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原创:松鼠  

2011-12-25 09:38:28|  分类: 雪乡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小就喜欢饲养小动物,尝试着饲养过各种可以弄到手的小动物。除了鸡鸭鹅猪狗之外,小时候饲养最多的还是各种野生的飞禽和走兽。

也许这个爱好具有遗传因素,父亲也喜欢饲养小动物。父亲不但喜欢,而且能无师自通地根据各种小动物的习性予以饲养。更令人钦佩的是,父亲总是有办法捉到大自然中那些古灵精怪的小东西。

记得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一天,父亲从山中下班回家对母亲说:“捉了一只松鼠。”然后就到仓房拿出木工工具忙活了起来。听到这个消息,我和弟弟都很好奇,也很兴奋。但对于一向严厉的父亲,我们谁也不敢主动询问松鼠在哪,什么样的,能不能先看看?

向母亲求助,母亲让我们自己去问父亲,或者自己去找。没有办法,我们只能远远地看着忙碌的父亲,小声猜测着松鼠藏在哪里?经过一番讨论,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父亲每天随身携带的那个大大的牛皮工具包。父亲下班照例随手挂在了门旁的墙上。于是,就劝说弟弟去检查一下工具包。相比较而言,父亲对弟弟还少许宽松一点,即使触怒了父亲,也不至受到皮肉之苦。弟弟经不住我的再三鼓动和好奇心的诱惑,小心翼翼地翻检了工具包,最后失望地告诉我,牛皮包中除了几件硬邦邦、冰冷的工具,什么也没有。

没有办法,只能耐心地等待父亲自己来揭开谜底。原创:松鼠 - 乐 知 - 春天的白桦

在我们眼里,不苟言笑的父亲几乎是无所不能的。没多大的功夫,父亲就用木板、铁丝网和玻璃做好了一个笼子,并固定在卧室的窗户上。笼子底部用木板隔成了一个小单间,上面开有一个小洞,应该是松鼠睡觉的地方;单间上面有一个木棒直达笼子顶部,中间还有三个木制的枝杈,应该是供松鼠攀爬和嬉戏的道具;一个枝杈上还吊着一个塑料的小水瓶,是给松鼠饮水用的吧?笼子顶部侧面开有一个小门,门上还有挂钩。万事俱备,只差松鼠了。

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松鼠,也许父亲捉住后放在山上什么地方了,第二天再带回来吧?正在胡乱猜测着,只见父亲把手伸进了裤袋,再拿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手绢包。父亲小心地把手绢包对准笼门,慢慢打开。突然,一个小东西窜进了笼子,闪电般地上下一顿乱跑,然后就钻进了底部的那个小房间不再出来。

这可真是太神奇了!事先我们也仔细地观察了父亲的全身。一身单工作服,平平整整,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竟然如同变魔术般取出来一个松鼠,而且是活蹦乱跳的。

趁着父亲离开的空挡,我们凑到笼子前。只见一个红棕色毛茸茸的小家伙蜷缩在一个角落里,全身的皮毛一起一伏地震颤着,似乎惊魂未定,绿豆大小的黑眼睛闪着惊恐地与我们对视着。任凭我们怎么呼唤或者拍打木笼和玻璃,就是不出来。父亲抓来一把玉米粒扔了进去,松鼠还是不出来。慢慢地,我们对这个胆小的家伙也失去了兴趣。

母亲已经摆好了晚饭,我们放下松鼠,开始吃饭。一家人正在专心地吃饭,偶尔抬头一看,发现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笼子底部的小房间跑了出来,坐在两条后腿上,身体直立,正用两只前爪往嘴里快速地塞着玉米粒。我一阵狂喜,真想马上放下饭碗就冲过去靠近看看,苦于威严的父亲就在旁边,不敢轻举妄动。于是,我开始用眼睛和表情来提醒弟弟,想让他分享我的发现和喜悦。弟弟太专注于饭菜了,根本就不理会我。我挤眉弄眼了半天,没有得到弟弟一点回应不说,却换来了父亲责备的目光,只好乖乖地吃饭。

