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女儿的小说连载:墨染硝烟1(七)  

2012-09-24 11:05:51|  分类: 女儿的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静天大惊,她从来没想到自己妹妹会这样。怒气之中一甩手一团火球就向静孤脸上飞去。静天的法力不算强,静孤本能轻易避开,只是手脚被火砂缚住,眼睁睁地看着火球逼近。火砂面无表情,手一扬化解了火球。

“族长别忘了叶族的使命。”火砂平淡道。叶族真正的使命也就只有他和静天两人知道了。

静天皱眉,那个该死的使命,表里不一的使命,令人痛彻心扉的使命!表里不一……是时候该动手了,再不行动,被人发现了破绽不说,还可能让小孤更深的伤害到暄儿。

司法部部长办公室。怿暄看着堆积如山的材料,周身都浮动着杀意。迅速拨下一串号码:“以禾,我需要你的帮助。”怿暄响亮地吹了一声口哨,在海水中穿行。少顷,三个年轻男子站在了怿暄面前。“族长。”水淼、水皓、水逸恭敬行礼。

“还记得水家的规矩吗?”怿暄的声音极度冷冽。

水家三兄弟都抖了几下,单膝跪地答道:“逆我者,亡。”水家的三兄弟绝不隶属于任何人,也不是枫家的人,只是枫家族长培养的手下,一生一世只忠于自己的手下。

怿暄周身的杀气更重,好一个叶静孤,胆敢算计了我一年,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我有多久没杀人了?”

水氏三兄弟又抖了一下,如果算是杀掉死刑犯的话,一个月前刚用隔米销丸处决了一个,如果是私仇的话......上一次把叶家的某个人天水合一挫骨扬灰了是在六年前。

“呵呵,我们枫大族长这身打扮还真像个黑社会老大!”以禾推门进来。

怿暄一脸不耐。“以禾,少罗嗦,我命令你立马带着你的那堆人去保护晗莹、总统、以然、以秀,听懂了没有?!”

“都安排好咯。”以禾勾勾嘴角。

怿暄凝视了以禾两秒,不语。为什么以禾会有这么大的实力?明明整个海底世界之中只有她和叶静天才有水火两家的杀手势力,可以禾却也有自己的默默的能量,出乎意料的帮助她!令怿暄很不爽,却又是不得不依靠以禾的力量。

以禾不理会怿暄,扫视了一眼水氏三兄弟,笑道:“呦呦呦,枫大族长可真不会运用人才,有本人在这里,要什么水家啊!”

怿暄摆摆手,水氏三兄弟化作水滴,怿暄怒视着以禾道:“死以禾,你不来帮我说什么风凉话?!”

“我哪里有不帮你……你好冤枉我!我只是怕你一生气又去杀人而已嘛!”以禾撇撇嘴。

“不……?!你!该死的静孤把整个司法部都换成了他的人,你自己看看!”怿暄给以禾甩过去了一张名单,看着一大片叶字,以禾头疼不已。几乎每个科室都有一半以上的叶族人。

怿暄又指指堆积如山的材料:“静孤才走多久,就在她的办公室里发现了这么多材料需要审批!那我以前又被架空了多少权力!现在资料室我的指纹竟然是她的!”

以禾皱皱眉,“你打算怎么处理?”

“她敢用权力如此待我,休怪我不留情面!这司法部部长的名字可不是用来玩的!”怿暄浑身都散发着冷冽的气息。以禾静静地看着怿暄,他记得六年前也是这样,怿暄先是大发雷霆,之后带着水氏三兄弟去把那个叶族人悄无声息的杀了,那个时候,所有人都以为那个人是从人间蒸发了,不留一点痕迹。只有他们几人知道,怿暄的法力的高强和得罪她后果的惨烈。

当日下午,怿暄户籍所司属的公安局局长悄悄地被撤掉,换上了枫家的一名族人。怿暄知道撤一个小小的公安局局长没有多大影响,但这整个司法的就不容易清洗了。午夜回到家中,看见水淼和以禾坐在沙发里等她。

“你怎么还不睡?然儿和秀儿呢?”怿暄皱皱眉。

以禾眉宇间也有几分疲倦,今天一天去处理怿暄的事够忙的了,不过这事还是一定要尽力去帮怿暄的,谁让他以禾这么善良呢?“都睡下了。”

“哦。那出去说吧,别吵到然儿、秀儿。”怿暄揉揉眉心,她今天至少批阅了70份文件。也不知道叶静孤怎么挺过来的,再加上处理了一下自己的户籍登记,校对指纹,处理公安局长、增派自己的人手,她都快坚持不下去了。

“你怎么处理的那个人?”以禾问。

怿暄轻笑:“我堂堂司法部部长处理一个公安局局长需要很多理由吗?比如……我查到他贪污受贿、擅离职守、以权谋私、私改户籍、处理案件不及时、擅用公款、有民愤、某区治安不好……”

“咳咳咳……这罪名都够死罪了。”以禾不由惊讶,怿暄也太狠点了,有的没有都往上扣,他可不记得这人有这么多问题,貌似很敬业的!“那你怎么办了?判了几年?”

