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女儿的小说连载:墨染硝烟1(六)  

2012-09-21 08:17:09|  分类: 女儿的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怿暄被人识破后唇边和煦的让人如沐春风般笑容渐渐凝固,变成嗜血的笑容,藏着杀机。出奇不意的拿下了面具。今天,她要告诉所有人,这里的王,一直是她,枫族的族长。叶族,一直是她的手下败将。双手合十,慢慢散开,火焱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水流向自己涌来,慌忙用火来抵挡。怿暄冷冷一笑,双手骤然合紧,火焱便被极细而有力的水流直刺心口,退了下台。怿暄冷漠地看向台下,俯视众人。

博辰发现了一个问题,在水里,没有气息,但绝对有气场。怿暄就有那种极为强大的气场。

怿暄看着不悦的静孤,挑眉朗声笑道“静孤,我枫族如今赢了,那你叶族呢?”她今天本是要来和博辰摊牌的,不过现在她改变主意了。间谍的主人就在这里供她玩弄,还用去收拾间谍么?

静孤脸色一黑,将传令机收入袖中,信步走上了台。

“静孤大小姐,为何不摘下面具与我打斗?难道是输不起吗?怕输了使你叶家颜面扫地?”

静孤怔了怔,缓缓摘下了面具,头发也随之散开,随着水波飞舞。怿暄,是你逼我的,到那时抱着你父亲的尸首,看哭的是谁。

怿暄没有再等,手渐渐握紧,双脚也渐渐离地,吸住水之精华。裁判一惊,连忙阻止:“怿暄部长,万万不可用天水合一!”

天水合一,积水中精华为一体,是水系的最高法术,不但可以让对手挫骨扬灰,对身边的人也有一定程度的损害。在锦绣湖苑,这是被禁用的法术。

怿暄神色冷冽,透着肃杀之意,手一挥,擂台周围已形成一圈水帘,保护台下的人。怿暄将水之精华聚集在右手,向静孤的左肩攻去。她已经忍得够多了。

静孤一怔,迅速运火气抵挡,一边疗伤的火焱和看热闹的静天也吃了一惊。在离静孤肩膀三厘米时,怿暄手一挥,顿时四周水帘炸开,擂台崩陷,静孤却完好无损。

胜负已分。

怿暄骄傲的拉着以然的手翩然离去。静孤幽怨地按下了火红的按钮,唇边渐渐划上一抹冷笑。静天一冷,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又看向火焱,眉心渐渐笼起,火氏三兄弟——火砂、火薷、火焱是叶族的顶级杀手,向来都是听她这个族长调遣,今天静孤怎么会……一个是她的亲生妹妹小孤,一个是她要用生命守护的暄儿,她为什么会碰到暄儿,为什么会做族长?为什么叶族族长的命运就是这样表里不一?为什么他们叶族等候千万年的枫族族长——一个既有天资又有智慧和野心的人被她撞见了?为什么她又要重滔世铭先祖的旧辙作枫族族长的牺牲品?即使那个人是暄儿,她心甘情愿,又为什么会有她这样的一个妹妹?!

回到家里,果然看见了在楼梯口的水帘前徘徊的以禾、厨房里随着柯津探头探脑的小以秀、餐桌旁和在电脑上噼里啪啦打字的炽伟。以及一个不太应该出现的人物。水淼看见了怿暄,迅速恭敬的迎了上来,道:“族长。”

怿暄轻轻点了点头,无视掉以禾,捏了捏迎过来的小以秀圆圆的脸,由晗莹带他到外面的清悠亭玩,率先一脸漠然地和水淼上了三楼。炽伟关切的问候了几句博辰也上了楼。

水淼、水皓、水逸,是和火氏三兄弟相对的枫族的顶级杀手,怿暄除了晗莹和青宇之外最信任的人,也是最得力的助手之一,其中水皓和水逸她留在了身边,水淼负责保护炽伟,他们三人都被施了幻水术,绝不会轻易让人看到的,这次……

“你的法力似乎有点减退,可是遇到了什么劲敌?”怿暄刚刚坐下了就问道,刚刚那一架打得她神清气爽,心情极好。

水淼答道:“在总统府,总统遇到了叶族人袭击。”

“那,爸,现在没事了?”看着刚刚落座的炽伟,怿暄上上下下打量了几遍炽伟,关心道。

炽伟笑着摆摆手,道:“这次还是多亏了水淼呢。”

怿暄笑着点点头,见水淼没有什么话要说,突然想了起来今天锦绣湖苑发生的事,笑着问道:“今天你们可知在锦绣发生的事?”

