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女儿的小说连载:墨染硝烟1(二)  

2012-09-17 10:58:43|  分类: 女儿的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到二楼的书房,怿暄把钥匙往桌上一甩,坐在了办公桌后的太师椅里,并示意博辰也坐下。开口说:“晗莹一直住在我家,你以后大部分时间会和她在一起,我比较忙。一楼是客厅,餐厅和柯津住的地方,还有两间双人和一间单人的客房。二楼是我和晗莹住的地方,三楼是我爸爸住的地方以及会客室,你最好不要上去,你就住在一楼吧,我过两天就让人买一个电脑和一个写字台放进去。一会我带你去看看。”怿暄平淡地说。
  博辰见怿暄结束了话头,连忙问:“我工作……”
  “你对海底世界还不是很熟悉。这里法律很严,你稍不小心就完了。我的大学同学青宇就是大学法律系讲师,今天是星期六,后天我送你去他那里学习一年,再旁听一下历史。另外,历史系主任就是我母亲生前的好友,她会帮助你的。”说完就走到窗边玩弄有着碧绿的心形叶子的绿萝,不再准备开口。
  “你为什么要这样帮助我?”
  “因为你妈妈是海底世界的人,她的女儿也一定是。在我看来,海底世界的人都是枫家的子民,所以我要帮助你。”怿暄冷漠地回答,提起水壶给花浇水。
  博辰突然觉得这句话好自私,明明她只是一个小小的部长,而且海底世界既然是总统制,不是君主制,则枫家必定不是拥有一个国家的皇族,怎么敢这样说?但她的心里绝大部分还是很感激她的,毕竟初来乍到就有人照顾。如果不是先遇到了那个人,也许她会……
  “博辰,海底世界的人有法术,这一点与陆上不同得很。”怿暄的一句话打断了博辰百感交错的冥思。
  “法术?莫不是魔法?”博辰好奇地问。
  “魔法?那不过是你们想不劳而获的幻想罢了。真正的法术是需要先天条件和辛勤努力完成的,像武功一样。中国有五行:金木水火土。海底世界的法术也是如此。金,轻拂海水,会生出一层无形的金膜,刀枪不入;木,瞬间召集整个海底世界的花草树木,花香惑人、草韧刺人,以叶为刀、以枝为剑;水,海底世界最高级,聚水为一身,轻则感到震动,重则地动山摇,海面涟漪千米;火,将水变成火,烧毁所有事物……”
  “哎……”博辰抱歉地打断了怿暄的话。怿暄则一脸不悦地看着博辰。
  博辰讨好地笑笑,问道:“海里还有火?”
  怿暄平静地看了看博辰,理解地伸出左手,轻轻一挥,一个红色的火球呈现出来,在离手掌几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怿暄用右手在桌上取来一张纸,平静地看纸渐渐化为灰烬。
  “好了,我接着说,别再打断我。”怿暄看了看目瞪口呆的博辰,继续道:“土,聚集海底泥沙,扑向对方,沙迷眼目,泥似土弹,也是十分厉害。五行也分主次,在陆地上,五行相生相克,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但在海底世界,水可熄火,火可焚木,木可牢土,土可埋金。所以五行威力的顺序便是水火木土金,一定要牢记,在学校也别招惹你的同学,这五行每人只可以修一种,在出生的时候手腕会呈现出来天赋所在的五行的颜色,如果不按照天赋修行,就有可能走火入魔,甚至死。我不知道你的天赋是什么,所以我建议你别去碰它们。”
  博辰先是为自己而惋惜不能修行,又点了点头。歪着头猜怿暄一定是火性的。怿暄又打断了她的想法,叫她下楼看看自己住的地方。
  “怿暄,你们海底世界的人都说中文吗?”博辰便下楼边说。
  “嗯。”怿暄敷衍道。
  “为什么?应该是有自己的语言,或者……”
  怿暄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不悦地回答道:“不为什么。”
  晗莹笑着向她们招手,又深深地看了一眼怿暄,转首向博辰说:“博辰,本来怿暄工作后我常常自己在家,怪没意思的。哈哈,现在好了,你可以陪着我啦。”
  怿暄没有理会晗莹的话语,打开了楼梯旁的一间卧室的门,里面是一张铺着蓝色的床单的宽大的床,以及一个原木色的衣橱。蓝色的窗帘被集成两束,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长满青草的花园。
  “你最好不要出去,别人问起你来,谁也不好解释。”怿暄嘱咐了几句,就和晗莹带上门离开了。
  小区内除了各家的花园外,每两列之间还有一片非常大的草坪,四周栽着海底世界的人根据陆地上的丁香和茉莉培育出来的碧叶簇和白飘雪。草坪里有一条条弯曲的石子小径,通往中央的清悠亭。小径不远处散布着一尊尊动物石像,调皮可爱。
  博辰托着下巴,趴在窗台上看着晗莹和怿暄走进了清悠亭,谈论了起来,柯津走出房子,手中端着一壶茶和两个茶杯,用托盘盛着向亭内走去。博辰无聊地躺在了床上,闭紧了双眼。
  亭内怿暄接过托盘,叫住刚要退下的柯津,吩咐道:“米博辰刚刚来,对这里的规矩不太熟悉,家里有很多地方她都不可以碰,既使我给三楼楼梯口设一层阻隔别人进入的水帘,你也要多提醒她。”
  “怿暄小姐,二楼不设水帘吗?”柯津小心地问。
  “我会把门锁好的。”怿暄回答。
  “是。”柯津恭顺地答道。
  “柯津,只用提醒一下她就行了,其它怿暄会做好准备的,米博辰有三头六臂也闯不进来。其实又住进来一个人又给你添加了工作量,这么大房子打扫起来也不容易,用不用再雇一个人?”晗莹谅解地说。
  “不用,我一个人就行了,钱还要用来做大事的。”柯津说。
  “那你下去吧,做点好吃的,估计博辰也饿了。辛苦你了。”晗莹笑着说。
  怿暄见柯津走进了房子,开口说:“我觉得米博辰有问题。”
  晗莹笑了:“我一听你这么吩咐,就猜到你可能发现什么了。说吧,发现什么了?”
