫!上次叶静孤之事正是我们的前车之鉴!其余人分别去叶静天所捐献的地方,地址全部在此,不可遗漏一处!全部给我在所赠物品的最微不可寻的地方绣上枫叶,不可遗落一件!这里有我的物品三箱,你们给我混在叶静天所赠物品中间,听懂了没有?”怿暄威严地给自己和以禾培养的杀手下令。

“是!”

“快去行动吧!切记不可有疏漏之处!”怿暄警告。不得不承认,以禾手下人手实在是不少,否则,以她手下的寥寥几人,怎么可能给海底世界75%的孤儿院和养老院作假!

“水家听命!”

“族长!”水淼、水皓、水逸齐齐跪倒,俯首听命。

怿暄眉头紧皱:“水淼,你处理掉银行所有可能看到今日叶族来打钱之人,可以的话,用我枫族之人替换!名单在此,你可以随时联系他们,替换掉那些人。”

“是。”水淼化作一滴水珠,迅速离去。

“水皓、水逸,你们去把今天查到,被叶族掌控了的孤儿院或养老院的重要人员处理掉,换成这名单上的人。”

“是。”

怿暄看看以禾和云涧,说道:“而我们,就是要去伪造族规。”唉,还好以前枫族捐献时从来没有捐献东西,都是直接从银行把钱转给了孤儿院和养老院,否则,在自己曾捐过的东西上还要绣枫叶,岂不麻烦?

以禾却是不解:“我们三人法力极高,何须一同去伪造族规?”

“你当枫族族规那么好伪造?”云涧抢先嘲笑,“当初我先主联合我及枫族所有法力较高之人,才将枫族族规封存在冰晶之中,几千年过去,即使冰晶内法力有所减退,一人之力也打不开。”

怿暄赞许地看了云涧一眼,率先化作一滴水珠,向枫族的冬圣谷飞去。

冬圣谷不愧是枫族圣地,万丈之外便可感受到水带着寒气涌来,冬圣谷也称寒谷,全是由不化的寒冰打造,世人皆知,冰水不会共存,而这里,寒冰不化,海水常流!冰壁上刻满了枫叶,而冬圣谷内外,也是因为寒冰所发出的寒光,昼夜明亮!怿暄没心情看景色,变回本身,急匆匆走近谷门,又从袖中抖出小刀,划破手指,在冰上一划,留下一道血痕,却很快被寒冰吸收,谷门缓缓打开。冬圣谷的通行证,便是族长的新鲜血液。

诺大的冬圣谷空旷无一物,怿暄等人匆匆奔向谷的深处。

“就是这个!想当初这还是我和先主费尽心血封存的,想不到隔了几千年,还要与主人打开它!”云涧也变回了本身,指着冰晶道。

怿暄渐渐走近冰晶,那也是一块稀世寒冰,近三米长,一米余宽,立在冰壁之上,整块寒冰不带一丝瑕疵,胜似白玉,里面封存着一块石碑,上刻有枫族族规和枫巳扬大印。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