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女儿的小说连载:墨染硝烟1(三)  

2012-09-18 12:36:30|  分类: 女儿的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怿暄皱眉道。

“刚才博辰小姐吃完饭后要去二楼,我说:‘二楼都是怿暄小姐和晗莹小姐的卧室,最好不要去。’她就下来了,又在一楼转了一圈才回屋。”柯津说。

怿暄皱了皱眉,恼怒地在石子小径上走来走去,手骨被握得嘎嘎作响。

“怿暄,莫要着急,我们房中尽让她看去,告知那叶静天,免得她天天生疑。”晗莹劝道。

“我明白,可是这事让人心里太不舒服,难道叶静天把我当做傻子,任她的间谍在我的地盘任意行走?不除米博辰,我十分心焦。”怿暄自知反应太过强烈,但心里依旧十分不快,愤恨地解释道。

晗莹递给柯津一个眼色,柯津悄悄退下了。晗莹走到怿暄身边低语道:“既然知道米博辰是间谍,那我们的一颦一笑都在她的掌控之中,更不可轻举妄动,让她察觉异样。做大事者,须忍辱负重,等枫家再统天下,剿灭叶家之时,这些又算什么!你我一同长大,自幼比我深谋远虑,做事冷静,为何今日乱了方寸?你难道忘了你当初说过什么了吗?你难道忘了你的抱负了吗?”

“晗莹,我母亲在我十六岁时病逝,临死前还不忘嘱咐我夺回枫家的天下,让枫家千古流芳,世代永传。我的外祖母为了枫家的天下,死不瞑目。我看着叶家日益昌盛,心不甘哪!”怿暄眼中坚定和肃杀之意渐渐涌上。又定了定神,说出了自己原本的打算。“不如我们放手让她去住校,免得来访的枫家人说错了话。青宇会帮助她,也会监控她的。”

晗莹点点头。

米博辰看看窗外的两个人,刚才柯津不让自己上楼,又到怿暄那里嘀嘀咕咕,不知是不是告诉了她们。又暗忖这个枫怿暄可真是厉害,年纪轻轻却有几十年的经验一般,野心勃勃。

博辰回想着叶静天,同样野心勃勃,但比怿暄虚伪多了。她认为怿暄是一种高傲的冷漠,而静天,虽只有一面之缘,却给人一种笑里藏刀的感觉。叶静天在锦绣乐园里撞到了要带博辰去医院的年轻人,确认他还没有报警后,把博辰带回了自己家,仔细询问后得知是死刑犯米世锦的外孙女。米世锦携家逃逸,罪孽深重,博辰和其母也应该拘役,但静天不但放了博辰,还上岸取回了博辰的母亲,用祖传药医好她后,以此要挟博辰做间谍。然后才用安伦丹催眠博辰,与年轻人送往医院,报了警。博辰无奈地答应了,却无时无刻不在煎熬,期盼与母亲重回陆地。

博辰不得不迅速打探完消息,离开静天的魔爪。她同样没想到的是,以及忍着巨大痛苦作出的笑颜,却成了怿暄怀疑自己的把柄。博辰怀着沉重的心理,渐渐睡去。

星期一一早,怿暄就把博辰喊醒了。博辰睡眼惺忪地揉揉眼睛,在餐桌边坐下,看着怿暄站着端起玻璃杯把牛奶一饮而尽,然后边系白色西服短袖衬衫的衣领处的扣子,一边说:“博辰,你昨天怎么那么累?睡了一下午。晚上吃饭时喊都喊不醒。”

博辰支吾着尴尬地咬着三明治,上下打量着怿暄,她穿了一条熨得十分平整,裤线分明的纯黑西服裤子,配上雪白的衬衫,十分干净清朗。乌黑的头发用黑皮筋扎成一束,又添上了几分活力和阳光。

“我和晗莹昨天商量了一下,决定送你住校。因为我们都比较忙,常常回家很晚。我爸爸一直住在总统府,不怎么回家。所以你在家也没意思,不如住校多学点知识。你意下如何?”怿暄没有顾及博辰的神态,又接着说。

博辰确定怿暄并没有怀疑她,先长吁了一口气,又庆幸自己住了校更方便和静天沟通,便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怿暄也十分满意,笑着说:“那好,一会我让晗莹去送你,我一会有个会,不能送你了。拜拜。”边说边走出了房子。

晗莹追了出来说:“我觉得还是你去比较合适。系主任和青宇都是你的朋友,你干吗非得让我去,我又不认识。”

“我都说了,我上午有事。如果迟到了,叶静孤不一定还得说什么呢,她和她姐姐叶静天一个样,不安好心!我已经给系主任和青宇通过电话了,他们会去接你的。系主任说让博辰和她一个宿舍,我觉得也很好。”怿暄又看了看手表,着急地说:“行啦行啦,我要走了,别忘了哦。”摆了摆手就走到了车道,发动起蓝黑色的车子,疾驶而去。

又是一个黄昏。

怿暄开到了十字路口,犹豫了一下,踩下了油门笔直驶去。来到了广圣大学门口,在收发室签完字后,问收发室里的老人:“先生,青宇讲师在吗?”