  怿暄面色凝重地说到:“一、米博辰是被叶静天发现的。你知道,我枫家与叶家誓不两立。二、米博辰说自己母亲病入膏肓,临死前把自己踹了下水,米博辰竟无一丝一毫的悲痛,也没有上岸寻母之意。所以,我怀疑她和叶静天……”
  晗莹收敛了笑容,沉思半晌,问道:“你都告诉她什么了?”
  怿暄如实地告诉了她。对于眼前之人,虽不完全是枫族血脉,却是怿暄少有的信任的人。海底世界已不知不觉地进入了夜晚,突然暗了起来。
  柯津走来请她们去吃晚饭。两人仿佛无知觉般站了起来。直到博辰走出来,轻声唤她们。怿暄才一下子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到浴室洗手,晗莹也跟了过来。
  “安心吃饭,如果被博辰察觉,十张嘴也说不清。只要我们心平气和的,她什么也发现不了。”怿暄边打香皂边说。
  晗莹点点头,洗了洗脸,恢复了平常开朗的面容。
  餐厅设在楼梯边,离厨房不近,柯津为了不掉饭菜,每碟都盛的很少,每份饭菜都分成了3份,摆在每个人面前。有炸鸡翅、柿子炒蛋、红烧鱼、芹菜炒肉、辣味的爆炒蛏子和几块千层饼。而柯津则端着一碗面条坐在了博辰对面。
  “柯津,你吃面都吃了一周了,明天多准备点饭菜,和我们一起吃吧!”晗莹笑着开口。
  柯津感激地笑笑,继续吃面条。
  饭后博辰拘谨地不知做什么,怿暄塞给她遥控器,命令她看电视。自己则和晗莹上了二楼。
  “你为什么不也给二楼设一层水帘?还带她来书房……”晗莹刚在书房坐下就急急开口。
  “如果她真的是叶静天的间谍,我带她来我常呆的地方,表示了信任她,这样叶静天才会更相信我们家什么都没有,我们什么事都没有!”怿暄冷漠地说,对晗莹的不理解十分不满。又平静了下来继续解释:“至于琴房的门,我会锁好的。”
  晗莹嘟囔道:“我只是问问而已嘛!”
  怿暄望着窗外璀璨的灯光,没有说话。
  晗莹又问:“你没告诉她枫家的历史?还有你水性之功到达了最高境界?”
  “没有。我给她表演了火球焚纸,她大概以为我是火性的。”怿暄猜测道。
  “你,为什么要把她带回来?”晗莹犹豫地提出了憋了好久的疑问。她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怿暄神色一凝:“她是我枫家的子民!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晗莹也陷入了沉默。最后说:“好了,像你说的,没事的,我下楼和她一起看电视去。你去吗?”
  怿暄点了点头,和晗莹一起离开了卧室。
  第二天,吃过早饭就有几个人抬着书桌和电脑到博辰房间里,博辰一上午都在上网浏览海底世界的法术,因为怿暄和晗莹已吃过饭就到清悠亭里了,时而看书,时而交谈,根本管不上博辰,而柯津不是到亭里给二人添茶送水,就是在准备午饭、打扫房间,让博辰觉得无聊得很。
  中午,柯津分别把饭端到亭内和博辰卧室里。一个小时后,柯津来到清悠亭,先把碗筷放到托盘里,然后犹犹豫豫地开口说:“怿暄小姐,晗莹小姐,我有一件事……”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