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的白桦

天马行空独往来, 曲高和寡何故悲, 沧海桑田终有限, 一粒粟中见精神。

 
 
 

日志

 
 

原创:一路笑着从山中走来  

2008-03-15 09:03: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高中同学建了一个同学录,散居国内外的同学逐渐聚拢起来。我们的高中是在一个山中的小镇上度过的,与这些同学已经整整20年没见了。通过网络,使尘封的记忆慢慢的清晰起来。再向前延伸,在大山深处生活的点点滴滴也浮现在眼前。有的故事和女儿讲过多次,可她还是感觉那么的新鲜,时不时地让我重复。我最喜爱的书就是《平凡的世界》,最喜欢的作者就是路遥。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能在路遥和他笔下的孙少平、孙少安身上唤起同感、产生共鸣。今天,就先讲讲我从山里走出来一路上发生的可笑的事情,大家一起开心。

      我出生在张广才岭深处的一个林场。从我家再向大山深处进去60公里,就是现如今享有盛名的中国雪乡。我的童年,每年寒暑假都要到雪乡(那时候叫双峰林场)去走亲戚。因为雪大和较低的高山气候,那里更为闭塞。我到那里,对他们来说,是从山下来的,就如同我们到镇上,对镇上人来说,我是山上来的。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初三即将毕业的的1984年5、6月份。一天,班主任老师突然通知我:林业局教育局要组织“小班中专”录取考试,我们学校有四个名额,按期末成绩排名,你准备一星期后到镇上参加考试。当时只是知道如果考上“小班中专”,学习两年毕业后就可以在城镇参加工作领工资了,而且是干部身份。还听说竞争非常激烈。我们学校上一个年级有个女生考上了,之前为了复习功课,眼睛都充血了。(现在知道了,所谓“小班中专”就是现在由初中毕业直接升入的中专学校。)即将初中毕业了,可我当时竟然连怎么准备考试都不懂。各科老师知道我即将参加选拔,都为我高兴,鼓励我好好复习。我拿过书本,却不知道复习什么。就这样,一个星期很快就到了,我只是揣着20元钱和另外三名女生一同来到镇上。可气的是只有我一个男生,更可气的,上午到了镇上,她们三人就全部到其中一人的亲戚家去住宿了,只剩下孤零零的我一个。分手的时候,我差点掉下眼泪来。

      长这么大,第一次在招待所住宿,自己照顾自己。我除了20元钱,别的什么也没有带(包括书本、洗漱用品等)。中午在招待所食堂吃的饭,询问晚饭时间的时候才知道,早晚餐都没有。最关键的,我没有带表,不知道时间。我首先到招待所对面的商店里花1毛5分钱买了一个玻璃杯,用来喝水和漱口。同时,也有了一个重大发现,就是商店里有出售的钟表,而且我还知道其中哪一个的时间是准确的。于是,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我无数次往返于招待所和商店之间。当然,这都要在商店营业时间里。孤独和寂寞不用说了。晚上躺在床上,我就开始担心第二天会迟到。想尽了各种办法,却无法解决。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说不清什么时候醒了,出去打探一番,四周静悄悄的,应该还早,上床继续睡觉。当然不敢睡踏实了。再次出去打探,再回来躺到床上。这样无数次之后,太阳升起来了,走廊和街上的人声逐渐嘈杂起来,我才叫醒同房间的大叔,问了问时间,刚刚6点钟。我不敢再睡,洗了把脸,用新买的玻璃杯盛上开水,泡着头天晚上剩下的油条,解决了早餐。出去转了转,忍不住又叫醒同房间的大叔,6:20左右,大叔明显不高兴了,可时间也太慢了。我就来到街上,一边向行人询问着去考场的路线,一边问着时间。现在记不太清楚了,好像在考场外又等了好久。