炽伟面色一暗:“暄儿……”

怿暄眉头一皱,阻止道:“什么都不用说,我自有分寸。水淼,静孤近来会对爹不利,务必加强防卫,寸步不能离。”

“是。”水淼随即隐没在了水中,化作一滴水珠。

楼下,以然正一脸自豪地给以禾和以秀看录像。以禾状似不屑的偷看着,以秀则是一脸兴奋。怿暄玩心大盛,手一挥,一滴水珠直射以禾。

“谁?”看见了怿暄,两人分外眼红,大恨深仇看得晗莹津津有味。

以禾无奈道:“我说枫大族长,你今天打架还打上瘾了,见人就打?”

怿暄摊摊手,笑得狡黠:“因为我乐意啊。”言罢就占了主位,极为畅快的大吃起来。她枫怿暄,一生的愿望,就是不需要在乎任何人的愿望。

迅速吃完了饭,晗莹送博辰回学校,炽伟在水淼的保护下回了总统府,留下怿暄和以禾、以然、以秀三兄妹。以然、以秀乖乖地看电视,怿暄和以禾在下棋。

“哈哈,我赢第三盘了哦。”怿暄大笑。

“为什么怿暄姐姐赢了以禾哥哥会那么高兴?”以秀突然插嘴问道。

“是呀是呀,暄儿姐姐很少笑的这么开心,也很少对族人动手的。”以然也好奇的问。怿暄姐姐总是带着很冷很冷的气场,对家人的笑总是春风和煦的,只有对哥哥时才会顽皮地打闹,很开心。不过她真的很喜欢笑着的怿暄姐姐。

怿暄呆了下,挑眉:“因为以禾是我唯一的哥哥啊,自然比较亲切啦。再说了,赢一个比自己大的人多有成就感,更何况是我们的以禾同学。”其实以禾是她除了青宇以外走得最近的男生了,她一直以青宇和以禾为底线,任何事都不能输于他们两个,这样才能证明巾帼绝不输于须眉,她虽是女子却也能完成祖先的大业。实际上,她们枫族和叶族从很多代以前就开始进入了女子间的斗争,每个人都甚于须眉,到他们这一代,每一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女孩。

以禾也笑了,他这个妹妹何止超过他,处处都比他闪耀百倍,他明明一个聪明潇洒的稀世俊才,却处处被她遮挡。

第二天清晨。怿暄和晗莹穿好衣服吃毕早饭打算去上班,怿暄接到了静天的电话。

“怿暄,忙着呢吗?”

怿暄依旧冷冷的:“我还没有到单位。”

“哦,最近工作多吗?”静天依旧保持着温柔的声调。

“不算很多。”

“呵呵,我也没什么事,只是小孤最近生病了,想请半个月的假,可以吗?”

“病了?我昨天见到她还活力四射。”怿暄冷哼。

静天有点尴尬,无声地调整好状态,又笑着说:“昨天真是不好意思,小然还好吧?”

“好得很。”

“呃……怿暄,静孤真的生病了,如果你一个人忙不过来的话,我可以调一个人去帮你……”

“不用了。”她正好想清扫一下司法部叶族的势力。

“那谢谢你,打扰喽,拜拜。”

合上电话,静天转头,看着被火砂看守住的静孤,轻轻叹了一口气。“你为什么要私用火薷和火焱?”

“杀了怿暄身边的每一个人,让她后悔与我们叶族争。”静孤和怿暄一样的冷。她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一个计划,姐姐非要去破坏,还把她和火薷、火焱以犯族规为由给囚禁了起来。

“你不可以伤害她。”静天怒道。

静孤扬眉:“不可以?她是我们的敌人,她是我们几千年来要杀的人。姐姐,你凭什么阻拦我?你究竟是不是叶族的族长!”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我已经打电话给了怿暄,你闭门思过半个月吧!不许再贸然行动,再有下次,我废了你所有的法术。”静天蹙着眉,不悦道。

“姐姐!”静孤声音染上失望,转念一想,姐姐一定是有什么更完美的计划,不许自己破坏,一定是。“那……我可不可以给我的下属打几个电话,安排一下工作?”

静天摇摇头:“不用了,我相信怿暄能处理好。”

“可是……”静孤焦急了起来,她不通知她的下属,被怿暄发现了就满盘皆输了!族规又不可以违背,只能解释清楚求姐姐宽松一下了!“我在怿暄的档案上做了手脚,现在怿暄的指纹是我的指纹,给怿暄审核的文件我都扣了下来,印的是我的指纹!”这一年来,她除了几个和别人会面时所用的文件和其他单位直接呈递给了怿暄的文件外,几乎全都到她这就截止了,怿暄还浑然不知。现在整个司法部几乎是她说了算,也拦下了叶族人做反海之王的活动的所有案件。可笑怿暄自以为工作一路通畅得心应手,却不知她已经架空了她的权利一年之久!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