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原创小说:韩疯子(一)  

2011-03-03 15:16:5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七五年秋的一天,我家从海浪河的北岸搬到了南岸。虽然海浪河不足百米宽,但这次搬迁对于我家以及邻居们来说仍然意义非凡,是一件盼望已久的大喜事。其实,整个林场居民区的面积,把河南和河北连同中间的海浪河包括在内,方圆也不过一公里左右,居民二百来户,但因为林场的场部机关和学校、卫生所、商店以及火车站等都在南岸,因此,南岸也就自然地成为了林场的政治文化生活中心。从生活便利的角度,自然是距离中心越近越好了。

       打记事起就住在北岸的职工家属区,我的出生地好像并不在这里,而是在百里之外的大山更深处。北岸这个家属区很小,只有三、五十户人家,东南两面环水,西北两面靠山,在不大的一块空地上修建着比较密集的木刻楞房子。因为和连绵的大山并没有明显的分界线,夏秋季节经常有黑熊等猛兽光顾,傍晚人们一般就要早早地关门闭户了。左邻右舍都非常熟悉,差不多全都是祖籍山东的老乡。临近搬家的那些日子里,每天都能听到大人们对搬家的期盼和不舍。搬过去之后,生活是方便了,老邻居肯定要分散一些。

      搬家的时候我已经八岁,是个可以自己玩耍,但又不能给大人帮上多少忙的年龄。照理说,这个年龄应该上学了,但因为上学要经过海浪河上的铁路桥,爸爸妈妈不可能接送,就让我晚上了一年。其实现在想起来,这点小麻烦相比于现在的家长简直微不足道。但在那个年代,有学上就不错了,早一年晚一年有什么要紧?

      我家被林场安排在第一批搬迁。记得搬家那天,吃过早饭后就没有人管我了,彻底的自由了。屋里屋外到处是人,爸爸忙着指挥,工友们就一趟趟把各种家什往停在铁路上的板车上装。所谓铁路是森林小火车的一条专用线,通过它,把大山里的木材源源不断地运送出去,几天才走一次火车,用其为职工生活提供交通便利自然顺理成章。那时候谁家也没有多少东西,我家的大件就是三只木箱和一台缝纫机,外加一头猪,更多的是用来做棚子、做家具和烧火用的木板、木柴之类。距离也不远,五六百米吧,差不多两个小时左右就搬完了。妈妈吃过早饭就到新家打扫卫生等着去了,姐姐一早上学去之前已经叮嘱好,中午放学后直接去新家,奶奶抱着弟弟坐到了板车上。而此时的我,竟好像与己无关似地,在铁路边的水沟里捉泥鳅玩呢!就要出发了,当晚就不会有人再回到空空的旧房子里来了。这时,人们才想起了我,于是大声嚷嚷着赶紧四处寻找。而我就站在铁路边的河沟里,没事人似地看热闹,有人大声地招呼着我,急脾气的爸爸冲过来就要赏几巴掌,被人拉开了。很不幸,弟弟跟着奶奶坐在车上,我只能跟在车后面自己走着去新家。为了省事,也是为了安全,板车并没有用机车牵引,而是由人们推着在铁轨上前行。

       新家的地理位置很好,正好在铁路专用线的终点,东面紧邻南北贯通整个林场家属区的一条大马路。房前百米就是东西走向的森林小火车铁路线,向西伸进大山深处,向东则是通向神秘莫测的山外。新房就坐落在由铁路和马路分割成四部分中的西北的那一部分的第一栋房子的东头第一家。交通自然是极为便利,却也是处在了一个要直接面对一个新鲜陌生世界、毫无任何屏障的最前沿。对我们姐弟来说,铁路和马路就是画地为牢的界河,轻易不敢越过,在心理上产生很大的压力。后来才知道,这样的压力,对妈妈来说是一样的。

      铁道线南的居民,都是老居民,很多人家甚至在林场设立之前已经住在这里,多数都是住着板夹泥的房子,甚至还有不少草房,其中也有几户爸爸妈妈的老乡,但绝大多数人家是完全陌生的;铁道线北,马路东面,则多是红色的砖瓦房。主要住着林场机关的干部、学校的教职员工、卫生所的医生以及木工房、修理厂的工人和维护铁路的养路工人等,总之,多是区别于其他的人的一些特权阶层,房子面积一般也比较大,每户有六十多平米,应该算是一个林场的高档居住区吧!而我们西北这一小片新的住宅区,尽管都是崭新的砖瓦房,一栋四户的结构,两头的面积稍大,照顾人口多和有老人的家庭,也才五十平米,中间两户只有四十平米多点。

      那个年代的特点就是孩子多,尤其是和我年龄相仿的孩子多。刚刚搬过去没多久,我们这一伙河北搬过来的新片区的孩子,就分别和道南、道东的孩子发生过规模大小不等的战争,互有胜负,总的算起来还是我们吃败仗的次数多些。之所以在战斗中吃亏,原因是人少,最多的时候也不过十一二个人,而对方则多是十七八人以上;再有就是初来乍到,地利优势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挥。但更重要的,则是因为双方父母的身份不同,我们怕给家长添麻烦,短兵相接却不敢下死手,在气势上远远不如对手。我们的唯一优势就是心齐,无论吃亏占便宜,都能做到共进退。因此,人少的时候,我们轻易不敢过界。家长怕我们出去打仗,不但看着我们不让过界,而且还看着不让我们成帮结伙,只让各自在家玩。

        搬家的时候还是穿着单衣服,搬过去之后爸爸很快又上班了,早出晚归,也没个星期礼拜。爸爸利用早晚的时间,总算盖起了仓房棚子和猪窝、鸡圈等,还没有来得及夹起障子、修上大门就已经上冻了,一切只能等来年开春了。 我家房前是一块草甸子,还保持着原始的状态,随着气温的降低,草已经干黄,下面的泥土也冻得邦邦硬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