“不在,刚出去啦。”老人沙哑着嗓子说。

“那历史系主任颖慧在吗?”怿暄又问。

老人点点头。

怿暄迈开大步,“噔噔噔”几下走上了楼,推开了办公室大门,系主任颖慧笑着把她迎了进来。

“怎么有空来了啊?”颖慧笑着说。

“我来关心一下我家的客人。”怿暄也笑着说道。

“她很听话,学习也很努力,只是对海底世界了解太少了。不过没关系,孩子们都大了,会帮助她的。”

“那就好。我就先走了。”怿暄松了一口气。

“怎么刚来就走啊?”颖慧挽留道。

怿暄推脱家里还有事,离开了学校。

回到家里,怿暄发现只有柯津一个人,找遍了全楼也没找到晗莹,柯津从屋里走出来说:“怿暄小姐,您是在找晗莹小姐吗?”

“是啊,她在哪里呢?”怿暄着急地问。

“晗莹小姐说有一个同学宴,让你回来也赶紧去。”

怿暄把手机放在茶几上,随意地坐在沙发上说:“我才不去参加她们的宴会,给我准备一份黑椒牛排就行了。”

电话呜呜的响了。怿暄看了看来电显示,接起来说:“晗莹。”

“怿暄,我在路上,来接你。”晗莹兴奋地说。

“我不想去了。”怿暄给她泼了一盆凉水。

“你师妹静孤和同学青宇也来了,走吧。”晗莹劝道。

怿暄听着窗外汽车的声音,应了一声走出房去。又向屋内喊道:“柯津,我出去了,你不用准备我的晚餐了。”

博辰躺在床上,摆弄着白天静天派人送来的录音笔。

“博辰,我在广圣大学工作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你到那里学习,我就托人给了你这支录音笔。”静天平静无波的声音逐渐传来,仿佛播音员一般不带感情:“我要告诉你一些我认为枫怿暄没有告诉你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五行之说,但我告诉你,练了五种的人很可能会走火入魔,当然,枫怿暄暂时还没有。她是水性人,把水性练到了极致。这在海底世界是极为少数的,几乎十亿分之一。而且她其他四种也略知一二。下面我要跟你讲讲枫家的历史。几千年前,枫家的族长枫巳扬统一了海底世界,他野心勃勃,当上总统后想世袭皇位。昔日与他结盟的我的祖先叶家族长叶喻世因此与他断交。枫巳扬无奈,怕因此失了天下,没有传位给其子。枫怿暄的外祖母担任族长期间,凭着才能担任了总统,并立志完成祖先的心愿,修行五行,结果走火入魔,死于非命。枫怿暄之母嫁给了一位优秀而且外交能力很强的的族人,就是枫炽伟。在枫怿暄16岁时病逝。枫怿暄一心想回复祖先的天下,光宗耀祖。她也有很好的才能与智慧,没有像她外祖母那样急切,而是慢慢地修行。而我叶家虽一直繁荣,但没有枫家威信大。我也没有能力修好五行,我属火,由此便输给怿暄一筹。怿暄之母曾暗中伤过我,不久就去世了,也没有再追究。因此也耽误了修行。所以你至关重要,明白了吗?放心吧,你妈妈很好。”

博辰沉沉地叹了口气,向门外走去。

银白色的车停在了花园门口,怿暄朝车里的人笑。晗莹降下了车窗。

“上来吧。”晗莹探出脑袋。

“既然静孤去,我有东西给她,在我车上,你还是坐我的车吧,你不一定要喝多少酒呢!”怿暄玩转着车钥匙走到车道边。

晗莹把车倒进了车道,钻进了蓝黑轿车里。

在饭店门前,怿暄在棕色档案袋中抽出两张纸,平整的放进一个透明的公文夹,又拿出一个U盘放在衣兜中,收好档案袋,下了车。

推开饭店包房红色的门,里面的人已坐了一大圈。静天也在。

“晗莹可是跟我们打了保票的,非把你请来不可。”青宇说。

怿暄拉开椅子坐下,笑着回应:“早知道这样,我一定不来,看看你们怎么折磨她。”

“哎,怿暄,听说你把那个落水的女孩子带回家了?”静天装作好奇的样子问道,接触到怿暄的黑眸时闪过一丝流光。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