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女儿的小说连载:墨染硝烟1(五)  

2012-09-20 09:54:37|  分类: 女儿的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怿暄走到帘前,轻轻碰了碰,和青宇无视般的穿了过去,来到会客室。宽敞明亮的会客室摆了四张沙发和几盆盆栽,中间铺上了金色的地毯。怿暄随意地坐在了一张沙发上,看着青宇。

“什么事?”怿暄问。

“你想好怎么对付博辰了吗?”青宇问道。

怿暄看着盆栽回答:“想好了。只有这件事吗?”

青宇低着头,缓缓答道:“铭宜找你。让你十月二十二日到湘竹花园找她。这是湘竹花园的通行卡。她知道让你堂堂一个族长去找她一个微不足道的族人很冒犯,但拜托你一定要去。”

怿暄接过卡,点点头。

青宇如释重负般吁了口气,抬起头问:“能带我去琴房看看吗?攒了多少了?”

“当然,你也是枫家的人。”怿暄轻快地回答。

推开二楼唯一锁闭的门,两架用金纱蒙住的钢琴摆放在里面。两架钢琴间有很大的距离。两人径直走向里面的那一架钢琴,浅蓝色的水帘一个接着一个,十分严密。两人穿过层层水帘,怿暄轻柔的拂去金纱,钢琴是乌黑锃亮的,发出耀眼的光芒。先开琴盖,看到的不是黑键白键,而是用金子铸成的琴键!

“发动战争后,这些才是真正的金钱!千万别让博辰知道这件事!”青宇一边抚摸一边感叹。

怿暄点点头,退出了琴房,将青宇送走。回到家中就看见了晗莹倚在楼梯扶手边等她。

“我安排了一下各个学校的放假时间,又去商店买了套西服,所以晚回来了一会。”未等怿暄开口,晗莹就解释道。

怿暄笑了笑,点点头就走进了厨房。

第二天清晨,怿暄和晗莹都穿得十分正式,一身黑色西服,对柯津和正在吃早餐的博辰嘱咐了几句,就前往了会场。总统府中,大礼堂里怿暄以枫家族族长的身份和炽伟总统坐在了主席台中间,副总统和叶家族族长静天等人分居左右。晗莹则和近百位的领导坐在下面。

炽伟总结了一年的发展与成就,然后宣布开幕,由怿暄为首去瞻仰海之王枫巳扬。纪念堂内怿暄代表枫家族在中间下跪叩头,其余的领导站在左右鞠躬默哀。

怿暄的唇角划过一抹苦涩和凌厉。先祖、外祖母、妈妈,怿暄一定会让枫家成为众生膜拜的皇族,一定会。否则,自除族长之位,再不踏入枫家门楣一步。

静天和静孤远远地看着怿暄的神色,静天眼中划过一丝无奈,而静孤则散发出一股幽怨和逆气。

又经过了一系列的繁文缛节,怿暄一如往年的将维持现场秩序的工作交给了静孤,处理好枫巳扬灵堂的各项事务,就和晗莹一起回家了。在她打开车门时,静孤轻轻的按下了按钮。怿暄部长,你好放心我,每次都是我替你做事,你受人敬仰。你的先祖那么卑鄙,可你们却靠着他扶摇直上,完全忽视了我们叶族的帮助。为什么只有你们可以去夺取最高的位置,我们叶族要站在你们身后充当臣子?为什么只可以让你妈妈伤得我姐姐无法修行,你却可以坐享其成,平安快乐?怿暄部长,如果你看着你身边你最重视的人一个个死去,你却无能为力,你会后悔你的家事显赫,你的官场得意,你的无双法术,你的野心你的欲望你的抱负你的一切一切。呵呵。

晗莹笑着从后座钻出头来,和等在门口的博辰打招呼。怿暄轻轻把车钥匙拔下来打开车门,习惯性的扫了一眼周围。一抹红影一闪而逝。

“静孤部长,火薷办事不力,未能杀掉晗莹。”书房内一个周身蓝色的中年男子低头道。一双眼睛闪动着红光。

静孤皱皱眉:“怿暄伤你了吗?”

“没有。她没有发现我。她看到的只是一簇火苗而已。不过她的警惕性实在是太高了,在她的身边很难下手。”火薷轻轻摇了摇头。

“实施第二计划,杀青宇。”

火薷再次摇了摇头,道:“部长,您难道忘记了,青宇的祖先是谁了吗?枫巳扬给过他的先祖,海底世界三军之首央守将军,一块灵玉啊。有了它,我们叶族人根本近不了他的身。”

“第三计划,杀炽伟!”