吃完饭,瞅着父亲出去了,我赶紧跑到笼子跟前,小家伙仍然蜷缩在小房间的一个角落里,仍然是全身一起一伏地震颤着,小小的黑眼珠直直地与我对视着。任凭怎么拍打和呼唤,都不再出来。拿玉米粒引诱,仍然不为所动。对峙了一会儿,我无计可施,只能放弃。

第二天早晨,我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阵阵触动铁丝网的“哗哗”声吵醒,起来一看,原来是松鼠已经早早地醒来了,正在笼子中上蹿下跳。我赶紧从炕上爬起来,趿拉着鞋子跑到凑到笼子跟前。

之前,我在山上已经无数次见过松鼠,但如此近距离接触却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松鼠体长大约10厘米,尾巴和身长差不多,腹部是白色的,从腹部向上,毛色逐渐转向棕红色,脊背的颜色最深。顺着脊背的方向有五道黑杠。尾巴也是红棕色的。遗憾的是,松鼠的尾巴虽然毛茸茸的,但没有书上描写的那么粗大,毛尖全部计算在内,也不过手指头粗细,毛的细密程度和狗尾巴草差不多,显得过于稀疏了一些。不过,那两个有神的丹凤眼为它增色不少。尽管与老鼠同类,却比老鼠可爱得多。

在新的环境中睡了一夜,松鼠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对于就站在跟前的我,已经不再害怕,上下蹦跳着自顾自地玩耍。偶尔停下来看看我,然后就用两只前爪抓起玉米粒塞进嘴里,小嘴快速地咀嚼,很是逗人喜爱。

从此之后,我每天只要有时间,就会靠近了观察小松鼠。但父亲不允许我们喂食,所以,只能看着,努力压抑着好奇心不敢有丝毫的造次。

在笼子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松鼠的活动大大受限,所以,它的各种攀爬跳跃运动同在大山和森林中比起来,逊色了不少,没什么可看的。吸引我们的主要是松鼠进食的动作。

父亲扔进去一把向日葵瓜子,松鼠会立即坐在那里,直立起上身,用两只前爪快速地往嘴里填塞着,这个动作和人吃香蕉差不多。整个的瓜子塞进去几个之后,两腮就鼓胀了起来。但松鼠不会停止往嘴里继续塞东西。它会用两个前爪捧着一粒瓜子,嘴巴从一侧开始磕起,“咯嘣”脆响,眨眼间就把瓜子壳撕掉半边,取出瓜子仁,塞进嘴里,然后迅速地抓起另一个瓜子,如法炮制。一把瓜子很快就全部塞进了嘴里,松鼠除了两腮稍显鼓胀外,并没有太大的变化。简直让人难以相信,它的整个脑袋也没有一个核桃大,怎么会放进那个多的东西呢?外面没有食物了,松鼠就迅速地跑进它的小房间里。等到再出来的时候,两腮已经瘪了下去,应该是把食物都存放了起来吧?

有时候,父亲会给松鼠扔进一把松子。和吃瓜子差不多,松鼠仍然是迅速地往嘴里填塞。不同的是,既不是直接把完整带壳的松子塞进去,也不是仅留松子仁,而是把松子外壳上的棱角首先啃掉,放进嘴里一个比较圆滑的松子。几次之后,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每次吃过松子之后,松鼠总会留下几个完整的松子在外面,不再触碰。我们都很纳闷,却百思不得其解。一天,父亲把这些松鼠不再理会的松子取了出来,用钳子夹开一看,竟然全都是没有仁的空壳。松鼠简直是太厉害了,它怎么会知道这些松子是空壳呢?外型上没有丝毫的差别啊!通过仔细观察,原来这些松子也被松鼠捧起来过,但很快扔掉了。也就是在捧起来的刹那,估计松鼠很快就判断出了松子壳里的虚实。也许对于松鼠来说,有仁的松子和空壳就如同完整的鸡蛋壳和鸡蛋对于人们的差别吧?尽管外形看起来没什么差异,但重量上的差异很容易区分了。

一个松鼠有点太孤单了,两个月之后,父亲又捉回来一只。新来的松鼠刚放进笼子的时候,大概原来的松鼠感觉领地受到了侵犯,对新来者进行了驱赶。但不太激烈,仅仅是表示个态度而已。当晚,新来者没能进入笼子底部的小房间过夜,只能蜷缩在一个角落里。第二天,他们已经成为朋友,开始互相追逐嬉戏。晚上,都进到小房间睡觉。第三天,已经无法对它们进行区分了。扔进实物之后,两个松鼠共同向小房间搬运,完全都是一副主人翁的样子。

