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原创小说:韩疯子(二)  

2011-03-04 09:24:4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天,邻居张嫂带着儿子张三来我家串门。其实张嫂的年龄和妈妈差不多,只是从山东老家那里不知怎么论起来,就小了一辈。她家老三和我同龄,也是我亲密的伙伴和战友。张嫂在屋里和妈妈唠嗑,嫌我们俩在跟前太烦,让我们出去玩,但不能走远,只能在门前,在她们的视线范围之内,保证能随叫随到。说实话,即使让我们走远,我们也不敢。刚出门,就发现路东的孩子已经开始注意我们了。事态很明显,只要发现我们走上马路,一场战争瞬间爆发。只有我们两个人,指定要吃亏。但只要不上马路,他们也不敢过来。虽然马路只有五六米宽,但在我们小孩子心目中,已经彼此心照不宣地认定那就是谁都不敢轻易跨越的国界。

       我们俩房前屋后地藏了会儿猫猫,又跳到猪圈里和大肥猪一起玩了会儿,后来就爬上了仓房棚顶,顺着仓房棚顶爬到了房顶。房顶风好大啊!只能手脚并用小心翼翼地坐在瓦上,才能避免掉下去。房顶没啥意思,却又不想就这么下去,因为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玩的花样。坐在房顶上,河对岸北山上的大树一棵棵都能数得清清楚楚。北山上除了有大树、小树和石头之外,最特别的风景就是木板做成的、漆得红红的、仿宋体的“护林防火,人人有责”八个大字。前几天我们刚爬上山特意去看过,每个大字都有两、三米高,每个字后面都有个木架子支撑着,因为做得巧妙,远远望去,就如同长出来一般。那时候我尽管还没有上学,但生活在林区,防火是林区人妇孺皆知的头等大事,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标语,所以,这几个字也是我认识最早的。看着这八个醒目的大字,我突发奇想,决定下去在门前的草地上放火玩。说干就干,从房顶上下来,我偷偷摸摸到厨房里拿出了火柴,开始了我们的冒险。身为林区的孩子,自然知道室外放火的严重性。事先预谋比较周详,做好了分工,我来点火,张三灭火。为了万无一失,张三手里还抓了个扫把,听爸爸妈妈说,扑救山火的时候,人们就是用树枝作为灭火工具的。因为有风,我只好蹲在地上,用手聚拢起一小撮干草,划燃火柴点着,起身退到一边。然后,张三迅速上来,一脚就把刚刚燃起的火焰踏灭了。我再点,他再灭。如此反复了几次,觉得不够刺激了,就提醒张三等火势稍大一下再灭。但张三总是等不及火势燃起来就踩灭了。于是我们两个对分工进行了交换,他来点火,我来灭火。我的胆子要大一些,先是等火势烧得要几脚才能踏灭,后来就发展到需要张三帮忙一起四只脚紧忙乎才能灭火。那燃起的火苗超过了膝盖,让我俩很是兴奋,胆子也越来越大。玩火就是玩火,终于,火势发展到不可控制,我们俩一起跳进火中,连蹦带跳,也没有像之前一样将火灭掉。我们两个都慌了,赶紧捡起扫把扑打,可是却加速了火势的扩大,窜起的火苗已经一人多高了,面积也达到了两三米见方。害怕归害怕,还没有彻底昏头,知道已经无能为力之后,想到屋中还有妈妈和张嫂是最好的救兵,我就向屋中跑去。可能是太紧张了,年龄也小,连说带比划了好一会儿,坐在炕上的妈妈和张嫂才知道门前着火了,她们连鞋子都没有来得及穿,就冲了出来。到屋外一看,火已经被灭的差不多了,过火的草地上张三和另外的一个陌生的女人正在清理现场,对每一个冒烟的细节都不放过,都要用脚狠狠地踩上几遍。看到火灭了,我吊到嗓子眼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不过,很快,我的心又吊到了嗓子眼。闯了这么大的祸,一顿皮肉之苦恐怕是难免了。也许是祸闯的太大了,此时妈妈已经顾不上我,连一句批评我的话都没有说,看着危险解除了,赶紧和黄嫂回到屋里穿上鞋子,再次出来感谢那位关键时刻伸出援手的陌生女人。