金收节的第二天,怿暄、晗莹和博辰都呆在家里看了一天的电视直播,并且在晚上决定明天带博辰锦绣湖苑玩。

锦绣湖苑紧挨着锦绣乐园,面积广阔,风格优雅,种植着各种奇花异草,美不胜收。怿暄自从进了锦绣湖苑的大门后一直很安静,唇边不时流露出一抹笑意——不是嗜血的诡笑,亦不是恶作剧的坏笑,而是,有一点温柔……晗莹一如既往的开朗,不停地给博辰介绍海底世界培育出来的各种植物。

怿暄没有带博辰参观景点,而是径直向树林的深处走去。

轻轻推开暗黑色的玻璃大门,博辰讶异地眨了眨眼。极为宽敞的大厅,戴着面具喝咖啡的人们,一道射出金光的门。怿暄的脸上柔光更甚,一双黑眸闪闪发亮,如黎明的黑曜石。角落处,静天戴着纯黑羽毛面具,凝视着怿暄,心中苦笑。她究竟何时,才可以拉着她的手,唤她暄儿?日日夜夜听她唤她姐姐,纯洁无暇地对她展露笑颜?只怕,再无可能,她们身上的使命绝不允许她们如此坦然相对,暄儿。也许叶族的族长对于枫族的族长都有一种怪怪的情愫吧,就像千年前叶喻世一直把枫巳扬当做大哥,愿为他鞍前马后,如今她对暄儿,也是如对亲生妹妹一样疼爱,比对静孤更甚。

晗莹看着怿暄一步步向射出金光的大门走去,无奈地向博辰解释:“这里,人人都戴着面具,不分你我的诉说。而那道门里面,则是一个擂台,所有人都可以戴着面具,用或真或假的名字到台上施展法术和别人挑战。没有人可以打败的人,就是今天这里的王。一年之中,就数今天人最多。怿暄……几乎每年都来。”晗莹想起了怿暄小时候被逼着坐在铁丝网上修炼,网下面是熊熊的烈火,稍一分神就会体无完肤;被她母亲逼着来挑战那些比她高出许多的人,尽管这里有规定不许伤人,可既然有比拼又岂能不会有人受伤?唇角的鲜血滴在了台下,可仍然不敢倒下。再后来,怿暄的母亲去世了,她仍然每年都要来挑战,一次又一次的成为胜者。因为她永远相信,成王,败寇。

怿暄戴上了一副白色羽毛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加上普通的藕荷色衬衣、紫罗兰色的长裤,看起来和普通人无异。屋内金光照射,台上的女孩虽戴着面具仍掩不住一脸阳光灿烂,笑得开怀。只是,晗莹和怿暄都觉得熟悉得很。

“如果没有人在来挑战的话,那么今天的王,是代表枫家出战的——枫以然小姐!”主持很适时地宣布。

以然笑得阳光明媚,晗莹抖了几下。谁这么大胆没看好她这个小堂妹?怿暄也笑得柔和,几个月没见,出息了呵。只怕,某人不会甘心。

“慢着,我来挑战。”火红的面具下,静孤依旧漠然。

以然眼皮一跳,该出场的终于来了。怿暄姐姐,你怎么还不来!

一团火渐渐在静孤手中凝聚。怿暄神色一暗。捏了捏手腕,一滴水珠向静孤飞去,静孤手中的火顿时化于无形。一道水流从身边推过,为怿暄辟开了一条道。怿暄站到台上,笑得和煦。“然儿已经认输了,我来向你挑战。”转身将以然带下了台。

“怿暄姐姐?”以然想要确认。

“怎么来了啊?”怿暄今天的脾气还是出奇的好。

以然笑着答道:“你规定族人不许与叶家起冲突,叶家人却步步紧逼,把大家都气坏了。所以……就把我给推来喽。暄儿姐姐,你一定要替大家出口气。”

“那你就在底下好好看着,好好给本族长录下来。”转身上了台。

静孤一直很讶异于一向沉默的枫家突然反击,枫家不是自持君王血统,不屑于与叶家争斗,毁了他们优雅高贵的伪形象吗?更讶异于如果这是怿暄的话,她的那抹微笑?

“那我也就认输了,请我的同伴来向你挑战好了。”静孤笑着,台下一个男子上了擂台。他是叶家的最佳杀手之一,火薷的义弟,火焱。

怿暄无所谓的笑了笑。只要她想,现在他就尸首全无了,她可以马上用隔米销丸。只是,她还要给她的族人们好好出气。捏了捏手腕,站在那里,修长挺拔,乌黑的马尾高高束起,干净利落,丝毫不逊于火焱。

火焱皱了皱眉,一团火向怿暄攻去。怿暄丝毫未闪,手轻轻一推,水波微动,火团又向火焱攻去。火焱轻松躲开,收到了静孤的一记眼神。这个人就是枫族族长怿暄。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