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原创:邻居大哥  

2011-06-22 16:57:07|  分类: 雪乡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说我回来了,邻居大哥来家里看我。和以前一样,简单的问候之后,我们之间仍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可说,主要是他与父亲聊些今年的庄稼长势,预测山上特产的收成等等,我偶尔插上几句。对这类话题,我永远显得那么外行,偶尔插上一句,他们就要给我解释半天,仍然似懂非懂。妻和女儿根本是一句也听不明白,在我的暗示下,她们找个借口就离开了。

       让我惊讶的是大哥的相貌,时光似乎在他的身上停滞了。打我记事起,一张似乎从来不洗的脸上的皱纹就是这么多。不过,大哥现在胖了一些,似乎皱纹倒少了点。不但穿的衣服很像样,脚上竟然穿了一双黑色的皮鞋,人显得干净利落。如果仍是三十年前的老样子,还不知道妻和女儿是怎样的表情呢?

        邻居大哥的年龄其实比父亲略小,和父母是同时代的人,今年也七十出头了。与父亲独自闯关东不同,他是随父母来的。因此,在辈分上论起来就吃了亏。除了他的父母之外,他们一大家子还有两个兄弟、一个妹妹和大哥的一个童养媳。大哥的二儿子和我同龄,是儿时很好的伙伴。与大哥对我父母真诚地当做长辈一样尊敬,“叔啊婶”地不离口不同,他的几个孩子很计较这个辈分,从来没有称呼过我声“叔叔”。当然,如果他们这么叫了,我也不敢答应。我们之间都是直呼乳名。

       邻居大哥小时候家里生活条件很艰苦,在山东老家一亩地也没有,后来逃荒到的东北,在路上用几斤粮食换了个童养媳。大嫂是个孤儿,在娘家跟着哥哥嫂子生活,挨打受罪就别说了,她说即使是冬天连双单鞋都没有,因为着凉落下了不少病根。到了大哥家之后,十四、五岁就生了第一胎,但夭折了。后来的几个孩子和我们姐弟几个都是同龄。

      过早地历经了太多生活磨难的缘故吧,大哥一家人都很能吃苦,很能干,一年四季都不见休息的时候。开荒种地,他们家在全林场是最多的。因为是隔壁的邻居,秋收的时候,常常半夜的时候还能听见他们家往菜窖里装土豆。他们家的仓房也比较大,从来不让外人进去,据说里面都是装满玉米和大豆的木箱子。春夏秋三季上山采山货,别人都是根据季节特点,什么能卖上价钱就选择性地忙乎点什么。他们家不同,不分季节,只要山上有的,恨不能都搬回家里来。不管晴天下雨,家里除了两个年龄太小的女孩,白天家里很少有大人在。他们家的房檐底下,一年四季都挂着各式各样的药材。

      很能干的人家,却不怎么会持家。按母亲的话说,只知道往家里划拉,却不知道怎么操持。大哥大嫂都是文盲,大哥连钱都不认识,只是一味的认干。对于别人都不愿意接受的林场春节加班,大哥每年抢着去,几乎所有的大年初一都是在山上度过的,初一晚上才来我家拜年,为的就是那份倍增的加班费。大嫂也不认字,但却认识钱。能根据图案、颜色和尺寸的大小来判断面值。因为管理不善,收回来的粮食或者山货,总是舍不得吃掉或者出售,只能在仓房和菜窖里变质烂掉或者被老鼠拖走。对于母亲要他们抓紧处理的提醒,常常回应的是啥也没有了的辩解。

     改革开放后,别人的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几年时间电视机就成了平常之物,大哥家却连个最小的黑白电视机都舍不得买。无论是大人孩子,做上一身便宜的新衣服,就一直穿到破旧的不能再补。虽然一家人都是全劳力,在林场里也付出了最多的辛苦,却整日吃着最简单的饭食,过着最简朴的生活,并未见生活明显的改善。这一家人可以说是比较典型的勤劳却没有致富的典型。只是付出,却不问收获。当然,这里说的付出,是劳动的付出。他们对自己吝啬,对别人也一样。