      一天考完,又跑了无数次商店看表后,回到房间,房间已经换人了。新来的大叔和我聊了聊,主动提出第二天早晨叫我,让我放心睡觉。我也想睡个好觉了。但真得不放心,天没亮就醒了,又不能叫醒大叔问时间。和前一天差不多,折腾了半宿,等我吃过开水泡油条,大叔才起来。

     考试结果自然不用说了。回到家,两件事情让妈妈很惊讶:一个是我拿走了20元钱,回家带了些点心、糖果之类的,还剩下15元钱;另一个,就是到家我倒头大睡。当时林业局的经济正是鼎盛时期,没过几天,我不但报销了住宿费,还发了出差补助。

    第二个故事发生在1987年8月初。高考成绩已经公布,我所报考的军校通知我去牡丹江体检。在此之前,我出门最远的距离就是从家到镇上,县以上的城市没有去过。但毕竟三年前已经有过一次经验了,这次我表现成熟多了。很顺利地来到牡丹江并在宾馆住下,向宾馆服务员打听好去209医院的公交车,关键是这次我带来了爸爸的手表。第二天,我坐上公交车就去了209医院,体检也比较顺利。出来后,又来到我下车的站点,这可是我牢牢记住的,要坐同一路公交车原路返回。可是我在那里等了好久,过去了好几辆公交车了,就是没有往回走的,这是怎么回事?也许看着我站的时间太久了,路边一个卖冰棍的大娘问我去哪里?然后告诉我:你应该到马路对面去等车。

    第三个故事距第二个故事发生的时间不到一个月。体检顺利通过,回家没多久录取通知书也到了。与地方大学录取通知书不同,特别强调不要携带任何钱物,到哈尔滨集合。有了前两次经验,现在我也算是大学生了,胆子也大了。上午到了牡丹江,问好去哈尔滨的车次时间,我就开始逛街。上次来哪也没敢去。傍晚距开车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返回车站买票上车。到了车上,才发现火车原来都是对号入座的,而且中途下车的很少。人很多,站着都很挤,这一夜可把我累惨了。事后才知道,我从小生活在山里,森林小火车没少坐,但那和公交车性质差不多,上车买票。有时候在始发站也出售有座号的车票,但都要在开车前半个小时才开始售票。而我从镇上去牡丹江两次虽然坐的都是大火车,但都是城郊慢车,不售座位号。唉,经验主义害死人!不过,有了这一夜站着的经历,知道坐火车没座位可吃不消。第二天傍晚到了北京,望着那长龙般的买票队伍,军校派来的带队干部把我们几个大个找到一起,交待了车次和车票钱,我们4、5个人直奔窗口,齐心协力,没用十分钟就把车票拿到了手。

   第四个故事发生在两天之后。坐了50多个小时的火车,凌晨时分总算看到了西安的城墙,又累又乏,持续了几天的兴奋劲都烟消云散了。没想到上了接站的大客车,又跑了2个多小时,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只是从灯光上感觉,出了西安市好远好远。总算到了学员队,领取了被褥、牙缸、服装等一应物品,找到自己的床铺,倒头大睡。早晨起来整理物品,发现了一个没见过的物件,大大的、白白的,用纱布做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蚊帐?自尊又不允许我问别人。可寝室其他同学都还没到,在门口看了看其他房间,太简单了,我也把蚊帐挂上了。下午,一个西安市本地同学也到了。他总是时不时地看我的蚊帐,害得我自己偷偷的检查了无数遍,好像和别人的没什么不同。晚上,那个同学忍不住了,问我:“你为什么把蚊帐的开口帖墙挂着呀?”原来问题出在这里,幸好我反应快:“这样挂比较严实,蚊子进不来,我们那儿都这么挂。”没想到,第二天,西安的那个同学也把开口改为贴墙挂着了。不过,说归说,用起来可太不方便了。我坚持用了一个星期,偷偷的换了回来。

    这四个故事,我一直当笑话自己留着,现在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评论这张
 
阅读(970)| 评论(1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