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原创小说:韩疯子(三)  

2011-03-07 16:52:1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看着她说得嘴角都有白沫了,几次让她喝水,可大娘连杯子都没有碰。她就那样一直板板地坐在小板凳上。这个大娘口若悬河地说起话来表情非常自然,如果一让她喝水,或者怕坐在小板凳上太累,让她做到炕上的时候,她的表情就会很不自然,很是拘谨。

       连惊带吓,加上也玩累了,她们说的话我一点都不感兴趣,躺在热乎乎的炕头上,我一会儿就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被一阵吵嚷声惊醒。迷迷糊糊坐起来,原来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妈妈想留下大娘吃饭。大娘坚决不肯,妈妈又特别想表达谢意,诚心挽留,于是,两人的说话声音都大了起来。拉拉扯扯地,好像要打架似地。

        妈妈送走大娘,回来一边做饭,还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真是个好人!看人家说的那话,就是有水平,见识也高,就是不知道是在林场做什么工作的?

        中午姐姐回来吃饭的时候,说了上午发生在学校的一个恐怖事件。原来,韩疯子到学校打人去了,打得可狠了。

        老早就听说河南有个韩疯子,不但骂人打人,而且还会闯进别人家里肆意打砸。恶名昭著,却无人敢管,被打被砸的人只能自认倒霉,小心提防。因为有个韩疯子,也就成了河北人家吓唬孩子不要随便往河南来的一个由头。想象中,这样的一个人,即使不是青面獠牙,也该是衣衫不整蓬头散发吧?搬过来两个多月了,竟始终没有机会见到韩疯子的庐山真面目。

        姐姐也是听同学说,在我们搬家的前后,韩疯子因为大闹林场办公室,回家让她家韩师傅给打了。韩师傅当时可能也是气急了,下手比较狠,还用了镐把,把韩疯子给打得两个月没有下了炕。现在这是伤好了,又出来活动了。

        姐姐和韩疯子的一个女儿在一个班级。上午正在上课的时候,韩疯子突然踹开门冲进教室,扑到她的女儿身上就是拳打脚踢,边打还一边大声叫骂着,骂的话非常难听。把上前拉架劝说的女班主任的衣服也给撕破了。后来又把她女儿拖出教室,打得满脸血污。场面非常恐怖,把同学们都吓傻了,有反应快的同学都跳窗户跑了。后来,直到在闻讯上来的几个男教师的帮助下,才把她的女儿救下来。姐姐诉说的时候,还是一副心神未定的样子。妈妈只能嘱咐姐姐上学放学一定要和同学结伴,叮嘱我也要少出门。我缠着姐姐问韩疯子长什么样?姐姐说青面獠牙,红眼睛,和鬼差不多,就喜欢小男孩,还吃人呢!似乎是有意吓唬我,半信半疑。

        第二天上午,家里只有我和妈妈。妈妈在缝纫机前做活,同时监督着我在外屋地剁鸡食。给我规定的任务是剁满一大脸盆才能出去玩。可才剁了不到半盆,我就受不了了,就琢磨着找个借口溜出去。这时候,听到屋外传来叫嚷声。打开门站在门槛上,看到路东教师房前的路上站了好多人,好像在打群架,在撕扯着。我正要冲出去,被妈妈给抓了回来。

        中午,姐姐又带回了消息。说是韩疯子上午把校长家的玻璃给砸了,石头砸碎玻璃都飞到炕上了,幸亏当时屋里每人。

        下午,那位大娘不请自到地来家里找妈妈唠嗑。依旧是执意坐在靠墙的小板凳上,背对着门口。一口水也没有喝,和妈妈唠了一个下午。后来,张嫂也来了。基本上都是大娘在说,妈妈和张嫂在听。说的都是林场的建设和管理,对生产队发展的建议什么的,别人根本插不上嘴。几次妈妈想问问韩疯子的情况,都没有插上话。        

        晚上爸爸下班回来,妈妈说后悔秋天的时候没有先把障子夹起来,路东的房子都有两米高的板障子和大门,还让韩疯子把玻璃砸了,咱家这房子无遮无拦地,韩疯子来了可怎么办?让爸爸想想办法,弄点什么挡一挡。爸爸说,只要不招惹她,她来砸你干什么?妈妈也知道现在天寒地冻的,也是没有办法可想,只是很担心。

       接下来几天,那个大娘不管是上午还是下午,总会来找妈妈唠嗑。有她陪着,妈妈的担心也小了许多。如果哪天大娘没到,妈妈就时不时趴在窗户上向外张望,想着大娘怎么还没有来?