松鼠属于杂食动物,不太挑食,瓜果蔬菜,各种坚果,给啥吃啥,来者不拒。扔进去多少,就能搬运走多少,似乎那个小小的房间是个无底洞。除了偶尔送出来一些瓜子皮、松子壳之外,似乎运进去的东西都被它们吃掉了。

转眼到了来年的春天。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母亲突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提醒我们一起看。只见两个松鼠正在紧张地忙碌着。仔细一看,这次不是往小房间运送食物,而是从小房间往外面搬运。主要是一些白菜叶子,已经蔫了的白菜叶子。没多大的功夫,这些白菜叶子已经在小房间的顶部铺满了厚厚的一层,足有小房间体积的两三倍那么大。这两个小家伙可是太厉害了,在那么小的空间竟然存了这么多的东西,它们是怎么做到的呢?现在把这些东西搬运出来又是什么目的呢?也许是不想吃的过期食品,打算丢弃的吧?因为父亲不在家,我们谁也不敢打开笼门。

还没等晚上父亲下班,在太阳落山之前,两个松鼠又开始忙碌起来。这次是把菜叶搬运进小房间,又是一顿折腾,很快就搬运完毕,两个小家伙也进去睡觉去了。它们是怎么把那么多的菜叶子压实的呢?

第二天,太阳照在笼子之后,两只松鼠又是一番忙碌。至此,我们终于明白了,原来它们实在晾晒存货,以防发霉变质。其实,松鼠已经很有本事了。一般情况下,新鲜的菜叶子在屋里常温放置两天就会烂掉的,它们存放在不见阳光通风较差的小空间几个月不烂已经很了不起了,居然还知道趁着阳光充足的时候进行翻晒,它们的小脑瓜是怎么想到的?

如此折腾了三天,大概菜叶子完全晾晒透了,仍然全部存储到了小房间里。

没有办法分辨两只松鼠的雌雄,养了一年多,母亲建议还是放归大自然比较好。于是,父亲打开了笼门,向外驱赶,两个小家伙受到惊吓,竟然躲到小房间里不再出来。父亲索性开着笼门不再管它们。等了一会儿,两个小家伙探头探脑地跑了出来,上下蹦跳着,偶然发现了开着的笼门。在门口张望了一会儿,一个率先逃了出来,跑到了窗台上。另一个似乎着急了,也跟着跑了出来。父亲发现后,迅速上前关上了笼门,两个小家伙眨眼的功夫跑了墙角的桌子底下不见了。

父亲拆下笼子,拿到仓房去了。趁此机会,我赶紧到桌子底下寻找,可什么也没有。地板有宽宽的缝子,下面还有老鼠洞,估计是顺着老鼠洞跑掉了吧?

第二天,在房间里再次发现了它们的踪迹。也许是适应了室内的生活,它们正在地板上四处寻找着食物。看见有人过来就远远地躲开,扔下瓜子等食物就迅速地塞进嘴里搬走。以后几天仍然是这样。

养了一年多,竟然没有机会用手抚摸一下它们那毛茸茸的身体,实在觉得太遗憾了。一个中午,趁着它们再次出来寻找食物的时候,我在手掌上放上瓜子,伸向松鼠,慢慢地引诱它们。终于,其中一个禁不住诱惑,凑到我的手前想要吃瓜子。我迅速出手,一把抓住了它。在感觉到松鼠肉乎乎、热乎乎小身体的同时,我的手指也感觉到一下刺痛,猛然撒手。它们迅速逃跑了。再一看,我的手指冒出了两个鲜红的血珠,我被松鼠给咬了。

顾不上被咬得很疼的手指,我仔细回味着把松鼠抓在手里的感觉。整个一团温热的小肉球,很光滑,透过软软的皮毛,我感觉到了它那一排排细细的肋骨。事先我已经注意不要弄伤它们,用力不大,相信没有把松鼠捏坏。

尽管没有伤到它们,但肯定把它们吓到了。从此以后,在家里再也看不到它们的身影,不禁时常为自己的莽撞行为而懊悔。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