        刚才和张三开始放火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这个女人就站在马路和铁路的交叉口上望着我们,发现自己的行为引起了别人的关注,我出于小孩子人来疯的天性而变得更加得意,火点的也越来越大。看上去她和妈妈的年龄差不多,中等身材,不胖不瘦。上身穿着一件只有林场的干部和学校老师才会穿的蓝灰色的那种小翻领上衣,下身蓝裤子,脚上倒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也是一双很大众的黑色棉靰鞡。头发也是那个年代已婚妇女最普通的发型,齐齐的短发。但妈妈和黄嫂留着这种短发,一眼就能看出是没有职业的家庭妇女,而她搭配着那件小翻领上衣,任何时候都挺直的腰杆,看上去更像是一位公家人。大大的眼睛,配上一张一本正经的脸,似乎她就是公正和法规的代言人,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大概妈妈也认为她是路东哪家的女主人,或者是在商店和学校工作的公家人,没有看好自家的孩子,而在这个敏感的防火期室外玩火,免不了要承担监护责任,所以,妈妈和黄嫂呆呆的看着她,只能任凭发落。那个女人又仔仔细细检查了着火的地面和附近草丛,确信绝不会死灰复燃之后,抬起头冲妈妈和黄嫂笑了一下,很随意的说了一句:“可真是太吓人了!”因为忙着扑火,她的头发有些许的凌乱,鼻梁上也落上几点细小的草灰,挺实的小翻领上衣上草木灰更多一些,黑色的棉靰鞡已经脏了,变成了灰色。

       妈妈看她并没有过多责怪和要去林场派出所举报的意思,也放松了一些,热情地邀请她进屋。她起初不肯,后来在妈妈一再热情诚挚的邀请之下才勉强答应。这时,张三已经跟着张嫂回家了,我也乖乖地跟着进了屋。进屋后,妈妈让她往炕上坐,她没有同意,搬过一个杌子来给她,她也不坐。她看到地上有个小板凳,就自己拿过来,放在墙根下,背对着房门坐了下去。她还把两手放在膝盖上,身子挺得直直的,样子很是拘谨,和刚才在扑火现场的从容不迫判若两人。这又让妈妈不自在起来。因为这样一来,妈妈无论是坐在炕沿上,或者坐在杌子上,都形成了居高临下的形势,总不能妈妈也坐在矮矮的小板凳上吧!本来只有十多平米的屋子,去掉一半的火炕的面积,再去掉西墙边一溜并排放的三只木箱,南面窗户下面还有一台缝纫机,留下的空间也就四五米了。放着大炕空着,无缘无故地两个大人在狭窄的地板空间上坐着小板凳唠嗑,让别人看起来可太不像话了。没有办法,妈妈只好坐在缝纫机前的杌子上。

        都坐下后,妈妈再次对她的及时救援表示感谢。打开了话匣,才发现那个女人很能说。妈妈本打算拉拉家长,了解一下她姓甚名谁,籍贯何方,年龄几何,试探着了解一下她的身份,主要还是想看看放火这件事接下来还会有多大的后果,可几次都被她把话题岔开了。她先是一本正经地讲了林区防火的重要性,还举了林业局之前发生过的几次严重山火的例子,某某纵火者现在还蹲笆篱子呢!妈妈说晚上等爸爸回来一定要对我施以严惩,听得我心里一缩一缩的。她听妈妈这么一说,又反过来教育起妈妈来,说男孩子淘气是正常的,淘气才讨人喜欢。一边说着,还怜爱地看了我一眼。她那双好看的大眼睛也不再全都是严肃,而是满溢了柔情。我觉得这位大娘可真好!妈妈已经称呼她为嫂子了,自然我要称其为大娘了,这点帐我还是能很快算明白的。

        接下来,她就自豪地说起她儿子大宝来。听她的意思,大宝应该和我差不多大。大宝下河摸鱼、上树掏鸟,夏天到别人家菜园子偷黄瓜,秋天到别人家菜地拔萝卜,等等,在她看来好像都是很可骄傲的趣事。她还说,谁敢欺负她家大宝,她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一定要亲自去替儿子讨回公道的,如果打不过人家,就偷偷地砸人家的玻璃,所以,现在整个林场谁也不敢欺负大宝。听的妈妈很是惊讶,我则非常羡慕大宝有个好妈妈。她又说男人心太硬,手还重,打孩子太狠了。所以,小孩子惹祸了,妈妈教育一下就行了,千万别告诉爸爸。这个大娘太好了!

       话锋一转,她开始介绍起林场的情况来,尤其是说到了路东那几栋教师家属房。她说,那些臭老九都是大城市下放来的。那些人下放之后,还不思悔改,不但不上山参加劳动,而且还嫌林场职工没文化,不卫生。还不让他们的孩子和工人的孩子一起玩,明明就是瞧不起工人群众。林场领导立场也不坚定,不强制他们劳动不说,还特意为他们建最好的房子,又应他们的要求,还特意修起了公共浴池,简直是对他们的纵容。   

        这些话都说到妈妈心里去了。搬到这里来之后,对于路东的这些邻居,妈妈有着明显的敬畏。虽然同时住在大山,那些老师似乎都还保持着与众不同的生活习惯。就比如说吃水吧,普通工人家都是什么时候没水了,什么时候有时间了,什么时候就到河里去挑水,而这些老师则一定要清早起来挑水,说清晨的河水最干净。海浪河始终都是清澈见底,除了暴雨过后会浑浊一两天外,怎么还能嫌河水不干净呢?真是瞎讲究!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