“本部长宽宏大量,当然不会那么绝情啦,不过是三年而已嘛。”怿暄笑道。

“你不怕叶静天和叶静孤追究?要你拿出证据呢?”

“她们不会的。因为,我发现了资料室的一碟录像。那里面清清楚楚地记录着叶静孤是怎样更改我的指纹。如果他们敢追究,那仅凭这一条,是不是也够判那个人三年的有期徒刑了呢?”资料室是最机密的地方之一,四面墙壁上全都是摄像头,电脑上也都是摄像头,天花板上桌子凳子地板上没有一个死角照不到没有摄像头的。怿暄知道静孤更改她指纹肯定有录像,只是不知道有没有销毁,没想到真的找到了一个死角处的摄像头里的录像没有被销毁,还真是清晰呢。

“你为什么不直接抖出来这碟录像?”以禾问。他也想过靠这个来打压叶族,只是他怕叶族人把录像全部销毁,找不到。

“因为,这,是我的耻辱!”怿暄咬牙切齿。

以禾无言,又问他今天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司法部那么多的叶族人,你怎么处理?”

怿暄静静地凝视了某一点几秒钟,似在思考,才幽幽地道:“以禾,你想过没有,如果一个很宏伟很结实的大楼,我把它从中间拆掉一层,会怎么样呢?几个磁铁吸在一起很牢固,如果我用中间拆掉一块塞上木片,又会怎么样呢?”

以禾眼睛大亮,不得不钦佩怿暄的智慧了:“你是要把司法部中间层的人换掉,阻断叶族人由下到上的控制和联通?”

“聪明。只是实行起来可能也会有些困难,不得不动用武力了。水淼,你说呢?”怿暄还没完全无视水淼,让水淼很欣慰。

“我们绝对可以无声无息的让那几个人消失在海底世界!”

“很好。不过我并不想让他们彻底消失。这样的话只会让我这个司法部部长被扣上办事不力的骂名,你说呢?”

“那怎么办。”水淼问。

怿暄眨了眨眼,道:“有两种办法:一是找个替罪羊,二是伪造出自杀证据或者是把他弄出什么暴病突发身亡之类的,你自己想想。”

怿暄第二天确定下来三个职位稍高的人,毕竟职位越高人越少处理越方便,阻断也越方便。就像一个部里只有一名部长,却有几十名甚至上百名科员,然而最重要的却是那一个人。水淼、水皓和水逸研究了整整一个晚上,分头行动,第五天就有消息传入了怿暄耳朵。

“部长,不好了。”某科员匆匆忙忙闯了进来。

怿暄眼皮也不抬,刷刷刷的在文件上龙飞凤舞的签下自己的名字“什么事?”

“叶青处长、过华处长被杀了!”

“哦?什么时候的事?”怿暄眨眼,效率还真高。

水皓在这人走后悄悄现身,奉上一个公文袋:“族长,这里是证明叶落杀人的证据。”

“好。你们还真是有本事,我怎么就没有注意到呢?三角恋……呵呵,有趣。”怿暄看了眼证据,笑道。

水皓又化作一滴水珠消失。

水皓的证据足以证明叶落的杀人动机,水淼和水逸在杀人现场留下的印记几乎为零,既没有很明显的留下叶落的东西,又在某些容易忽视的细节处留下叶落的痕迹,让叶落无可辩驳。处理掉这三个人,换上自己的族人,怿暄心情大好。

“族长,叶静天来了。”水淼的声音传来。

“咚咚咚。”

怿暄调整好姿态,朗声道:“请进。”

叶静天一如既往的外表和煦:“怿暄,最近工作可还顺利?”

“非常顺利。”

“那就好。我想知道那凶杀案是怎么回事。”静天眉头不易察觉的皱起。

“很简单啊,叶落喜欢叶青,然后叶青不喜欢他,他就把叶青和她男朋友叶过华给杀了。”这么简单的问题三岁小儿都说得出。

“不可能。叶落和过华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好得形影不离,叶落也真心祝福过他们,绝对不会去杀人。”静天对于自己的族人再了解不过了,相比之下,她更相信是怿暄杀了他们。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