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原创小说:韩疯子(完)  

2011-03-08 16:24:0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来,妈妈稀里糊涂地做了晚饭,等爸爸一回来,妈妈就要求爸爸请假不要上班了,以免韩疯子再来家中。

      爸爸听说后并不以为然。爸爸说韩疯子的丈夫韩师傅是他们一起干活的工友,在山上经常听他说起韩疯子的一些事情。韩疯子非常疼爱小儿子大宝,而且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如果大宝的姐姐在家欺负了他,委屈了大宝,韩疯子当着丈夫的面不敢怎么样,但等韩师傅上班走后就会替儿子报仇,再不行就追到学校里,反正是一定要替儿子出气的。至于韩疯子打砸的也都是那些下放的老师家,认为他们是下放来改造的臭老九,就该斗争。大闹林场办公室,也无非是认为林场领导没有原则立场,,或者是那些干部和她以前就有个人恩怨。只要不主动招惹她,韩疯子也不会随便打人砸东西的。

      按韩师傅的话说,她就是想当官想疯的。如果不是官迷,安心做个家庭妇女,怎么会疯了呢?

      大概情况是这样,当时全国各地涌现出很多铁姑娘队长,林场领导也想赶这个时髦。可林场的女人基本上都是工人家属,没结婚的姑娘年龄还小,于是,就选中了当时还年轻、精明能干而且比别人有点文化的韩疯子。当然,那时候她还是个正常人。在林场生产队成立了一个铁姑娘队,领着一帮家庭妇女开荒种地,养猪种菜。据说韩师傅不喜欢她抛头露面,可架不住领导的压力和韩疯子的积极主动。韩疯子果然不负众望,带领手下的那些家庭妇女战天斗地,起早贪晚,自己给自己定指标,又不断突破自己确立的任务目标。她的积极性很高,干劲也大,可手下的这些妇女却不争气。都是孩子妈妈,一方面记挂着家里的嗷嗷待哺的孩子,另一方面还要伺候一家老小的的饭食。一年到头挣不了几个钱,当林业职工的男人根本看不上,所以都很消极。很快,林业局其他林场的铁姑娘队差不多都瘫痪了,只有我们林场的这支队伍在韩疯子的带领下,仍然不断地创造着越来越突出的业绩。

       一年以后,林业局准备召开典型表彰大会,韩疯子要在大会上做典型发言。据说,这次会议之后,韩疯子就会入党并破格提干。因此,会议前夕,尽管韩疯子刚刚生完小儿子,月子都没有坐几天,就用背带背着孩子再次出现在田间地头。当时,韩疯子的一大突出业绩就是在生产队养了10多头大肥猪。韩疯子也发出了誓言,过年的时候不再要国家供应的冻猪肉,而是自力更生,每家每户要吃上她们饲养的新鲜猪肉。可是,一天早晨起来,到猪圈一看,十多头大肥猪都被毒死了。在那个年代,这也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派出所民警立即介入调查。可不知怎么回事,案子没破了,却传出来说是韩疯子自己下药把猪毒死的。本来这是一个不攻自破的无稽之谈,可对于立功心切的韩疯子来说却再没有办法按照正常的思维来想明白了,加之产后不久,急火攻心,一下子就精神失常了。那个年代,又是在大山之中,韩疯子精神失常之后,除了韩师傅的拳脚,没有任何的治疗,只能任由韩疯子背着宝贝儿子四处游走。

      大家猜测,下毒的应该是她手下的某个妇女,而她却不知怎么把帐记到了城里下放来的老师们头上。时不时地,韩疯子就会背着儿子到老师家寻仇。林场就为了对付韩疯子砸老师家的玻璃,在那个物资紧俏的年月,常年都要在木工房预备下备用的玻璃。别人家的玻璃碎了只能自己想办法,但只要是韩疯子砸的老师家的玻璃,保证当天就能换上。

       爸爸说,韩疯子也不是总犯疯病的,时重时轻。轻的时候,也能在家做些简单的家务,或者坐在角落里自言自语,重的时候就会四处乱跑,打人骂人,砸东西。有夜晚打更的工人还在半夜看到她抱着电线杆子,双手抓挠着电线杆子,大声地嘶喊,样子非常恐怖。大概她的心里也是很难受吧?爸爸说韩疯子也是个可怜人,不要歧视她,更不要怕她。

       说归说,爸爸不怕,妈妈可是怕得够呛。第二天,吃过早饭之后,妈妈就把隔壁的张嫂叫到家里,商量对付韩疯子的办法。商量来商量去,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仍然是后悔没有早点夹起板障子。终究还是舍不得自己的家,还是要保护这个家不要被韩疯子砸了。最后,妈妈和张嫂决定就在家等着,还要装出和以前一样。如果真要打起来,相信两个对付一个,总还能应付一会儿的。也给我分派了任务,让我拿个板凳坐到外屋地,如果里面打起来,我就赶紧出去喊人。张嫂怕打不过韩疯子,又到柴禾垛里抽了根木棒子作为武器,藏在了炕角。可妈妈怕在屋里挥舞木棒子打坏了家什,或者把人给打死了,又给扔了出去。还把屋内可以作为凶器的东西都收了起来,免得被韩疯子抓到。

      妈妈和张嫂在屋里坐卧不安,既怕韩疯子再来,又有点盼着快点来,早些过了这一关。我在外屋地也心慌的要命,总想小便,却又不敢出去,怕迎头撞上韩疯子。

       一个小时之后,韩疯子真的来了。

       进屋之后,韩疯子仍然是坐在门口墙根的那个小板凳上。妈妈和张嫂同她打了个招呼,然后都不说话了。我本来想站起来到门口去,却坐在那里一动也没有动。

       妈妈和韩疯子对视着,表情极不自然。看得出来,妈妈是想努力做出微笑亲热的表情,但脸部僵硬得比哭还难看。韩疯子大概也发现了什么,没有像以前那样口若悬河地控制着话题,而是静静地看着妈妈和张嫂。一下子,室内的空气空前的紧张。后来,我上学后,在书上看到“静得连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的时候,就会想起那一刻。整个世界好像都静止了。

      最后,还是韩疯子打破了僵局,她突然“嘿嘿,嘿嘿”地笑出了声。这一笑,我的头发都立了起来,心里马上猜到会发生什么,拔腿就想往外跑,可是我坐在小板凳上根本站不起来。看到妈妈和张嫂也挺直了身子,僵硬在那里。马上就要打起来了,妈妈和张嫂输定了。

      韩疯子“嘿嘿,嘿嘿”又笑了几声,猛地站了起了,嘴里嘟囔的什么。妈妈和张嫂也跟着站了起来。可韩疯子并没有动手打人,而是怨恨看了妈妈一眼,转身摔门而去。

       过了好半天,妈妈和张嫂才缓过神来,我们一起拥到门口想看看韩疯子是不是真的走了?很不幸,韩疯子已经在路东大声喊叫着砸起了玻璃。这一次砸得特别地疯狂。

       那之后,韩疯子再也没有来我们家。

        后来,妈妈把缝纫机搬到了生产队办公室,也算是参加了工作。

      一天,妈妈回来说,趁着生产队办公室没有人的时候,韩疯子闯了进去,一通打砸,但惟有妈妈的缝纫机毫发无损,大家都很奇怪。妈妈说,韩疯子真是个好人啊,可怎么就得上这么个病呢?从那时起,韩疯子的孩子的衣服妈妈都义务承包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