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原创:《平凡的世界》和《白鹿原》  

2011-04-22 10:24: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知《〈平凡的世界〉和〈白鹿原〉》这样的标题很不完整,应该加上“比较”之类的明确限定词语。但如果只是加上“比较”又未免太大了些,我没有那样的能力做全面的比较研究。如果加上“主题思想比较”或者“人物命运比较”、“社会现实比较”似乎又太过精确,也是我所不能把握好的,因此,还是就这么把两部小说的名字放在一起吧,也就是说说自己的一点读书体会,至少比较简单。

       《平》我听了一遍连播,读了四遍;《白》则是读了三遍,听了一遍。《平》是先听的联播再读的书,《白》是读了三遍之后才听的。连播都是李野默演播的,这一点是相同的。其他的相同点诸如两位作者中学毕业之后都教过书,然后专业从文,也都有从政的经历。再有,路遥和陈忠实都是陕西人,这看起来似乎是一个最大的共同点。不过,我在陕西生活过四年之后才知道,陕西省因地理位置的不同,一省之内由自然环境造成的贫富差距非常悬殊。路遥出生在自古以来就是穷山恶水、食不果腹的陕北毛乌素沙漠,陈忠实则生活在历史上就是风调雨顺、王侯将相聚居的渭河平原。所以,尽管都是陕西著名的作家,他们又有着许多的差异。比如相貌,陈忠实一看就是典型的“老陕”,而路遥要有风度得多;陈忠实在西蒋村有一个祖传的家园供他创作和休憩,而路遥因家境贫寒7岁被过继给伯父,仍然食不果腹;在成长的道路上,陈忠实一路向前,一步步比较扎实,而路遥却在从政的道路上大起大落,遭受过重大的挫折。但颇耐人寻味的是,陈忠实尽管顺利且年龄比路遥长上七岁,出名却没有路遥早。《平》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白》则是第四届。

       还是但就两部小说来说吧。《平》和《白》的问世同其作者的个人成长命运相反。《平》还没有写完,就已经开始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据说《白鹿原》的发表则费了一番周折。即使是现在看来,《白》所受到的一些周折磨难也是可以理解的。《平》故事的展开如路遥的人生,起点较低,也有一些曲折,但目标明确,意志坚定,最后留给人们一个令人欣喜的结局;而《白》却是以令人恐怖的性事开头,接下来的故事围绕巧取风水地,恶施美人计,孝子为匪,亲翁杀媳,兄弟相煎,情人反目以及大革命,抗日和内战,家仇国恨,交错缠结,冤冤相报代代不已,最后如鲠在喉,却不让人吐出来就戈然而止。问世以来,对《平》的评论绝大多数都是溢美之词,少有责难;而对《白》的写作动机,反应的社会现实等等方面仍然有人在不断地质疑,不乏言辞尖刻的批评。

      读着两部小说的时候,一个共同的感觉就是心情都比较压抑,有如重负在心头,让人急切想读下去,以求得最后的释怀。读了几遍,这样感觉仍然存在,并不会因为对接下来的故事已经了然而稍感轻快。

      不同的是,在《平》里,每当生活难堪得令故事人物再怎么也活不下去的时候,总会有熟悉或者陌生的人及时伸出援手拉扯一把,柳暗花明,使读者长舒一口气,不由合上书本暗叹“人间正道是沧桑”,还是好人多,好人自有好报啊!其中也有跛女子侯玉英告发孙少平课堂看小说、郝红梅偷手绢,金波因为与驻地藏族姑娘恋爱被部队提前复员,以及田润叶不幸的婚姻和孙玉亭等极左干部的一些极端言行等等,但这些不愉快事情的始作俑者的出发点至少都是好的,至少对给他们自己是有利的,即使发生的今天,也并不能完全断出个谁是谁非。而他们也都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代价。也正是这些波折,让故事更加真实,更加贴近普通人平凡的生活。

       而在《白》中,没有了衣食上的忧虑,使人们有更多的精力勾心斗角。也许是生活空间的狭小吧,背后捅刀子的往往都是身边的亲人和熟人。主要故事人物里,好像除了朱先生没有伤害过什么人外,其他的人似乎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让别人痛苦过。而且有的人,比如白嘉轩和鹿子霖等尤其喜欢把自己的智慧在落井下石上发挥到极致,即使损人并不利己,让人感叹人心的险恶。

        因此,读书的心情同是压抑,《平》品味的是困苦生活的沉重,在阅读中会慢慢疏解;《白》感受的则是人心难测的压迫,愈读愈觉得晦涩和困惑。

       两部小说都是当代最优秀的作品。《平》因为路遥的英年早逝,注定成为其作品的最高点。陈忠实恐怕也很难再拿出超越《白》的作品来。一方面,正如他自己在什么场合说过的,无情的岁月使他很难再有创作《白》时同样的激情和心血;但在另一方面,更无情的也许是他的官身和大量的社会活动。路遥在因为《人生》而名声大震之后,选择了退隐,《平》由此而生。陈忠实似乎要等到到龄退休,才会回到西蒋村的祖屋潜心向人生的第二个高度冲击。正如对《平》和《白》两部小说哪一个更优秀难下定语一样,两位作者的生活态度同样难分优劣。如果当初路遥也享有同样的政治地位和待遇的话,也许就可以享受到更好的工作、生活和医疗条件,恐怕未必会过早地离开他所深深热爱的黄土地。

       我个人在对待两部伟大作品的态度上还是有所区别的。早在女儿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就把《平》推荐给她阅读,到现在她已经读了三遍以上;而对于《白》,放在家里书架上,我建议女儿暂时不要阅读,最好是等到上大学以后。做父母的,总希望孩子的世界是积极的,简单的,人性是善良的。虽然生活并不真的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