      如果说家里其他人还稍稍注重一些形象的话,大哥可就一点都不讲究了。吃过晚饭,到我家串门的时候,总是一身干活时候穿的破衣服。脏的程度就不说了,常常不是袖子已经扯下了大半,就是后背上的一个大口子露出了里面红色的衬衣。正在缝纫机前面干活的母亲经常要让他脱下来,密密实实地匝上一块大大的补丁。重新穿上缝补好衣服,大哥只会“嘿嘿”地笑,并不会说什么感谢的话。他脚上总是趿拉着一双鞋面剩不下多少的破鞋。其实即使是双新鞋,他也不会把鞋的后帮提起来,仍然是踩在脚底下。像他自己说的,好鞋也穿瞎了。进了门,他总说自己身上脏,既不坐在炕沿上,更不坐沙发,而是抓个小板凳坐在墙根上,抽出脚来,一边抽着旱烟,喝着茶水,一边用手抠着脚趾缝中成团的黑泥。他的形象实在不怎么样,使子女深以为耻。只要看着他去了,本来在我家玩的,或者正要去我家的大哥的孩子,都会怨恨地瞪他一眼,转身就走。

       大哥很敬重我的父母,遇事总喜欢征求我父母的意见,有时候在家和父母弟妹间闹矛盾了,也会向我父母诉说。一般情况我父母都会做些宽解的工作,事情严重了,母亲就会过去做些调节。长此以往,大哥有了个人的小秘密,即使不在家说,也会跑来向父母说。别看大哥一个大字不识,见识却非同一般。

       有一天,记得很清楚,那天刚刚下过雨,大哥全身湿淋淋地从山上回来,兴冲冲来到我家说,他采到稀奇的药材了。我们都过去看,一大堆类似树根样的东西,但能看出来是完全长在地下的,没有茎和叶。大哥说出了药材的名字,而且还说了它的药用价值,总之很值钱。我们听了也很兴奋,也想去采,就问这种药材怎么才能找到。大哥说很好找,这种药材都是长在茂密树林中的大树底下,很吸水,下过雨后,只要看到哪一块地是干的,剥去上面的落叶,挖开土就能找到。谁会下过雨在树林中到处跑啊?不过,这么难找的药材大哥都认识,实在令人钦佩。

       还有一次,大哥趴在我们两家中间的板障子上,手中捧着一些黑糊糊的东西招呼我们看,说是又捡到好药材了。我们都好奇地凑上去看,忽然闻到一股恶臭。仔细一看,臭味就是从大哥手里的那堆东西发出来的,里面还有蛆虫在蠕动呢!真让人恶心!我们以为大哥一定是疯了,竟然用手抓这么脏的东西,还拿出来炫耀。后来听说父亲,大哥捡到的是生蛆的死青蛙。一般情况下,动物的死尸在夏天都会很快生蛆,只有青蛙不会。但如果青蛙偷吃了灵芝,死后的尸体就会生蛆,这是很难得一见的,因此,这样的死青蛙是珍贵的药材。打那以后,我一直注意观察,看到了很多青蛙的尸体,无论是已经干了的,或者是泡在水里的,真的没有见过生蛆的。不过,即使见到生了蛆的,我会项大哥那样捡起来吗?

     有一年的春节,照例是初一的晚上大哥来我家给父母拜年。聊了一会儿天后,大哥就开始和父母很神秘地说起了悄悄话。我也想凑上去听听,被父亲撵了出去。过了很久,父母聊天,才知道事情的原委。除夕夜,邻居大哥照例在十字路口烧纸钱。别人一般烧过也就烧过了。大哥却很虔诚,还要回去看看。那一次大哥回去之后,发现纸灰上被拉上了狗屎。大哥赶紧也用衣襟兜回家供了起来,说这是财神送来的宝贝,预示他们家要发财了。灵验不灵验不知道,不过,大哥家的生活的确好了起来,主要是他们一家人不再那么一味的苦干,而是开始享受生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