       期间,韩疯子又去校长家砸玻璃了。韩疯子可真有劲,整整大半块砖头,隔着板障子就扔过去了,恰好拍在窗框上,连前几天才镶好的玻璃,整扇窗子的玻璃全震碎了。也幸亏砸在窗框上,校长一家正坐在窗前的地上围着桌子吃饭呢!如果砖头直接飞进去,后果就不可想象了。当时和妈妈站在门口远远地看着,虽然很想凑到近前看看韩疯子的模样,但妈妈是不敢去,我虽然大着胆子想去,妈妈不让,怕有危险。我和妈妈都看到大娘就站在那群人中间,手舞足蹈地大声地说着什么,和谁用力拉扯着。妈妈由衷地佩服大娘了,可真是个能人!在妈妈看来,只有大娘才能挺身而出震慑住韩疯子,也只有大娘有这个胆魄。

        妈妈自言自语地抱怨说,有这么个危险人物,林场和派出所怎么不采取些措施,还让她自由行动呢?真像大嫂说的,这些林场干部整天也不干点正事。

       发生一次这样的事件,晚上妈妈就会和爸爸唠叨几天快点夹障子的事。爸爸说,中午在山上午休的时候,已经砍了不少小杆,清一色的山环木,胳膊粗细,每根都有三米长。准备得差不多了,哪天找个车拉回来就行了。等着夹起来障子,安上大门,准保安全。

       好在那个大娘总来陪着妈妈唠嗑,连张嫂也喜欢听大娘说话,觉得开眼界长见识。只要大娘一来我家,张嫂准会放下手头的活计也过来陪着。大家都已经习惯了,门口靠墙的那个小板凳就是大娘的专座。唠嗑的话题都是大娘掌握,从来不说东家长西家短、没文化的家庭妇女比较热衷的那些。爸爸对家庭妇女走门子扯老婆舌比较反感,也告诫妈妈在这方面注意。听妈妈说有这么个人来陪着唠嗑,爸爸也不反感,省得妈妈在家寂寞了。

       一天傍晚,妈妈出门送大娘走后,回过头来,发现姐姐藏在房山头的墙角,很紧张的样子。妈妈过去把姐姐拉进屋,以为她在学校闯祸了,或者因为什么错误让老师批评了。问了半天,姐姐才不那么紧张了。姐姐说妈妈刚刚送走的人是韩疯子。这话可把妈妈吓呆了,张嫂没有走,也愣住了。又问了姐姐一遍。姐姐说今天放学回来早,想跟妈妈个惊喜,就悄悄地趴在窗户上,谁知,看到韩疯子坐在屋里呢?姐姐吓得没敢进屋,就藏到房山头去了。妈妈说真的没有看错?姐姐说千真万确,韩疯子的女儿在她们班,韩疯子进教室打她女儿,看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认错人的。

       妈妈真是吓坏了!张嫂要回家做饭,妈妈也不让走。张嫂也很害怕,可总不能这么坐着,还是回家做饭去了。妈妈六神无主地在屋里转了几个圈,问我们韩疯子再来了怎么办?我们怎么会知道怎么办?妈妈连饭也没顾上做,说是出去问问,因为刚才送那个人的时候,道南的李婶看到了。李婶家搬过来的早,一定认识韩疯子,小孩子的话不可靠。一会儿,妈妈回来了,从妈妈那更加紧张的神情,就知道答案了。

       李婶早就看到韩疯子总来我家了,包括林场其他的一些人,都发现最近一段时间韩疯子总来我家,不来我家的时候就去路东砸玻璃,或者去林场、学校地闹。那些人一则和妈妈不熟,以为我家和韩疯子家沾点亲戚呢;再则,也没有人敢来告诉那就是韩疯子,怕万一让韩疯子知道了,遭到报复。         

       眼看着爸爸就要下班回来了,可妈妈还没有做饭。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妈妈这么慌乱。我们也都吓得不敢出声,既怕韩疯子,更是让妈妈的样子给吓着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